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12.【薛氏子】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有恭氏二子野居伊闕。先世嘗典大郡,資用甚豐。一日,木陰初盛,清和屆候。偶有叩扉者,啟關視之,則一道士也。草履雪髯,氣質清古,曰:"半途病渴,幸分一杯漿。"二子延入賓位。雅談高論,深味道腴。又曰:"某非渴漿者。杖藜過此,氣色甚佳。自此東南百步,有五松虯偃在疆內否?"曰:"某之良田也。"道士愈喜,因屏人曰:"此下有黃金百斤,寶劍二口。其氣隱隱,浮張翼間。張翼洛之分野,某尋之久矣。黃金可以分贈親屬甚困者。其龍泉自佩,當位極人臣。某亦請其一,效斬魔之術。"二子大驚異,道士曰:"命家僮役客輩,悉具畚釬,候擇日發土。則可以目驗矣。然若無術以制,則逃匿黃壤,不復能追。今俟良宵,剪方為壇,用法水噀之,不能遁矣。且戒僮僕,無得洩者。"問其結壇所須,曰:"微潶三百尺,赤黑索也。隨方色采縑素甚多,洎几案爐香裀褥之具。"且曰:"某非利財者,假以為法。又用祭膳十座,酒茗隨之。器皿 以中金者。"二子則竭力經營。尚有所缺,貸於親友。又言:"某善點化之術,視金銀如糞土,常以濟人之急為務。今有囊篋寓太微宮,欲以暫寄。"二子許諾。即召人負荷而至,巨笈有四,重不可勝,緘鐍甚嚴,祈托以寄。旋至吉日,因大設法具於五松間,命二子拜祝訖。亟令返居,閉門以俟,且戒無得窺隙。"某當效景純散發銜劍之術,脫為人窺,則禍立至。俟行法畢,當舉火相召。可率僮僕,備畚釬來,及夜而發之。冀得靜觀至寶也。"二子依所教。自夜分危坐,專望燭光,杳不見舉。不得已,辟戶覘之,默絕影響。步至樹下,則擲杯覆器,飲食狼藉。采縑器皿,悉已攜去。輪蹄之跡,錯於其所。疑用微纆束固以遁。因發所寄之笈,瓦礫實中。自此家產甚困,失信於人。驚愕憂慚,默不得訴。(出《唐國史》,明抄本作出《唐史外補》,按見《唐闕史卷》下)
【譯文】
有薛家兄弟二人居住在伊闕的郊野。兄弟倆的先人曾經在大都市擔任過官職,因此,家中很是富有。草木茂盛的初夏裡的一天,天氣晴朗,忽然有人敲薛家哥倆的院門。開門一看,原來門外站著一位道士,腳下穿著草鞋,臉上白髯如雪,氣質清古不凡。道士說:"我雲遊的路途上身患疾病口渴,施主請施捨給貧道一杯水喝。"薛家兄弟二人將這位道士請入廳堂入座,待為賓客。這位道士坐下後,談吐高雅,議論深奧,深諳道家的哲理。過了一會兒,道士又說:"我並不是因為渴了來討碗水喝的。我拄著枴杖經過這裡,發現你這兒有祥瑞之氣。從你家院落往東南走一百步,是不是有五株松樹長在那兒?"薛家兄弟回答說:"那是我家的田地。"道士聽了後更加歡喜,讓兄弟二人屏退家中僕人,說:"你家的那五株松樹下埋藏著黃金百兩,寶劍二口。這兩樣寶物發出的寶氣,懸浮在張翼一帶的空中。張翼乃是洛陽與伊闕的分界線,我尋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們這裡啊!這樣吧,百兩黃金你們兄弟可以分送給貧困的親友。其中的一口寶劍,你們兄弟佩帶身邊,可保你們位極人臣。另外一口寶劍賞給貧道,用它來降妖除魔。你們看如何?"薛家兄弟二人聽後很是驚異。道士說:"讓你家中的童僕和僱用的工匠,都準備好畚箕,鍬釬等挖泥運土的工具,等候我選個吉日好挖土取出這兩宗寶物,你們兄弟倆就可以親眼看到貧道是不是在這信口胡謅。但是,如果不施用法術制住它們,這兩宗寶物沒等挖掘出來就會土遁逃走,再也追找不到了。等到今天晚上,劃一塊方地作法壇,貧道口含法水噴灑埋藏寶物的地面,它們就不能逃盾了。一定要告戒你家的童子僕人,且不可洩露機密。"薛家二兄弟問道士設法壇都需用什麼東西?道士說:"請準備微纆三百尺,就是赤黑的繩索。佈置法壇需要很多的彩色細絹,還有小凳、桌案、香爐、褥墊等物。"說到這裡,道士看看薛家二兄弟,接著說:"我不是假作法壇來騙取你的錢財的人啊,請你們兄弟放心。對啦,還需要祭祀神靈用的供膳十座。酒、茶,都準備好。祭膳用的器皿必須是含有一半以上黃金的金器。"薛家二兄弟遵照道士的要求,竭盡全力去準備。還有缺少的物件,就向親友求貸。道士又說:"貧道擅長點石成金之術,視金銀就像看糞土一樣。經常周濟一些貧困人,幫助他們解決緊急的困難。現在,貧道有一些箱子包裹存放在太微宮,想暫時寄放在你們這兒,怎麼樣?"二兄弟聽後高興地答應了,立即讓家中僕人將這些箱子、包裹運回來。一共有四隻巨大的箱子,每隻箱子都重得搬不動。而且上鎖貼封條,極為嚴細。很快到了道士選定的吉日。道士在五株松樹那兒搭設法壇,讓薛家二兄弟跪拜法壇前面,祝祈神靈保佑降福。之後,道士立即讓他們回到家中,關閉門戶等待。而且一定不得向法壇這邊偷看。道士說:"貧道將效仿景純法師披散頭髮、口中刁著寶劍的法術,如果有人偷看,就會立刻遭至災禍。待到貧道法事作完了,當以舉火為號招喚你們。你們見到火光後,就可以帶領家童僕夫,拿著畚箕、鍬鏟等工具,連夜挖掘,你們兄弟倆就在旁邊靜觀財寶吧。"薛家兩兄弟,依著道士的告誡,一到天黑就在家中正襟危坐,等候火光的招喚。左等右等也不見五株松方向有火光信號。實在等下不去了,打開門看看,五株松那邊一點聲響也沒有。兩兄弟覺得事情有變,急忙來到五株松下,只見杯盤狼藉,到處都是吃過的飯菜。而且,他們兄弟倆為道士準備的布設法壇的用品五色細絹,以及盛裝祭膳用的金器,都被道士攜逃一空。只見車輪與牲畜的蹄印佈滿地上。三百尺赤黑繩索也不見了,一定是用它捆綁細絹、金器等東西了。回到家中,兩兄弟讓家人趕快打開道士寄存的四隻大箱子,裡面盛的全是瓦礫。從這以後,薛家兩兄弟家道敗落,一貧如洗,而且在親朋好友那裡再也沒有信譽了。兩兄弟又驚又感又憂又愧,一言不發地吃了這個大啞巴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