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4鳥蟲水族卷_0082.【烏君山】古文翻譯註解

烏君山者,建安之名山也,在縣西一百里。近世有道士徐仲山者,少求神仙,專一為志,貧居苦節,年久彌勵。與人遇於道,修禮,無少長皆讓之。或果谷新熟,輒祭,先獻虛空,次均宿老。鄉人有偷者坐罪當(「罪當」原作「而誅」,據明抄本改。)死。仲山詣官,承其偷罪,白偷者不死,無辜而誅,情所未忍。乃免冠解帶,抵承嚴法,所司疑而赦之。仲山又嘗山行,遇暴雨,苦風雷,迷失道徑。忽於電光之中,見一舍宅,有類府州,因投以避雨。至門,見一錦衣人,顧仲山,乃稱此鄉道士徐仲山拜。其錦衣人稱監門使者蕭衡,亦拜。因敘風雨之故,深相延引。仲山問曰:「自有鄉,無此府捨。」監門曰:「此神仙之所處,僕即監門官也。」俄有一女郎,梳綰雙鬟,衣絳赭裙青文羅衫,左手執金柄塵尾幢旄,傳呼曰:「使者外與何人交通,而不報也?」答云:「此鄉道士徐仲山。」須臾,又傳呼云:「仙官召徐仲山入。」向所見女郎,引仲山自廊進。至堂南小庭,見一丈夫,年可五十餘,膚體鬚髮盡白,戴紗搭腦冠,白羅銀鏤帔,而謂仲山曰:「知卿精修多年,超越凡俗。吾有小女頗閒道教,以其夙業,合與卿為妻,今當吉辰耳。」仲山降階稱謝拜(「階稱謝拜」原作「言謝幾回」,據明抄本改。)起,而復請謁夫人,乃止之曰:「吾喪偶已七年,吾有九子,三男六女,為卿妻者,最小女也。」乃命後堂備吉禮。既而陳酒餚,與仲山對食訖,漸夜聞環珮之聲,異香芬郁,熒煌燈燭,引去別室。禮畢三日,仲山悅其所居,巡行屋室,西向廠捨,見衣竿上懸皮羽十四枚,是翠碧皮,余悉烏皮耳。烏皮之中,有一枚是白烏皮。又至西南,有一廠捨,衣竿之上,見皮羽四十九枚,皆鵂鶹。仲山私怪之,卻至室中,其妻問其夫曰:「子適遊行,有何所見,乃沈悴至此?」仲山未之應,其妻曰:「夫神仙輕舉,皆假羽翼。不爾,何以倏忽而致萬里乎?」因問曰:「烏皮羽為誰?」曰:「此大人之衣也。」又問曰:「翠碧皮羽為誰?」曰:「此常使通引婢之衣也。」「又余烏皮羽為誰?」曰:「新婦兄弟姊妹之衣也。」又問:「鵂鶹皮羽為誰?」曰:「司更巡夜者衣,即監門蕭衡之倫也。」語未畢,忽然舉宅驚懼,問其故,妻謂之曰:「村人將獵,縱火燒山。」須臾皆云:「竟未與徐郎造得衣。今日之別,可謂邂逅矣。」乃悉取皮羽,隨方飛去。即向所見捨屋,一無其處。因號其地為烏君山。(出《建安記》)
【譯文】
烏君山是建安縣的一座名山,在縣城西面一百里處。近代有個道士叫徐仲山,從少年時代就開始追求得道成仙,並且非常專心虔誠,生活儉樸堅守節操,時間越長越堅定。他與別人在路上相遇,自覺遵守禮節,無論是老是少全都讓人先行。當瓜果糧食剛剛成熟時,他就進行祭祀,第一次獻給上天,第二次給德高年老的人。鄉里有個小偷按罪應當處死,徐仲山去面見審理案件的官員,承認自己是小偷有罪。又說小偷不應當判死罪,不應處死卻殺了他,感情上忍受不了。然後他摘掉帽子脫下衣服,自願替小偷抵罪承受制裁。審案官署懷疑自己判斷有錯就赦免了小偷。徐仲山有一次在山路上行走,遇上了大暴雨,無法抵擋大風雷電,竟迷了路。忽然他在閃電中,一處住宅,有點類似州府官員的住宅,因此就走過去想避避雨。到了門前,看見一個穿華麗衣服的人發現了他。他就自稱本鄉的道士徐仲山拜見,那個穿華麗衣服的人自稱是監門使者蕭衡,也回了禮。那人同他談起了風雨,並真誠地邀請他進宅。徐仲山問:「自從有了這個山鄉,從未看見過有這麼一處住宅。」監門說:「這裡是神仙的住處,我就是監門官。」不久有一個女郎,梳著一對環形的髮髻,穿著紫紅色的裙子和有著青色花紋的綢衫,左手拿著金柄牛尾拂塵,傳呼說:「使者在外面與什麼人談話,怎麼不報告呢?」蕭衡回答說:「是這個鄉的道士徐仲山。」不一會,那女子又招呼說:「仙官請徐仲山進去。」剛才見過的女郎,領著徐仲山從走廊進去,到了堂屋南側的小庭院,看見一個男子,年齡大約五十多歲,身上的皮膚、鬍鬚和頭髮全都是白的,戴著紗巾搭成的帽子,穿著白綢布繡著銀色花紋的披肩。這男子對徐仲山說:「我知道你誠心修煉了很多年,超越凡俗之人。我有個小女兒熟悉修道的方法,根據她的願望和命運,應當與你結為夫妻,今天正是好時辰。」徐仲山走下台階拜謝,接著又請求拜見老夫人。男子阻止他說:「我喪妻已經七年了。我有九個孩子,三個男孩六個女兒。做你妻子的,是我最小的女兒。」然後他命令在後堂準備舉行婚禮的設置,擺上了酒菜,和徐仲山一起吃喝完畢。漸漸地夜深了,徐仲山聽到了婦女身上所佩飾物的聲音,奇異的香味特別濃郁,燈燭輝煌照耀,有人把徐仲山領到另外的房間。婚禮結束後第三天,徐仲山高興地觀看居住的房屋,逐個參觀各個房間,走到一朝西的棚屋,看見竹竿上懸掛著十四件羽毛皮衣,一件是翠碧鳥的皮羽,其餘全是烏鴉的皮羽。烏鴉皮中,有一件是白烏鴉的皮羽。他又到西南面去看,有一個棚屋,衣竿上有四十九件羽毛皮衣,全是鵂鶹鳥的皮羽。徐仲山暗自覺得這事很怪異,回到自己的居室中後,妻子問他說:「你剛才出去走了一趟,看見了什麼?竟然情緒低落地回來了?」徐仲山沒有回答。他的妻子又說:「神仙能夠輕飄飄地升到天上去,全都是憑借翅膀作用。否則,又怎麼能夠在片刻之間就到了萬里之外呢?」徐仲山便問:「烏鴉皮羽衣是誰的?」回答說:「那是父親的羽衣。」又問:「翠碧鳥的羽衣是誰的?」回答說:「那是經常派去通話領路的女僕的羽衣。」又問其餘烏鴉皮羽衣是誰的。回答說:「是我的兄弟姐妹們的羽衣。」又問鵂鶹皮羽衣是誰的,回答說:「是負責打更和巡夜的人的羽衣,就是監門官蕭衡一類人的羽衣。」話沒說完,忽然整個宅院的人都驚慌失措起來。徐仲山問是什麼原因,妻子對他說:「村裡的人準備打獵,放火燒山。」不一會大家都說:「竟沒來得及給徐郎制做一件羽衣,今日分別之後,就當是萍水相逢一場吧。」然後眾人都取來羽衣,四散飛去。原來看見的一片房屋,也都不見了。從此以後那個地方就叫「烏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