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52.【蘇無名】原文全文翻譯

天後時,賞賜太平公主細器寶物兩食合,所直黃金千鎰。公主納之藏中,歲余取之,盡為盜所將矣。公主言之,天後大怒。召洛州長史謂曰:"三日不得盜,罪。"長史懼,謂兩縣主盜官曰:"兩日不得賊,死。"尉謂吏卒游徼曰:"一日必擒之,擒不得,先死。"吏卒游徼懼,計無所出。衢中遇湖州別駕蘇無名,相與請之至縣。游徼白尉:得盜物者來矣。無名遽進至階,尉迎問故。無名曰:"吾湖州別駕也。入計在茲。"尉呼吏卒,何誣辱別駕?無名笑曰:"君無怒吏卒,抑有由也。無名歷官所在,擒奸擿伏有名。每偷,至無名前,無得過者。此輩應先聞,故將來,庶解圍耳。"尉喜,請其方。無名曰:"與君至府,君可先入白之。"尉白其故,長史大悅。降階執其手曰:"今日遇公,卻賜吾命,請遂其由。"無名曰:"請與君求見對玉階,乃言之。"於是天後召之,謂曰:"卿得賊乎?"無名曰:"若委臣取賊,無拘日月,且寬府縣,令不追求,仍以兩縣擒盜吏卒,盡以付臣,臣為陛下取之,亦不出數十日耳。"天後許之。無名戒使卒:緩則相聞。月餘,值寒食。無名盡召吏卒,約曰:十人五人為侶,於東門北門伺之。見有胡人與黨十餘,皆衣衰絰,相隨出赴北邙者,可踵之而報。吏卒伺之,果得。馳白無名。往視之,問伺者:諸胡何若?伺者曰:胡至一新塚,設奠,哭而不哀。亦撤奠,即巡行塚旁,相視而笑。無名喜曰:"得之矣。"因使吏卒,盡執諸胡,而發其塚。塚開,割棺視之,棺中盡寶物也。奏之,天後問無名:卿何才智過人,而得此盜?對曰:臣非有他計,但識盜耳。當臣到都之日,即此胡出葬之時。臣亦見即知是偷,但不知其葬物處。今寒節拜掃,計必出城,尋其所之,足知其墓。賊既設奠而哭不哀,明所葬非人也。奠而哭畢,巡塚相視而笑,喜墓無損傷也。向若陛下迫促府縣,此(此字原闕,據明抄本補)賊計急。必取之而逃,今者更不追求,自然意緩,故未將出。天後曰:"善。"賜金帛,加秩二等。(出《紀聞》)
【譯文】
天後武則天代行處理朝政的時候,賞賜太平公主金銀珠寶整整裝滿了兩個盛食物的盒子,價值黃金幾萬兩。太平公主收藏起來,一年以後再去取,全部被盜賊偷走了。太平公主報告了武則天,武則天十分生氣,把洛州的長史找來說:"三天之內,抓不住盜賊,就將你治罪。"長史很害怕,對所管轄兩個縣主管偵破刑事案的官員縣尉說:"兩天之內抓不住盜賊,就把你們處死。"縣尉對手下的刑事偵察人員說:"一天之內就必須抓住盜賊,抓不到,先處死你們。"衙役和偵探都很害怕,但是找不到破案的辦法。他們在街上遇到了湖州別駕蘇無名,大家把他請到縣衙。偵探對縣尉說:"找來偷東西的盜賊了。"蘇無名快步走到台階下,縣尉迎上問這是怎麼回事,蘇無名說:"我是湖州別駕,同他們在這裡商量計策。"縣尉訓斥手下人說:"為什麼誣蔑別駕?"蘇無名笑著說:"您不要怪罪他們,他們也是有原因的。我當官經歷的地方,擒賊破案很有名。只要是小偷,在我面前沒有能逃過去的。他們也有耳聞,所以把我請來。"縣尉很高興,向他請教破案的方法。蘇無名說:"我和你去州府,你可以先進去說明。"縣尉同長史講述了蘇無名的情況,長使非常高興,走下台階握著蘇無名的手說:"今天遇到您,就等於賞賜給我一條性命,請您講一下我們應該怎麼辦?"蘇無名說:"請你和我去求見天後,那時我將說明白。"於是他們請示以後受到了武則天的召見。武則天問:"你抓到盜賊了嗎?"蘇無名說:"如果委派我去抓賊,必須取消限期,並且放寬對府縣的催促,叫他們暫時不要追查。還要把兩個縣的刑事偵察人員全都歸我指揮。我為陛下抓獲盜賊,也不會超過幾十天的時間。"武則天同意了。蘇無名告訴刑偵人員放鬆追查,一個月以後,到了寒食節這一天。蘇無名把刑偵人員全都召集起來,命令他們說:"十五個人一夥,到東門和北門等候。如果看見有十多個回民,全都穿著喪服,一同出城往北邙山方向去,可以跟蹤觀察並派人告訴我。"這些人去等候,果然發現了一夥回族人。他們立刻派人報告蘇無名。蘇無名趕去以後問跟蹤的人:"這些回族人幹了些什麼?"跟蹤觀察的人說:"回族人到了一座新墳之前,擺設供品進行祭奠。他們哭泣的聲音並不顯得悲傷,撤了祭物以後,他們圍繞墳墓觀看,互相笑著交換眼色。"蘇無名高興地說:"可以動手了。"命令刑偵人員將這伙回族人全部逮捕。然後挖開那座墳墓,打看棺材一看,裡面裝的全是丟失的金銀珠寶。報告武則天以後,武則天問蘇無名:"你為什麼才智超過別人,能夠抓住這伙盜賊?"蘇無名回答說:"我並不是有別的計策,只是會識別盜賊。我剛到京城那天,正遇上這伙回民人抬著棺材假裝出葬,我觀察認定他們是盜賊,但不知道他們把東西埋在什麼地方。今年寒食節掃墓,我估計他們必然出城。跟蹤他們,就可以找到埋東西的地方。盜賊祭奠時哭聲不悲痛,說明墓中所埋的不是人。祭奠結束,他們圍繞墳墓觀看微笑,是高興墳墓沒有人動過。如果當初陛下您催促州府和縣衙破案,這些盜賊著急害怕,必然會取出珍寶逃走。而我們不再追查,他們必然放鬆警惕,所以沒有逃走。"天後武則天說:"很正確!"獎勵給他金子和布匹,並且增加兩級俸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