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51.【桑道茂】古文翻譯

唐盛唐令李鵬遇(遇原作通,據北夢瑣言改)桑道茂。曰:「長官(官原作安,據明抄本改)只此一邑而已,賢郎二人,大者位極人臣,次者殆於數鎮,子孫百世。」後如其言。長子石,出入將相,子孫二世及第。至次子福,歷七鎮,終於使相。凡八男,三人及第至尚書給諫郡牧,諸孫皆朱紫。建中元年,道茂請城奉天為王者居。列象龜別,內分六街,德宗素神道茂言,遂命京尹嚴郢發眾數千,與六軍士雜往城之。時屬盛夏,而土功大起,人不知其故。至播遷都彼,乃驗。朱泚之亂,德宗幸奉天,時沿邊藩鎮,皆已舉兵扈蹕。泚自率凶渠,直至城下。有西明寺僧,陷在賊中,性甚機巧,教造攻城雲梯,高九十餘尺,上施板屋樓櫓,可以下瞰城中。渾瑊、李晟奏曰:「賊鋒既盛,雲梯甚壯,若縱近城,恐不能御。及其尚遠,請以銳兵挫之。」遂率王師五千,列陣而出,於時束蘊居後,約戰酣而燎。風勢不便,火莫能舉。二公酹酒祝詞曰:「賊泚包藏禍心,竊弄凶德,敢以狂孽,來犯乘輿。今擁眾脅君,將逼城壘。某等誓輸忠節,志殄妖氛。若社稷再安,威靈未泯,當使雲梯就爇,逆黨冰銷。於是詞情慷慨,人百其勇。俄而風勢遽回,鼓噪而進,火烈風猛,煙埃漲天,梯燼賊奔。德宗御城樓以觀,中外咸稱萬歲。及克京國,二公勳積為首,寵錫茅土。匡扶社稷,終始一致。李西平有子四人,皆分節制,忠崇榮顯。初。晟於左賁效職,久未遷超。聞桑道茂善相,繼絹一匹,凌晨而往,時傾信者甚眾,造詣多不即見之。聞李在門,親自迎接,施設淆醴,情意甚專。既而謂曰:「他日建立勳庸,貴甚無比。或事權在手,當以性命為托。」李莫測其言。但慚唯而已。請回所貺縑,換李公身上汗衫,仍請於衿上書名,雲他日見此相憶。及泚叛,道茂陷賊庭,既克京師,從亂者悉皆就戮。時李受命斬決,道茂將欲就刑,請致詞,遂以汗衫為請。李公奏以非罪,特原之。司徒杜佑曾為楊炎判官,故盧杞見忌,欲出之,杜見道茂曰:「年內出官,則福壽無疆。」既而自某官,九十餘日出為某官,官名遺忘,福壽果然。(出《劇談錄》)
【譯文】
唐代盛唐縣令李鵬,一天遇著桑道茂。桑道茂說:「您只掌管一個縣而已,您的兩個兒子,長者將來位及人臣,次者將來也鎮守數處,子孫相衍,富貴百年。」後來果然像他說的那樣,長子李石,兼備文武之才,子孫兩代科舉考試均中選。次子李福,鎮守過七個地方,後來終於當了使相,八個兒子有三個考試中選,官至尚書給諫郡牧。孫子們也都是五品三品以上的大官。建中元年,道茂請求在奉天修城供君王居住。列象龜別,內分六街,德宗一向把道茂的話奉為神明,便命令京尹嚴郢發派勞工數千,跟六軍士卒一起去築城。時值盛夏,大興土木,人們都不知道其中幸的原故。等到遷都到那裡時,才知修築奉天城的用處。朱泚作亂時,德宗幸駕奉天,當時沿邊各個藩鎮,都已派兵保護皇帝的車駕,朱泚率領凶賊直到城下。有個西明寺的和尚陷入賊陣之中,他心性機巧,叫人製造攻城的雲梯,梯高九十多尺,上搭板屋樓欄,可以向下鳥瞰城中的情況。渾瑊、李晟奏稟皇上說:「賊兵來勢兇猛,攻城雲梯十分堅固,如果放縱他們靠近城邊,恐怕無法抵禦。在他們離的還遠的時候,請派精銳部隊挫敗他們。」於是,率領王師五千人馬,列陣出城,同時捆好亂麻放在後面,當戰鬥激烈時點火燃燒。因風勢不利,沒能點起火來。瑊、晟二公灑酒祭奠口念禱詞道:「逆賊朱泚包藏禍心,竊國弄權行兇傷德,致以狂孽之徒。來犯皇帝的車駕。如今擁眾脅迫君主,即將逼近城壘。我等宣誓盡忠盡節,立志掃除妖氛。如果社稷再安,威靈未泯,當使雲梯著火,逆黨冰消。禱詞如此激情慷慨,將士增加了百倍的勇氣。風勢立即回轉,王師鼓噪而進,火烈風猛,煙塵沖天,雲梯化為灰燼,賊兵紛紛潰逃。德宗登上城樓觀看,城內城外山呼萬歲。等到收復京城後,渾、李二公勳積卓著,居於首位,皇帝恩寵,封賜王侯。他們為了匡扶社稷,效忠盡職,始終如一。李西平有四個兒子,也都分別指揮管轄一部分軍隊,忠勇崇高榮耀顯赫。當初,李晟任職於左賁,很長時間未能陞遷。聽說桑道茂會相面,攜帶絲絹一匹,凌晨就去求見他,當時相信他的人特別多,去拜見的人多數不能當即見到他。他聽說李晟在門口求見,便親自出門迎接,並在家裡擺上酒菜,慇勤接待。過了一會兒便對李說:「他日您將建樹功勳,富貴無與倫比。有件事情的大權掌握在您手裡,我當以自己的性命相托。」李晟猜不透他話裡的意思,只好慚愧地點頭稱是而已。桑道茂請他收回所送的絲絹,要換取李公身上的汗衫,但只請他在汗衫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並說他日見此時可以互相回憶起今天的事來。等到朱泚叛亂,道茂陷落在逆賊的院子裡,後來收復了京師,跟從作亂的人一律就地殺戮。當時李晟受命掌管斬決一事,道茂將要赴刑,請求跟李晟說幾句話,於是提起了李晟汗衫的事。李公以無罪的名義奏明皇上,道茂得到了特殊寬赦。司徒杜佑曾經是楊炎的判官,所以盧杞忌恨他,他想出走,杜見到道茂後,道茂對他說:「年內出官,則福壽無疆。」後來,杜開始做某某官,九十餘日出為某某官。官名遺忘了,他的福與壽果如道茂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