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41.【魏先生】全篇古文翻譯

魏先生生於周,家於宋,儒書之外,詳究樂章。隋初,出遊關右。值太常考樂,議者未平,聞先生來,競往謁問。先生乃取平陳樂器,與樂官林(明抄本"林"作"蘇")夔、蔡子元等,詳其律度,然後金石絲竹,鹹得其所,內致清商署焉。太樂官斂帛二百段以酬之,先生不復入仕,遂歸梁宋,以琴酒為娛。及隋末兵興,暢玄感戰敗,謀主李密亡命雁門,變姓名以教授。先生同其鄉曲,由是遂相來往。常論鍾律,李密頗能。先生因戲之曰:"觀吾子氣沮而目亂,心搖而語偷。氣沮者新破敗;目亂者無所主;心搖者神未定;語偷者思有謀於人。今方捕蒲山黨,得非長者乎?"李公驚起,捉先生手曰:"既能知我,豈不能救我歟?"先生曰:"吾子無帝王規模,非將帥才略,乃亂世之雄傑耳。"李公曰:"為吾辯析行藏,亦當由此而退。"先生曰:"夫為帝王者,寵羅天地,儀範古今。外則日用而不知,中則歲功而自立。堯詢四岳,舉鯀而殛羽山,此乃出於無私;漢任三傑,納良而圍垓下,亦出於無私也。故鳳有爪吻而不施,麟有蹄突而永廢者,能付其道,而永自集於時者,此帝王規模也。凡為將帥者,幕建太一旗,驅無戰之師,伐有民之罪。乃凋戈既授,玉弩斯張,誠負羈之有言,那季良之猶在。所以務其宴犒,致逸待勞,修其屯田。觀釁("釁"字原闕,據明抄本補)而動。遂使風生虎嘯,不可抗其威,雲起龍驤,不可攘其勢。仲尼曰:"我戰則克,孟柯云:'夫誰與敵?'此將帥之才也。至有衷其才智,動以機鈐,公於國則為帥臣,私於己則曰亂盜。私於己者,必掠取財色,屠其城池。朱亥為前席之賓,樊噲為升堂之客。朝聞夕死,公孫終敗於邑中;寧我負人,曹操豈兼於天下。是忘輦千金之貺,陳一飯之恩,有感謝之人,無懷歸之眾。且魯史之誡曰度德,連山之文曰待時。尚欲謀於人,不能惠於己。天人厭亂,歷數有歸。時雨降而襖蕣除,太陽升而層冰釋。引繩縛虎,難希飛兔之門,赴水持瓶,豈是安生之地?吾嘗望氣汾晉,有聖人生。能往事之,富貴可取。"李公拂衣而言曰:"隋氏以弒殺取天下,吾家以勳德居人表。振臂一呼,眾必響應。提兵時伐,何往不下。道行可以取四海,不行亦足王一方。委質於時,誠所未忍。汝真豎儒,不足以計事。"遂絕魏生。因寓懷賦詩,為鄉吏發覺,李公脫身西走,所在收兵。北依黎陽,而南據洛口,連營百萬,與王充爭衡,首尾三年,終見敗覆。追思魏生之言,即日遂歸於唐。乃授司農之官。後復桃林之叛。魏生得道之士,不志其名,蓋文真之宗親也。(出《甘澤謠》)
【譯文】
魏先生出生在北周時代,家在宋國。他除了學習儒家經典之外,還精通音樂理論。隋朝初年,他旅行到了關右,正趕上太常寺考核選拔音樂人才,參加評論的官員意見不統一,他們聽說魏先生來了,便去拜訪請教。魏先生取出自己的標準樂器,與掌管音樂的樂官林夔和蔡子元等人詳細判定音調,然後將鐘磬、絃樂和竹製樂器的音調和音階調整正確。太樂官準備了二百塊絲織品送給他作為酬勞。魏先生不想當官,又回到家裡,將喝酒和彈琴作為娛樂。等到隋朝末年,戰爭興起的時候,楊玄感被打敗,為他出謀劃策的李密逃到雁門。他隱姓埋名,作了一名教書先生,魏先生和他同在一個村裡。互相有了來往。他們經常在一起討論音樂,李密對音樂也有很高的造詣。魏先生同他開玩笑說:"我看你神情沮喪,目光散亂,心中矛盾,說話吞吞吐吐。神情沮喪是因為剛剛被打敗,目光散亂是因為無處投靠,心中矛盾是因為心神未定,說話吞吞吐吐是害怕別人知道你曾經給反叛出過主意。如今正在搜捕叛亂者的餘黨,你莫非不是個好人?"李密吃驚地跳了起來,握著魏先生的手說:"你既然知道,難道不能救一救我嗎?"魏先生說:"你沒有帝王的氣概,也沒有將帥的才智,只是個擾亂社會的草莽英雄"。李密說:"我被你看破了身份來歷,應當從此隱退。"魏先生說:"能夠成為帝王的人,心胸包羅天地,威嚴震懾古今,不注意生活中的瑣碎事物,只知道推動時代發展和建立鞏固政權。堯徵求分管四方的諸侯四岳的意見,四岳推薦鯀去治水,而鯀治水九年沒有成功,被舜殺死在羽山,這些都是出於無私。漢朝任用了張良、蕭和、韓信三傑,採納他們的計策,將項羽圍困消滅在垓下,也是因為出於無私。所以鳳凰有利爪和尖嘴而不用作進攻的武器,麒麟有可以進攻的腳趾,然而永遠也不使用。能夠掌握命運,順應時代潮流的人,才是帝王的氣概。凡是作為將帥的人,帳幕前插著旗幟,率領軍隊維護社會安定,討伐對百姓有罪的叛亂者。既然接受武器,掌握了兵權,擔負起責任,像季良的威風,所以要愛護休整軍隊,以逸待勞,開荒種地養兵,根據敵人的動向調動部署軍隊,於是便可以操縱控制戰爭形勢。就像虎嘯風起,龍行雲起一樣,沒有人能抵抗和奪取他的威風和氣勢。孔子說,我出戰必勝。孟子說,誰是我的對手?這才是將帥之才呢!就是說忠誠而有才智,動以機鈐,為公為國的人、才能成為將帥。而為私為己的人,只能稱為叛逆和強盜。為個人利益的人,必然搶奪財物和美色,濫殺無辜。朱亥受人尊敬而被請到前席入座,樊噲因為勇猛而被請到堂上。主張早上知道了理,晚上死也無憾的公孫終敗於邑中。信奉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的曹操,怎麼能夠兼併天下?是忘了人家千金之贈,想一飯之恩,才有感謝之人,無懷歸之眾。魯史告誡說,要衡量自己的德行和能力,連山的文章提倡要等待時機。為別人謀劃造反,而對自己又沒有什麼好處。上天和百姓都反對戰亂,朝代的更換是有規律的。就像天降大雨清除妖邪之氣,太陽出來融化堅冰一樣,拿著繩子去縛虎,不要希望會像綁兔子一樣獲得成功,拿著瓶子進入水中,怎麼會是安全的地方。我曾經觀察發現在汾晉一帶,會有聖賢出現。如果你能去投靠效力,可以取得富貴。"李密提著衣服說:"隋煬帝殺死父親而取得天下,我以德行作人們的表率,振臂一呼,百姓必然響應,帶兵征伐,有什麼攻不下的城池。成功了得到江山,不成功也可以割據一方稱王。委屈地呆在這裡,實在無法忍受,你真是個書獃子,不足以共同商量大事。"從此李密和魏先生斷絕了來往。因為他在住所的牆上題詩,被鄉里的官員發現,李密向西逃走。他招兵買馬,北靠黎陽,南據洛口,修建了無數的營寨。他與王允作戰,前後一共打了三年,終於失敗。這時他想起魏先生的話,便歸順了唐朝,被封為司農,後來他又在桃林發動叛亂。魏先生是個有高深學問和修養的人,沒有記錄他的名字和所作所為,他其實是魏徵的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