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2.【李群玉】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李群玉既解天祿之任,而歸涔陽,經二妃廟,題詩二首曰:「小孤洲北浦雲邊,二女明妝尚儼然。野廟向江春寂寂,古碑無字草芊芊。東風近墓吹芳芷,落日深山哭杜鵑。猶似含顰望巡狩,九疑如黛隔湘川。」又曰:「黃陵廟前莎草春,黃陵女兒茜裙新。輕舟小楫唱歌去,水遠山長愁殺人。」後又題曰:「黃陵廟前春已空,子規滴血啼松風。不知精爽落何處,疑是行雲秋色中。」李自以第二(「二」字原缺,據許本補)篇,春空便到秋色,踟躕欲改之,乃有二女郎見曰:「兒是娥皇、女英也,二年後,當與郎君為雲雨之遊。」李乃志其所陳,俄而影滅,遂禮其神像而去。重涉湖嶺,至於潯陽。太守段成式素與李為詩酒之友,具述此事。段因戲之曰:「不知足下是虞舜之辟陽侯也。」群玉題詩後二年,乃逝於洪州。段乃為詩哭之曰:「酒裡詩中三十年,縱橫唐突世喧喧。明時不作彌衡死,傲盡公卿歸九泉。」又曰:「增話黃陵事,今為白日催。老無兒女累,誰哭到泉台?」(出《雲溪友議》)
【譯文】
李群玉解去天祿的職務後,回歸涔陽,經過二妃廟,題詩二首:「小孤洲的北面浦雲邊上,二妃的裝束還像從前一樣完好。寂寂春色中荒涼的古廟對著長江,萋萋荒草裡只有一無字的古老碑碣。春風吹拂墓地芳草,夕陽落入深山,杜鵑聲聲啼哭。仍像皺眉望著舜帝出巡青青的九疑山就在湘水那邊。」又寫道:「黃陵廟前面的莎草欣欣向榮,黃陵女兒紅裙嶄新。輕舟小槳隨歌遠去,山水遙遠愁壞了人。」以後又題詩:「黃陵廟前春天已去了,子規在松風中悲啼至流出血來,不知道魂靈落在哪裡,好似在秋天的行雲之中。」李群玉自認為第二篇,春去很快到了秋來有些不妥,猶豫著想改一改。眼前便出現了兩個女郎,她們說:「我們是娥皇、女英,兩年以後,會和你有一番男女交往。」李群玉就記住她們說的話。一會兒兩個身影消失了。於是李群玉對著神像施禮後也走了。重新度過湖嶺,到達潯陽。太守段成式一向和李群玉是作詩飲酒的朋友,李群玉就詳細說了這件事。段成式於是開玩笑說:「想不到你還是虞舜的辟陽侯。」李群玉題詩後二年,就死在洪州。段成式就寫詩哭悼他的朋友:「飲酒作詩三十年,縱橫紛亂世上喧鬧。醒時不要像彌衡那樣死去,笑傲所有的公侯而後命歸九泉。」又說:「再話黃陵往事,都被光陰催走,到老沒有兒女之累,誰去哭送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