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10.【龐嚴】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唐京兆尹龐嚴為衢州刺史,到郡數月,忽夢二僧入寢門。嚴不信釋氏,夢中呵之。僧曰:「使君莫怒,余有先知,故來相告耳。嚴喜聞之,乃問曰:「余為相乎?」曰:「無」。「有節制乎?」曰:「無」。「然則當為何官?」曰:「類廉察而無兵權,有土地而不出畿內。過此已往,吾非所知也。曰:「然壽幾何?」曰:「惜哉,所乏者壽。向使有壽,則何求不可。」曰:「何日當去此?」曰:「來年五月二十二日及明年春有除替。先以狀請於廉使,願得使下相待。時廉使(「願得」九字原本無,據明抄本補)元稹素與嚴善,必就謂得請。行有日矣。其月晦日,因宴,元公復書云:「請俟交割。」嚴發書曰:「吾固知未可以去。」具言其夢於座中。竟以五月二十二日發。其後為京兆尹而卒。(出《前定錄》)
【譯文】
唐朝京兆尹龐嚴原來是衢州刺史,到任幾個月後的一天,他忽然夢見兩個和尚走進寢室的門,龐嚴不信佛教,在夢裡吆喝斥責和尚。和尚說:「您不要發怒,我有先知先覺的本領,所以前來指點您的前程。」龐嚴高興地問:「我能當宰相嗎?」和尚回答:「不能。」龐嚴問:「我能當節度使嗎?」和尚回答:「不能。」龐嚴問:「那麼我能當什麼官呢?」和尚說:「類似於廉察但沒有兵權,有土地但不出京城之內。從這往後,我就不知道了。」龐嚴又問:「我的壽命是多少呢?」和尚說:「可惜!你就是沒有長壽。假使有長壽,你也就沒什麼可求的了。」龐嚴又問:「什麼時候能離開這裡?」和尚回答說:「明年五月二十二日,也就是明年春天官員調動的時候。」龐嚴先給廉使寫過申請,請求廉使幫忙。當時的廉使元稹與龐嚴的關係很好,所以必然答應龐嚴的請求,這件事也就指日可待了。這個月的最後一天,龐嚴高興地擺了酒宴。元稹來信說:「你要等著辦交接。」龐嚴寫信說:「我已經知道現在走不了。」並寫了他所做的夢。果然他在五月二十二日才被調任新職,後來在當京兆尹的期間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