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4.【苗耽】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苗耽進士登第,閒居洛中有年矣,不堪其窮。或意為將來通塞,可以響卜。耽即命子侄掃灑廳事,設幾焚香,束帶秉笏,端坐以俟一言。所居窮僻,久之無所聞。日晏,有貨枯魚者至焉,耽復專其志而諦聽之,其家童連呼之,遂挈魚以入。其實無一錢,良久方出。貨者遲其出,固怒之矣,又見或微割其魚,貨者視之,因罵曰:「乞索兒,卒餓死耳,何滯我之如是邪?」初耽嘗自外游歸,途遇疾甚,不堪登升。忽見有以輦棺而回者,以其價賤,即僦而寢息其間。至洛東門,閽者不知其中有人,詰其所由來。耽謂其訝己,徐答曰:「衣冠道路得病,食不能致他物,相與無怪也。」閽者曰:「吾守此三十年矣,未嘗見有解語神柩。」後耽終江州刺史。(出《玉泉子》)
【譯文】
苗耽中進士後,閒居在洛中已經有幾年了。不能忍受那種窮困,有時心裡想將來通達與否可以用響聲占卜。就命令晚輩打掃客廳,擺好几案焚起香來,苗耽扎上腰帶拿著笏板,端端正正坐著等待一句話。所住的地方太偏僻,很久也沒有聽到什麼。日暮時分,有個賣干魚的來了。苗耽又專心去聽,家僮連聲叫他他也沒答理,家僮就拿著魚進來。實際上家中沒有一文錢。過了很久苗耽才出來。賣魚的嫌他出來得晚,本來就生氣了,又看見他的魚被稍稍割去一些,就罵道:「乞丐!早晚得餓死!幹什麼耽誤我這麼久?」當初,苗耽曾從外遊歷回來時,道上病得厲害,不能走路了,忽然看見有用人力車拉棺材回城的,因為便宜,就租用,躺在棺材裡面。到洛城東門,守門人不知道棺材裡有人,就問棺材打哪兒來。苗耽以為他驚訝自己,慢慢地回答說:「斯文的人在道上病了,太窮了不能坐別的,你不要奇怪。」守門人說:「我在這兒守了三十年了,沒見過有懂人語的神棺材。」以後,苗耽死在江州刺史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