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97.【李光顏】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李光顏有大功於時,位望通顯。有女未適人,幕客謂其必選嘉婿。因從容,乃盛譽一鄭秀才,詞學門閥,人韻風流,冀光顏以子妻之。他日又言之,光顏乃謝幕客曰:「光顏一健兒也,遭逢多難,偶立微功,豈可妄求名族,以掇流言者乎?某自己選得嘉婿,諸賢未知。」乃召一典客小吏,指之曰:「此為某女之匹也。」即擢升近職,仍分財而資之。從事聞之,成以為愜當矣。按光顏居鼎盛文朝,慮弓藏之禍,事當遠害,理在避嫌。豈敢結強宗,固隳本志者歟?與夫必娶國高,求婚王謝者,不其遠哉?(出《北夢瑣言》)
【譯文】
李光顏為當代立了大功,官高位顯。有個女兒還沒有嫁人,幕客們都說他一定會選個好女婿,於是就從容地向他極力讚揚鄭秀才,說鄭秀才出身名門詩家,儀表風流倜儻,希望李光顏能把女兒嫁給鄭秀才。過了幾天又這麼說。李光顏謝絕了幕客,說:「我只是一個兵,遭遇了許多災難,偶然立下點功勞,怎麼敢妄想高攀名門望族,招來閒言碎語呢?我自己已選好女婿,你們都不知道。」於是就叫來一個典客小吏,指著他說:「這就是我女兒的配偶。」便提升他到身邊任職,就用自己的錢財資助他。隨從們聽說後,都認為很妥當。由此看來,李光顏能夠在鼎盛時期的朝代,考慮到鳥盡弓藏的禍端,做事應當遠避禍患,理應迴避嫌疑,哪裡敢攀結高門顯貴,違背當初的志向呢?這和那些一定要娶像國子、高子那樣大官的女兒,向王謝那樣的世族家庭求婚的人相比,不是相差很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