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74 第二卷 遵化署狐》原文及翻譯

原文

諸城丘公為遵化道。署中故多狐。最後一樓,綏綏者族而居之,以為家。時出殃人,遣之益熾。官此者惟設牲禱之,無敢迕。丘公蒞任,聞而怒之。

狐亦畏公剛烈,化一嫗告家人曰:「幸白大人:勿相仇。容我三日,將攜細小避去。」公聞,亦嘿不言。次日,閱兵已,戒勿散,使盡扛諸營巨炮驟入,環樓千座並發;數仞之樓,頃刻摧為平地,革肉毛血,自天雨而下。但見濃塵毒霧之中,有白氣一縷,冒煙沖空而去。眾望之曰:「逃一狐矣。」而署中自此平安。

後二年,公遣干僕賷銀如干數赴都,將謀遷擢。事未就,姑窖藏於班役之家。忽有一叟詣闕聲屈,言妻子橫被殺戮;又訐公克削軍糧,夤緣當路,現頓某家,可以驗證。奉旨押驗。至班役家,冥搜不得。叟惟以一足點地。悟其意,發之,果得金;金上鐫有「某郡解」字。已而覓叟,則失所在。執鄉里姓名以求其人,竟亦無之。公由此罹難。乃知叟即逃狐也。

異史氏曰:「狐之祟人,可誅甚矣。然服而捨之,亦以全吾仁。公可雲疾之已甚者矣。抑使關西為此,豈百狐所能仇哉!」

聊齋之遵化署狐白話翻譯:
諸城縣丘公,在遵化當官時,官署中原就有很多狐。署中最後面的一座樓上,雄狐成群地住在上面,成了狐的老窩,還經常出來禍害人,越是攆它們走,鬧得就越厲害。以前凡在這裡當宮的人,都是擺上供品,對它們恭敬地禱告,沒有敢得罪這些狐的。

丘公來這裡上任後,聽說有這樣的事,很生氣。這些狐也害怕丘公性情剛烈,就變成一個老婆婆,告訴丘公的家人說:「請轉告大人,我們不要為仇。給三天時間,我們帶領全家老小搬走。」丘公聽了,也不言語。

到了第二天,丘公閱兵已畢,告訴大家不要解散,叫眾兵把各營的大炮都抬來,突然包圍了署後的樓。丘公命千門大炮齊發,頃刻之間,幾丈高的大樓,摧為平地。群狐的毛皮、血肉,像下雨一樣從天而降。只見滾滾濃煙中,有一縷白氣沖天而去,大家都望著天空說:「逃了一隻狐!」然而自此後,署中卻太平無事了。

後二年,丘公打發得力僕人送銀子若干去京都,打算托人辦理陞遷,事還沒有著落,就暫時把銀子藏在班役的家裡。忽然有一個老頭到宮殿喊冤叫屈,說他妻子被人殺害,還揭發丘公剋扣軍餉,行賄高官,銀子現藏在某人家裡,可以去查證。皇帝下旨押著老頭去班役家檢查,但怎麼搜也搜不到銀子。老頭就用一隻腳點地,差人明白他的意思,挖開地一看,果然挖出銀子來,銀子上還刻著「某郡解」的字樣。接著找老頭,已經不見了。官府拿了地方上的戶口名冊想找這個老頭,竟沒有其人。丘公因此案被處死了。人們才知這個老頭就是當年逃走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