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67.【豆盧署】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豆盧署,本名輔真。貞元六年,舉進士下第。將游信安,以文謁郡守鄭武(前定錄武作式)瞻。瞻甚禮之,館給數日,稍狎,因謂署曰:「子複姓,不宜兩字為名。將改之,何如?」署因起謝,且求其所改。武瞻書數字,若著者、助者、署者,曰:「吾慮子宗從中有同者,故書數字,當自擇之。」其夕宿於館,夢一老人謂署曰:「聞使君與子更名,子當四舉成名,四者甚佳。後二十年,為此郡守。因指郡隙地曰,此可以建亭台。」既寤思之,四者署字也,遂以為名。既二年,又下第。以為夢無征。知者或誚之。後二年,果登第。蓋自更名後四舉也。大和九年,署自秘書少監為衢州刺史。既至,周覽郡內,得夢中所指隙地,遂構一亭,因名之曰「征夢亭」矣。(出《前定錄》)
【譯文】
豆盧署原名輔真。貞元六年,考進士落榜,隨即遊覽信安,並拿自己的詩文拜見郡守鄭武瞻。鄭武瞻對他很客氣,留他住了數日。比較熟悉以後對他說:「你是複姓,不適合起兩個字的名字,改了怎麼樣?」豆盧署起身致謝,並請鄭武瞻為其改名。鄭武瞻寫了幾個字,有著、助、署字,然後說:「我考慮為了避免同你的親屬重名,所以寫了好幾個字,請你自己選擇。」當晚豆盧署睡在客房,夢見一個老頭對他說:「聽說郡守為你改名,你再考四次才能中榜。四字最好。再過二十年,你是這裡的郡守。」老頭又指著一塊空地說:「此地可以建一座亭台。」醒了以後豆盧署想,「四者」就是署字呀!於是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署字。考了兩年,豆盧署仍未中榜,以為所做夢不准,知道這件事的人也嘲諷他。接著又考兩年,終於中榜成名,算起來正是改名後的第四次考試。大和九年,豆盧署從秘書少監調任衢州刺史。上任後巡視郡府內外,發現了夢中所說的那塊空地,便命人造了一座亭子,並命名為「征夢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