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71.【盧杞】文言文翻譯

盧杞為相,令李揆入蕃。揆對德宗曰:「臣不憚遠,恐死於道路,不達君命。」帝惻然憫之,謂盧曰:「李揆莫老無?」杞曰:「和戎之使,且須諳練朝廷事,非揆不可。且使揆去,則君臣少於揆年者,不敢辭遠使矣。」揆既至蕃,蕃長曰:「聞唐家有第一人李揆,公是否?」揆曰:「非也,他那李揆,爭肯到此?」恐為拘留,以謾之也。揆門地(「地」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第一,文學第一,官職第一。揆致仕歸東都,司徒杜佑罷淮海,入洛見之,言及第一之說。揆曰:「若道門戶,門戶有所自,承餘裕也;官職遭遇耳。今形骸凋悴,看即下世,一切為空,何第一之有?」(出《嘉話錄》)
【譯文】
盧杞做宰相時,讓李揆到吐蕃去。李揆對唐德宗說:「我不怕遠,只怕死在道上,不能完成皇上的使命。」唐德宗動了惻隱之心很可憐他,對盧杞說:「李揆不老嗎?」盧杞說:「同少數民族結盟的使者,必須熟悉朝廷事務,非李揆不行。況且派李揆去,那些比他年輕的大臣們,就不敢推辭到遠處去的差使了。」李揆到了吐蕃,蕃長說:「聽說唐朝有個第一人李揆,您是不是?」李揆說:「不是,那個李揆,怎麼肯到這裡呢?」是害怕被拘禁扣留,因此欺騙蕃長。論門第,李揆第一;論文學,李揆第一;論官職,李揆第一。李揆辭官回到東都洛陽。司徒杜佑罷官回淮海,到洛陽拜見李揆,說起「第一」的事,李揆說:「若說門第,門第都是有來源的,可以由前代繼承下來;官職是一時的機遇罷了。我現在身體不好,眼看就要過世,一切都是空的,還有什麼第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