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79.【僧惟恭】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唐荊州法性寺僧惟恭,三十餘年念金剛經,日五十遍,不拘僧儀。好酒,多是非,為眾僧所惡。遇病且死,同寺有僧靈巋。其跡類惟恭,為一寺二害。因他故出,去寺一里,逢五六人,年少甚都,衣服鮮潔,各執樂器,如龜茲部,問靈巋:「惟恭上人何在?」靈巋即語其處所,疑寺中有供也。及晚回,入寺聞鐘聲,惟恭已死。因說向來所見。其日,合寺聞絲竹聲,竟無樂人入寺。當時名僧云:「惟恭蓋承經之力,生不動國,(「國」原作「罔」,據明抄本改。)亦以其跡勉靈巋也。」靈巋感悟,折節緇門。(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朝荊州法性寺和尚惟恭,念金剛經三十多年,每天念五十遍。不受和尚的規矩所拘泥,好喝酒、搬弄是非,被眾僧厭惡。得了病並且死了。同寺的和尚靈巋,他的行為很像惟恭,是一寺中的二害。因別的原因出去,到了另一個寺裡,遇到五六個人,都很年輕,衣服新鮮而乾淨。各自拿著樂器,像龜茲國人一樣。問來,進入寺中聽到鐘聲,惟恭已死了。於是訴說了他先前的所見所聞。那天,整個寺中都聽到絲竹的聲音,竟然沒有奏樂的人進入寺內。當時的名僧說:「惟恭大概托經書的力量,生不動國死後也是用他的表現來勸勉靈巋的。」靈巋受感動終於明白了,終守佛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