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79.【稠禪師】原文全文翻譯

北齊稠禪師,鄴人也。初落髮為沙彌,時輩甚眾。每休暇,常角力騰趠為戲,而禪師以劣弱見凌。紿侮毆擊者相繼,禪師羞之,乃入殿中閉戶,抱金剛足而誓曰:「我以羸弱,為等類輕負。為辱已甚,不如死也。汝以力聞,當佑我。我捧汝足七日,不與我力,必死於此,無還志。」約既畢,因至心祈之。初一兩夕恆爾,念益固。至六日將曙,金剛形見,手執大缽,滿中盛筋。謂稠曰:「小子欲力乎?」曰:「欲。」「念至乎?」曰:「至。」能食筋乎?」曰:「不能。」神曰:「何故?」稠曰:「出家人斷肉故耳?」神因操缽舉匕,以筋視之,禪師未敢食。乃怖以金剛杵,稠懼遂食。斯須入口,神曰:「汝已多力,然善持教,勉旃。」神去且曉,乃還所居。諸同列問曰:「豎子頃何至?」稠不答。須臾,於堂中會食,食畢,請同列又戲毆。禪師曰:「吾有力,恐不堪於汝。」同列試引其臂,筋骨強勁,殆非人也。方驚疑,禪師曰:「吾為汝試。」因入殿中,橫蹋壁行,自西至東,凡數百步。又躍首至於梁數四,乃引重千鈞。其拳捷驍武,動駭物聽。先輕侮者,俯伏流汗,莫敢仰視。禪師後證果,居於林慮山。入山數千里,構精廬殿堂,窮極土木。諸僧從其禪者,常數千人。齊文宣帝怒其聚眾,因領驍勇數萬騎,躬自往討,將加白刃焉。禪師是日,領僧徒谷口迎候。文宣問曰:「師何遽此來。稠曰。陛下將殺貧道。恐山中血污伽藍。故至谷口受戮。文宣大驚。降駕禮謁,請許其悔過。禪師亦無言。文宣命設饌,施畢請曰:「聞師金剛處祈得力,今欲見師效少力,可乎?」稠曰:「昔力者,人力耳。今為陛下見神力,欲見之乎?」文宣曰:「請與同行寓目。」先是禪師造寺,諸方施木數千根,臥在谷口。禪師咒之,諸木起空中,自相搏擊,聲若雷霆,斗觸摧拆,繽紛如雨。文宣大懼,從官散走。文宣叩頭請止之,因敕禪師度人造寺,無得禁止。後於并州營幢子,未成遘病,臨終歎曰:「夫生死者,人之大分。如來尚所未免。但功德未成,以此為恨耳。死後願為大力長者,繼成此功。」言終而化。至後三十年,隋帝過并州,見此寺,心中渙然記憶,有似舊修行處,頂禮恭敬,無所不為。處分并州,大興營葺,其寺遂成。時人謂帝為大力長者雲。(出《紀聞》及《朝野僉載》)
【譯文】
北齊年間有個稠禪師,是鄴城人。當初落髮為僧時,同輩的和尚非常多,每到閒暇時間,常在一起摔跤跳越比力氣玩,而禪師因為身弱無力每每受到同夥的欺侮。等到侮辱與毆打沒完沒了地向他襲來時,禪師羞惱之至,便躲進殿堂裡關上門來,抱著金剛塑像的腳發誓道:「我因瘦弱而被同伴瞧不起,受盡他們的欺侮,不如死了的好。你以強壯有力聞名,應當保護我。我要連續七天捧著你的腳,如不給我力氣,一定死在這裡,決不反悔!」立誓完畢,便以至誠的心思向金剛祈禱。頭兩天與平常一樣,毫無效應,但他的信念更加堅定。到第六天黎明前夕,金剛顯現了原形,手裡端著大缽子,滿滿盛著肉筋,對禪師說:「小伙子想有力氣嗎?」「想!」「心誠嗎?」「誠!」「能吃肉筋嗎?」「不能。」「為什麼?」「因為出家杜絕吃肉呀。」金剛神便一手端缽一手舉著匕首讓禪師看,禪師仍然沒敢吃。金剛神又舉起金剛杵威嚇他,稠禪師恐懼了,不得不吃。剛吃下一會兒,金剛神便說:「你已很有力氣了,但要好好信奉佛法,你要善自為之。」金剛神離去,天也亮了,禪師便回到自己的住處。各個同伴詢問他道:「你小子這些天到哪裡去了?」稠禪師沒有回答。不一會兒,他們都去食堂一起吃飯,吃完飯,同伴們又打鬧著玩,禪師說:「我有力氣,恐怕你們不能再忍受。」同伴不大相信,拉著他的胳臂一試,發現他的筋骨強勁有力,根本不是平常人可以比的,這才感到驚疑。禪師說:「我給你們試試看。」於是來到大殿裡面。只見他橫臥在牆上往前爬行,自西往東,爬行了幾百步遠。他又連續幾次跳起來用腦袋掛在房樑上,能提千鈞重的東西。他的拳腳迅疾敏捷,雄武有力,令人見了神驚膽戰。過去輕視、欺侮過他的人,汗流浹背地匍匐在地上,不敢抬眼看他。禪師後來參悟得道,住在林慮山。他在距離山口幾千里處建造精緻的寺捨殿堂,募集了大量的土石木材。跟他修習禪理的僧徒,多達幾千人。北齊文宣帝因為聚集了這麼多人而十分惱怒,便統領幾萬精銳人馬,御駕親征,想要殺掉他。這一天,禪師帶領僧徒來到山口迎候,文宣帝問他:「法師為何突然來到這裡?」禪師說:「陛下要殺貧道,我怕在山裡流血會沾污僧院,所以來到山口聽憑殺戮。」文宣帝大驚,下車施禮拜見,請求他允許自己悔過,禪師也沒說什麼。文宣帝命人安排飯菜,吃過飯後,向禪師請求道:「聽說法師在金剛神那裡祈求得到了大力氣,今天想開開眼界,請法師略為施展一下,可以嗎?」禪師說:「當年我所有的力氣,只是人力而已;今天要為陛下顯顯神力,樂意看嗎?」文宣帝道:「請讓我們飽飽眼福。」在這之前,禪師建造佛寺,各處施捨了木材幾千根,正堆放在山口,如今禪師口誦咒語,便見根根木材騰空而起,互相撞擊之聲宛如雷霆轟鳴,碰撞碎了的木塊像雨點一樣紛紛降落。文宣帝大為驚惶,隨從的官員四散奔逃,文宣帝叩頭請求停止,於是敕令禪師指揮人建造寺院,不許任何人阻止。後來禪師在并州監督製造石刻的經幢,沒等峻工就病倒了,臨終前歎道:「生死本屬命中有定,如來佛尚且不免一死。只是建造寺廟的功德尚未完成,以此為憾而已。死後願成為大力長者,繼續完成此項功業。」說完就去世了。過了三十年,隋朝皇帝路過并州,見到這座寺廟,心中恍惚回憶起了什麼,好像這是他過去修行的地方,於是頂禮膜拜,恭敬得無所不至。他立即傳旨於并州府衙,令其全力營造修繕,這座寺廟於是建成。當時人們都說隋帝就是大力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