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78.【強伯達】文言文翻譯

唐強伯達,元和九年,家於房州,世傳惡疾,子孫少小,便患風癩之病,二百年矣。伯達才冠便患,囑於父兄:「疾必不起,慮貽後患,請送山中。」父兄裹糧送之巖下,泣涕而去。絕食無幾,忽有僧過,傷之曰:「汝可念金剛經內一四句偈,或脫斯苦。」伯達既念,數日不絕。方晝,有虎來,伯達懼甚,但瞑目至誠念偈。虎乃遍舐其瘡,唯覺涼冷,如傅上藥,了無他苦,良久自看,其瘡悉已干合。明旦,僧復至,伯達具說。僧即於山邊,拾青草一握以授,曰:「可以洗瘡,但歸家,煎此以浴。」乃嗚咽拜謝。僧撫背而別。及到家,父母大驚異,因啟本末。浴訖。身體鮮白。都無瘡疾。從此相傳之疾遂止,念偈終身。(出《報應記》)
【譯文】
唐朝元和九年,強伯達家住在房州,祖傳的疾病,子孫後代,都患風癩病,已二百年了。伯達剛到二十歲就患了這種病,對他的父兄說:「病一定不能好,擔心的是留下後患,請把我送到山裡去。」父兄帶著糧食把他送到岩石下,灑淚而別。伯達絕食不久,就有一個和尚路過這裡,同情他說:「你可以念金剛經裡一個四句的偈語,也許能擺脫這種苦痛。」伯達就唸經,幾天不停。一天白天,有老虎來,伯達非常恐懼,只是閉著眼睛一心唸經,老虎就舐遍了他全身的瘡。他只覺得涼冷,像敷上了藥一樣,他一點也沒有痛苦,過了好一會他自己一看,身上瘡全都已癒合。第二天早晨,和尚又到了,伯達都告訴了他,和尚就在山邊,拾來一把青草給他說:「可以用它洗浴,只管回家,把這草煮了之後洗浴。」伯達流淚拜謝。和尚撫摸著他的後背而走。他到家中,父母非常驚異,於是他把經過說了一遍。用草液洗完,身體便變得白淨,都沒有瘡病了。從此祖傳的病就沒有了,伯達便終身唸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