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34.【唐慶】文言文翻譯解釋

壽州唐慶中丞棲泊京都,偶雇得月作人,頗極專謹,常不言錢。冬首暴處雪中。親從外至,見臥雪中,呼起,雪厚數寸,都無寒色,與唐君話。深異之。唐後為摧鹽使,過河中,乃別歸。唐曰:「汝極勤勞,吾方請厚俸,得以報爾。」又懇請,唐固留不許。行至蒲津,酒醉,與人相毆,節帥令嚴,決脊二十。唐君救免不得,無緒便發,厚恤酒肉。才出城乃至,唐曰:「汝爭得來?」曰:「來別中丞。」唐令袒背視之。並無傷處,驚甚。因語雪臥之事。遂下馬與語曰:「某所不欲經河中過者,為有此報。今已償了,別中丞去。與錢絹皆不受,置於地,再拜而逝。(出《逸史》)
【譯文】
壽州的唐慶中丞住在京都,偶而僱傭到一個打短工的人,十分勤勞用心,從來不提錢的事,冬天把腦袋露在風雪之中也不怕冷。唐慶有一次從外面回來,親眼看見他躺在積雪之中,便招呼他起來,地下的雪有幾寸厚,他卻一點兒也看不出冷的樣子,照常與唐君說話。唐慶對此深感驚異。唐慶後來當了摧鹽使,要經過河中,此人便要告辭回家。唐說:「你一向很勤勞,我正要給你優厚的報酬,藉以報答你。」此人又向唐慶懇求,唐則堅決挽留,沒有允許。走到蒲津時,此人喝醉了酒與別人打架,督辦鹽運的節帥律令極為嚴格,決定打他二十大板。唐君乾著急,卻不能救他免於遭打。再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便出發了,唐慶給了他很多的酒和肉,以表示安慰和撫恤。剛出城門他又來見唐君,唐君說:「你怎麼又來了?」他說:「我來跟您辭別。」唐君讓他露出後背仔細一看。並無任何傷痕。非常驚訝。於是又說起那次躺在雪裡的事,此人便下馬告訴唐君說:「我之所以不願意經過河中,就是因為我知道你要報答我。如今你已經償還給我了,現在可以允許我走了吧。」唐君送給他錢和絲絹他都不要,把這些東西放在地上,頻頻施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