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55.【邢曹進】文言文翻譯

唐故贈工部尚書邢曹進,至德已來,河朔之健將也。守職魏郡,因為田承嗣所縻。曾因討叛,飛矢中肩,左右與之拔箭,而鏃留於骨,微露其末焉。即以鐵鉗,遣有力者拔而出之,其鏃堅然不可動。曹進痛楚,計無所施。妻孥輩但為廣修佛事,用希慈蔭。不數日,則以索縛身於床,覆命出之,而特牢如故。曹進呻吟忍耐,俟死而已。忽因晝寢,夢一胡僧立於庭中,曹進則以所苦訴之。胡僧久而謂曰:「能以米汁注於其中,當自愈矣。」及寤,言於醫工。醫工曰:「米汁即泔,豈宜漬瘡哉!」遂令廣詢於人,莫有諭者。明日,忽有胡僧詣門乞食,因遽召入。而曹進中堂遙見,乃昨之所夢者也,即延之附近,告以危苦。胡僧曰:「何不灌以寒食餳?當知其神驗也。」曹進遂悟,餳為米汁。況所見復肖夢中,則取之,如法以點,應手清涼,頓減酸疼。其夜,其瘡稍癢,即令如前鑷之。鉗才及瞼,鏃已突然而出。後傅藥,不旬日而瘥矣。吁,西方聖人,恩祐顯灼,乃若此之明征乎。(出《集異記》)
【譯文】
唐代死後追封為工部尚書職位的邢曹進,肅宗至德年間以來,就是黃河以北的最強健有力的將領。那時他在魏郡任職。不知什麼因由曾被田承嗣拘禁過。他在一次討伐叛賊的戰事裡被一支箭射中肩膀。他左右的人急忙給他拔箭,可是箭頭卻留在了骨頭裡,稍微露出一點末端,只好用鐵鉗子夾,特意找來有力氣的人用力拔。可是那個箭頭堅固得拔不動。曹進痛疼難忍,又想不出什麼辦法來。他妻兒等多做佛事,希望佛來保佑他。過了幾天之後,就用繩索把他綁在床上,再讓人給拔箭頭。可箭頭還像當初一樣牢固,絲毫不動。曹進每天呻吟忍耐,只有等死了。忽然有一天白天睡覺,夢見一個胡僧站在院子當中。曹進就把自己所受的痛苦全告訴了他。胡僧聽了以後過了好一會兒才對他說:「你可以用米湯往傷口上灌注,一定會好的。」等醒來就對醫生說了這個夢。醫生說:「米湯就是淘米水,怎麼能用它來灌注瘡傷啊?」於是派人四處打聽,沒有誰能明白這事的。第二天,忽然有一個胡僧來到門上討飯,曹進馬上讓他進來。曹進在中堂遠遠地看上去,他就是昨天在夢中所見到的那個胡僧。曹進就請他到跟前來,把自己的痛苦實話告訴他。胡僧說:「為什麼不用冷米湯灌注傷處,這樣照做之後才會知道它效果如神。」曹進這才恍然大悟,湯就是米汁啊。況且剛才所見到的又完全符合夢中的情景。因此就拿米湯來按照胡僧指點的辦法去灌傷處。剛一洗過,果然就有清涼的感覺,米湯灌到傷口處,立刻感到酸疼減輕不少。這天夜裡他的傷口處就有些發癢。曹進就叫人像先前那樣用鉗子拔箭,鉗子才舉到眼前,箭頭就突然出來了。然後敷上藥,不到十天傷口就全好了。哎!西方的聖人啊!他的恩惠庇佑這樣顯著,這不就是最好的應驗明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