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92.【華嚴和尚】原文及譯文

華嚴和尚學於神秀。禪宗(宗原作師,據陳校本改)謂之北祖,常在洛都天宮寺,弟子三百餘人。每日堂食,和尚嚴整,瓶缽必須齊集。有弟子,夏臘道業,高出流輩,而性頗褊躁。時因臥疾,不隨眾赴會。一沙彌瓶缽未足,來詣此僧,頂禮云:「欲上堂,無缽如何?暫借,明日當自置之。」僧不與曰:「吾缽已受持數十年,借汝必恐損之。」沙彌懇告曰:「上堂食頃而歸,豈便毀損。」至於再三,僧乃借之曰:「吾愛缽如命,必若有損,同殺我也。」沙彌得缽,捧持兢懼。食畢將歸,僧已催之。沙彌持缽下堂,不意磚破蹴倒,遂碎之。少頃,僧又催之。既懼,遂至僧所,作禮承過,且千百拜。僧大叫曰:「汝殺我也。」怒罵至甚,因之病亟,一夕而卒。爾後經時,和尚於嵩山嶽寺與弟子百餘人,方講華嚴經,沙彌亦在聽會。忽聞寺外山谷,若風雨聲。和尚遂招此沙彌,令於己背後立。須臾,見一大蛇,長八九丈,大四五圍,直入寺來。怒目張口。左右皆欲奔走,和尚戒之不令動。蛇漸至講堂,升階睥睨,若有所求。和尚以錫杖止之,云:「住。」蛇欲至坐。,俯首閉目。和尚誡之,以錫杖扣其首曰:「既明所業,今當回向三寶。」令諸僧為之齊聲念佛,與受三歸五戒,此蛇宛轉而出。時亡僧弟子已有登會者,和尚召謂曰:「此蛇汝之師也。修行累年,合證果之位,為臨終之時,惜一缽破,怒此沙彌,遂作一蟒蛇。適此來者,欲殺此沙彌。更若殺之,當墮大地獄,無出期也。賴吾止之,與受禁戒,今當捨此身矣,汝往尋之。」弟子受命而出。蛇行所過,草木開靡,如車路焉。行四十五里,至深谷間,此蛇自以其首叩石而死矣。歸白和尚曰:「此蛇今已受生,在裴郎中宅作女。亦甚聰慧,年十八當亡。即卻為男,然後出家修道。裴郎中即我門徒,汝可入城,為吾省問之。其女今已欲生,而甚艱難,汝可救之。」時裴寬為兵部郎中,即和尚門人也。弟子受命入城,遙指裴家,遇裴請假在宅,遂令報云:「華嚴和尚傳語。」郎中出見,神色甚憂。僧問其故,雲妻欲產,已六七日,燈燭相守,甚危困矣。僧曰:「我能救之。」遂令於堂門之外,淨設床席。僧入焚香擊磬,呼和尚者三,其夫人安然而產一女。後果年十八歲而卒。(出《原化記》)
【譯文】
華嚴和尚就學於神秀。禪宗稱神秀為北派的創始人,他常常住在洛陽天宮寺,有弟子三百餘人。每天在食堂集體開飯時,和尚總是非常嚴整,瓶與缽齊備。有個弟子,道業高於同輩,而性情偏狹急躁。當時因為有病臥在床上,所以不能與大家一起聚會。一個沙彌的瓶缽不全,來到此僧跟前,頂禮道:「我沒有缽,如何是好,只好向您暫借,明天我就去置辦。」此僧不借給他,說:「我的缽子已經用幾十年了,借給你害怕打壞了。」沙彌懇求道:「上飯堂吃飯用不多久就回來,哪能就毀壞了。」這樣懇求了好幾遍,此僧便借給了他,但對他說:「我愛缽如命,如若真的有所損壞,就跟殺了我一樣啊!」沙彌借到了缽子,戰戰兢兢地捧在手裡。吃完飯正要往回走,那個僧人已經在催促他了。沙彌拿著缽子從食堂台階上往下走,不料被破磚拌倒,缽子便被摔碎了。不一會兒,僧人又催促他,他感到恐懼,便到僧人那裡,向他行禮承認罪過,而且千拜萬拜。僧人大叫道:「你殺了我了!」接著是大發雷霆地叫罵。因為這件事,他的病情極度惡化,過了一宿就死了。這以後,經過了一段時間,華嚴和尚在嵩山嶽寺給一百多個弟子講《華嚴經》,那個沙彌也在聽講。忽然聽到寺外山谷中傳來類似颳風下雨的聲音,和尚便召喚這個沙彌,讓他站到自己的背後。不一會兒,見一條大蛇,八九丈長,四五圍粗,直接來到寺裡,瞪著憤怒的眼睛,張開血盆大口。周圍的人都要逃奔,和尚禁止他們,不許亂動。大蛇慢慢爬到講堂,爬上台階後左右環顧,好像要尋找什麼。和尚用錫杖擋住它,說道:「停下!」蛇正要爬到座位上去,這時便低下頭閉上眼睛。和尚要訓誡它,用錫杖敲著它的頭說:「既然明白所業,如今就該回向三寶。」他讓眾僧為它齊聲念佛,又給它受了三歸五戒,這條蛇便彎彎曲曲地出去了。當時那位亡僧的弟子也有前來聽講的,和尚召呼到面前,對他說道:「這條蛇就是你師父。他修行了多年,該當證果的份兒了,因為臨終的時候痛惜一隻缽子壞了,就對這個沙彌大發怒氣,於是成了一條蟒蛇。到這裡來的目的,是想殺死這個沙彌。如果真把沙彌殺了,他就該墮入大地獄,永無出來的時候了。虧我制止了,給他受了禁戒,如今他能脫去蟒蛇的身形了。你去找找他。」弟子接受命令出去了。蛇所走過的地方,草本都倒在一邊,趟開一條道就像車子走過的路一樣。蛇行了四十五里,到了深深的山谷裡,便自己往石頭上撞腦袋,直到撞死。弟子們回來告訴了和尚,和尚說:「此蛇現在已經投生,投生到裴郎中家作他女兒。這個女兒也十分聰慧,十八歲就該死亡。然後又轉而投生為男的,長大之後出家修道。裴郎中是我的門徒,你可以進城去,替我探望他。他女兒現在正往下生,但是很難產,你可以救救她。」這時裴寬為兵部郎中,是和尚的門生。弟子受命入城後,遠遠地就看見了裴家,正趕上裴寬請假在家,弟子便讓人報告說:「華嚴和尚捎話來了!」郎中出門與弟子相見。他神色非常憂慮,弟子問他什麼緣故,他說妻子要生產,已經六七天了,天天晚上點著燈守著她,看樣子非常危險。弟子說:「我能救。」於是令人在臥室門外,擺上潔淨的床席。弟子進去焚香敲磬,連呼三聲「和尚」,裴寬的夫人即安然地生下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後來果然十八歲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