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31.【張璞】原文及譯文

張璞,字公直,不知何許人也。為吳郡太守。征還,道由廬山。子女觀於祠堂,婢使指像人以戲曰:"以此配汝"。其夜璞妻夢廬君致聘曰:"鄙男不肖,感垂采擇,用致微意。"妻覺怪之。婢言其情。於是妻懼,催璞速發。中流,舟不為行。闔船震恐。乃皆投物於水,船猶不行。或曰:"投女則船為進。"皆曰:"神意已可知也,以一女而滅一門,奈何?"璞曰:"吾不忍見之。"乃上飛廬臥,使妻沈女於水。妻因以璞亡兄孤女代之。置席水中,女坐其上,船乃得去,即璞見女之在也,怒曰:"吾何面目於當世也!"乃復投己女。及得度,遙見二女在下。有吏立於岸側,曰:"吾廬君主簿也。廬君謝君,知鬼神非匹,又敬君之義,故悉還二女。"問女,言:"但見好屋吏卒,不覺在水中也。"(出《搜神記》)
【譯文】
張璞,字公直,不知道究竟是個什麼人。他後來作吳郡太守。後被召還,途經廬山。孩子們進祠堂裡參觀,婢女指著廬君的神像對張璞的女兒開玩笑說:"把你許配給他,如何?"當天夜裡,張璞的妻子夢見廬君送來聘禮說:"感激您選擇我這個不肖男兒為婿,這點東西表示一下我的心意,請您收下。"張璞的妻子醒來之後,甚覺奇怪。婢女向她道出實情,她感到有些害怕,催促丈夫趕緊離開這裡。他們的船行到江中央,卻不動了,全船的人無不感到震驚、恐怖,紛紛把一些東西投入江中。然而,那船還是不動地方。有人對張璞說:"你把女兒扔入江中這船才能走呵。"大家都說;"神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為了一個女孩子而想害死全家,怎麼辦?"張璞痛苦萬狀地說:"那就只好犧牲她一個而保全大家了……可是我實在不忍心看哪!"說完便爬進船頂艙裡躺下,示意妻子把女兒沉入水中。妻子不捨得,便用張璞死去的哥哥留下的孤女代替。她把一張蓆子扔到水中,然後把那孩子放到上面,船終於向前行進了。旋即,張璞看見自己的女兒還在,明白過來,怒氣沖沖地對妻子說;"你這樣做,還讓我有什麼臉面活在這世上!"說罷,便將女兒也扔入江中。船渡到對岸,人們遠遠看見那兩個被扔進水中的女孩子正在岸邊玩耍呢,且有一個官吏站在她們身邊。那官吏上前對張璞說;"我是廬君的主簿呵。廬君非常感謝你,但他知道,鬼神是不能與你女兒相配的;另外,他還十分敬重你的大義,因此派我把這兩個女孩子全還給你。"張璞和妻子問那兩女孩子,她們說剛才只看見不少漂亮的房屋和眾多的吏卒,沒有感覺到是在水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