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公子列傳第十七】古文原文及譯文

公子列傳第十七
張鳳嶺 譯注
【說明】魏公子即信陵君,是「戰國四公子」之一。他名冠諸侯,聲震天下,其才德遠遠超過齊之孟嘗、趙之平原、楚之春申,《魏公子列傳》便是司馬遷傾注了高度熱情為信陵君所立的一篇專傳。
傳中詳細地敘述了信陵君從保存魏國的目的出發,屈尊求賢,不恥下交的一系列活動,如駕車虛左親自迎接門役侯嬴於大庭廣眾之中,多次卑身拜訪屠夫朱亥以及秘密結交賭徒毛公、賣漿者薛公等;著重記寫了他在這些「巖穴隱者」的鼎立相助下,不顧個人安危,不謀一己之利,挺身而出完成「竊符救趙」和「卻秦存魏」的歷史大業。從而,歌頌了信陵君心繫魏國,禮賢下士,救人於危難之中的思想品質。這也是本傳的主旨所在。誠如《太史公自序》所言,「能以富貴下貧賤,賢能詘於不肖,唯信陵君為能行之」。值得注意的是,傳中以大量筆墨描寫了下層社會的幾個人物(也可以看作是附傳),特別是門役侯嬴,他身處市井心懷魏國,才智遠非那般王侯公卿所能比。如果說,信陵君在歷史舞台上演出了一幕「竊符救趙」的壯舉而為人們所稱頌的話;那麼,門役侯嬴則是這幕壯舉的總導演,他更令人敬佩、景仰。這反映了司馬遷重視人民群眾力量的進步歷史觀。信陵君的結局是不幸的,他才高遭嫉,竟被魏王廢黜,以致沉湎酒色,終因「病酒」而死。這既真實地揭示了信陵君思想性格的弱點,更重要的是揭露了最高統治者嫉賢妒能,打擊忠良的醜惡行徑,可以說反映了那個時代的某種帶有規律性的東西。
這是一篇出色的傳記文學作品。敘事精於選材,信陵君門客三千,才幹非凡,一生的活動千頭萬緒,作者著眼於突出傳旨,選擇了「竊符救趙」這一重大歷史事件作為敘事的中心,並圍繞這個中心組織材料,從而將其一生諸多方面的活動凝聚起來,既突出了信陵君的主要思想性格,又反映了歷史的真實面貌,使人們在人物的活動中看到歷史,在歷史的發展中瞭解人物,把人物、歷史都寫活了。刻畫人物性格,手法多樣,如刻畫信陵君禮賢下士的品格,有對人物言行心理的直接描繪,也有借助周圍人物的對比烘托。細節描寫也相當成功,如寫晉鄙合符驗證後的懷疑心理時用「舉手視公子」幾個字加以刻畫,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便把一位嚄宿將當時當地驚奇、自信、決不輕易交出兵權的神態活靈活現的呈現在讀者面前,可謂神來之筆。
通篇洋溢著作者對信陵君的敬慕、讚歎和惋惜的感情,不獨篇名直呼「公子」,就是文中稱「公子」即有一百四十七次,所謂「無限唱歎,無限低徊」。茅坤說:「信陵君是太史公胸中得意人,故本傳亦太史公得意文。」(《史記鈔》)可算是知言了。
魏公子叫無忌,是魏昭王的小兒子、魏安釐王的異母弟弟。昭王去世後,安釐王即位,封公子為信陵君。當時范睢從魏國逃出到秦國任秦相,因為怨恨魏相魏齊屈打自己幾乎致死的緣故,就派秦軍圍攻大梁,擊敗了魏國駐紮在華陽的部隊,使魏將芒卯戰敗而逃。魏王和公子對這件事十分焦慮。
公子的為人仁愛寬厚禮賢下士,士人無論有無才能或才能大小,他都謙恭有禮地同他們交往,從來不敢因為自己富貴而輕慢士人。因此方圓幾千里的士人都爭相歸附於他,招徠食客三千人。當時,諸侯各國因公子賢德,賓客眾多,連續十幾年不敢動兵謀犯魏國。
有一次,公子跟魏王正在下棋,不想北邊邊境傳來警報,說「趙國發兵進犯,將進入邊境。」魏王立即放下棋子,就要召集大臣們商議對策。公子勸阻魏王說:「是趙王打獵罷了,不是進犯邊境。」又接著跟魏王下棋如同沒發生什麼事一樣。可是魏王驚恐,心思全沒放在下棋上。過了一會兒,又從北邊傳來消息說:「是趙王打獵罷了,不是進犯邊境。」魏王聽後大感驚詫,問道:「公子是怎麼知道的?」公子回答說:「我的食客中有個人能深入底裡探到趙王的秘密,趙王有什麼行動,他就會立即報告我,我因此知道這件事。」從此以後,魏王畏懼公子賢能,不敢任用公子處理國家大事。
魏國有個隱士叫侯嬴,已經七十歲了,家境貧寒,是大梁城東門的看門人。公子聽說了這個人,就派人去拜見,並想送給他一份厚禮。但是侯嬴不肯接受,說:「我幾十年來修養品德,堅持操守,終究不能因我看門貧困的緣故而接受公子的財禮。」公子於是就大擺酒席,宴飲賓客。大家來齊坐定之後,公子就帶著車馬以及隨從人員,空出車子上的左位,親自到東城門去迎接侯先生。侯先生整理了一下破舊的衣帽,就徑直上了車子坐在公子空出的尊貴座位,絲毫沒有謙讓的意思,想借此觀察一下公子的態度。可是公子手握馬韁繩更加恭敬。侯先生又對公子說:「我有個朋友在街市的屠宰場,希望委屈一下車馬載我去拜訪他。」公子立即駕車前往進入街市,侯先生下車去會見他的朋友朱亥,他斜瞇縫著眼看公子,故意久久地站在那裡,同他的朋友聊天,同時暗暗地觀察公子。公子的面色更加和悅。在這個時候,魏國的將軍、宰相、宗室大臣以及高朋貴賓坐滿堂上,正等著公子舉杯開宴。街市上的人都看到公子手握韁繩替侯先生駕車。公子的隨從人員都暗自責罵侯先生。侯先生看到公子面色始終不變,才告別了朋友上了車。到家後,公子領著侯先生坐到上位上,並向全體賓客讚揚地介紹了侯先生,滿堂賓客無不驚異。大家酒興正濃時,公子站起來,走到侯先生面前舉杯為他祝壽。侯先生趁機對公子說:「今天我侯嬴為難公子也夠勁了。我只是個城東門抱門插關的人,可是公子委屈車馬,親自在大庭廣眾之中迎接我,我本不該再去拜訪朋友,今天公子竟屈尊陪我拜訪他。可我也想成就公子的名聲,故意讓公子車馬久久地停在街市中,借拜訪朋友來觀察公子,結果公子更加謙恭。街市上的人都以為我是小人,而認為公子是個高尚的人能禮賢下士啊。」在這次宴會散了後,侯先生便成了公子的貴客。
侯先生對公子說:「我所拜訪的屠夫朱亥,是個賢能的人,只是人們都不瞭解他,所以隱沒在屠夫中罷了。」公子曾多次前往拜見朱亥,朱亥故意不回拜答謝,公子覺得這個人很奇怪。
魏安釐王二十年(前257),秦昭王已經在長平大敗趙國軍隊,接著進兵圍攻邯鄲。公子的姐姐是趙惠文王弟弟平原君的夫人,多次給魏王和公子送信來,向魏國請求救兵。魏王派將軍晉鄙帶領十萬之眾的部隊去救趙國。秦昭王得知這個消息後就派使臣告誡魏王說:「我就要攻下趙國了,這只是早晚的事,諸侯中有誰敢救趙國的,拿下趙國後,一定調兵先攻打它。」魏王很害怕,就派人阻止晉鄙不要再進軍了,把軍隊留在鄴城紮營駐守,名義上是救趙國,實際上是採取兩面倒的策略來觀望形勢的發展。平原君使臣的車子連續不斷地到魏國來,頻頻告急,責備魏公子說:「我趙勝之所以自願依托魏國跟魏國聯姻結親,就是因為公子的道義高尚,能熱心幫助別人擺脫危難。如今邯鄲危在旦夕,早晚就要投降秦國,可是魏國救兵至今不來,公子能幫助別人擺脫危難又表現在哪裡!再說公子即使不把我趙勝看在眼裡,拋棄我讓我投降秦國,難道就不可憐你的姐姐嗎?」公子為這件事憂慮萬分,屢次請求魏王趕快出兵,又讓賓客辯士們千方百計地勸說魏王。魏王由於害怕秦國,始終不肯聽從公子的意見。公子估計終究不能徵得魏王同意出兵了,就決計不能自己活著而讓趙國滅亡,於是請來賓客,湊集了戰車一百多輛,打算帶著賓客趕到戰場上去同秦軍拼一死命,與趙國人一起死難。
公子帶著車隊走過東門時,去見侯先生,把打算同秦軍拼一死命的情況全都告訴了侯先生。然後向侯先生訣別準備上路,行前侯先生說:「公子努力幹吧,老臣我不能隨行。」公子走了幾里路,心裡不痛快,自語道:「我對待侯先生算是夠周到的了,天下無人不曉,如今我將要死難可是侯先生竟沒有一言半語來送我,我難道對待他有閃失嗎?」於是又趕著車子返回來,想問問侯先生。侯先生一見公子便笑著說:「我本來就知道公子會回來的。」又接著說:「公子好客愛士,聞名天下。如今有了危難,想不出別的辦法卻要趕到戰場上同秦軍拚死命,這就如同把肥肉扔給飢餓的老虎,有什麼作用呢?如果這樣的話,還用我們這些賓客幹什麼呢?公子待我情深意厚,公子前往可是我不送行,因此知道公子惱恨我會返回來的。」公子連著兩次向侯先生拜禮,進而問對策。侯先生就讓旁人離開,同公子秘密交談,說:「我聽說晉鄙的兵符經常放在魏王的臥室內,在妻妾中如姬最受寵愛,她出入魏王的臥室很隨便,只要盡力是能偷出兵符來的。我還聽說如姬的父親被人殺死,如姬報仇雪恨的心志積蓄了三年之久,從魏王以下的群臣左右都想為如姬報仇,但沒能如願。為此,如姬曾對公子哭訴,公子派門客斬了那個仇人的頭,恭敬地獻給如姬。如姬要為公子效命而死,是在所不辭的,只是沒有行動的機會罷了。公子果真一開口請求如姬幫忙,如姬必定答應,那麼就能得到虎符而奪了晉鄙的軍權,北邊可救趙國,西邊能抵禦秦國,這是春秋五霸的功業啊。」公子聽從了侯嬴的計策,請求如姬幫忙。如姬果然盜出晉鄙的兵符交給了公子。
公子拿到了兵符準備上路,侯先生說:「將帥在外作戰時,有機斷處置的權力,國君的命令有的可以不接受,以有利於國家。公子到那裡即使兩符相合,驗明無誤,可是晉鄙仍不交給公子兵權反而再請示魏王,那麼事情就危險了。我的朋友屠夫朱亥可以跟您一起前往,這個人是個大力士。如果晉鄙聽從,那是再好不過了;如果他不聽從,可以讓朱亥擊殺他。」公子聽了這些話後,便哭了。侯先生見狀便問道:「公子害怕死呀?為什麼哭呢?」公子回答說:「晉鄙是魏國勇猛強悍、富有經驗的老將,我去他那裡恐怕他不會聽從命令,必定要殺死他,因此我難過地哭了,哪裡是怕死呢?」於是公子去請求朱亥一同前往。朱亥笑著說:「我只是個市場上擊刀殺生的屠夫,可是公子竟多次登門問候我,我之所以不回拜答謝您,是因為我認為小禮小節沒什麼用處。如今公子有了急難,這就是我為公子殺身效命的時候了。」就與公子一起上路了。公子去向侯先生辭行。侯先生說:「我本應隨您一起去,可是老了心有餘力不足不能成行。請允許我計算您行程的日期,您到達晉鄙軍部的那一天,我面向北刎頸而死,來表達我為公子送行的一片忠心。」公子於是上路出發。
到了鄴城,公子拿出兵符假傳魏王命令代替晉鄙擔任將領。晉鄙合了兵符,驗證無誤,但還是懷疑這件事,就舉著手盯著公子說:「如今我統帥著十萬之眾的大軍,駐紮在邊境上,這是關係到國家命運的重任,今天你隻身一人來代替我,這是怎麼回事呢?」正要拒絕接受命令。這時朱亥取出藏在衣袖裡的四十斤鐵椎,一椎擊死了晉鄙,公子於是統帥了晉鄙的軍隊。然後整頓部隊,向軍中下令說:「父子都在軍隊裡的,父親回家;兄弟同在軍隊裡的,長兄回家;沒有兄弟的獨生子,回家去奉養雙親。」經過整頓選拔,得到精兵八萬人。開跋前線攻擊秦軍。秦軍解圍撤離而去,於是邯鄲得救,保住了趙國。趙王和平原君到郊界來迎接公子。平原君替公子背著盛滿箭支的囊袋走在前面引路。趙王連著兩次拜謝說:「自古以來的賢人沒有一個趕上公子的。」在這個時候,平原君不敢再拿自己跟別人相比了。公子與侯先生訣別之後,在到達鄴城軍營的那一天,侯先生果然面向北刎頸而死。
魏王惱怒公子盜出了他的兵符,假傳君令擊殺晉鄙,這一點公子也是明知的。所以在打退秦軍拯救趙國之後,就讓部將帶著部隊返回魏國去,而公子自己和他的門客就留在了趙國。趙孝成王感激公子假托君命奪取晉鄙軍權從而保住了趙國這一義舉,就與平原君商量,把五座城邑封賞給公子。公子聽到這個消息後,產生了驕傲自大的情緒,露出了居功自滿的神色。門客中有個人勸說公子道:「事物有不可以忘記的,也有不可以不忘記的。別人對公子有恩德,公子不可以忘記;公子對別人有恩德,希望公子忘掉它。況且假托魏王命令,奪取晉鄙兵權去救趙國,這對趙國來說算是有功勞了,但對魏國來說那就不算忠臣了。公子卻因此自以為有功,覺得了不起,我私下認為公子實在不應該。」公子聽後,立刻責備自己,好像無地自容一樣。趙國召開盛大歡迎宴會,趙王打掃了殿堂台階,親自到門口迎接貴客,並執行主人的禮節,領著公子走進殿堂的西邊台階。公子則側著身子走一再推辭謙讓,並主動從東邊的台階升堂。宴會上,公子稱說自己有罪,對不起魏國,於趙國也無功勞可言。趙王陪著公子飲酒直到傍晚,始終不好意思開口談封獻五座城邑的事,因為公子總是在謙讓自責。公子終於留在了趙國。趙王把鄗(hao,耗)邑封賞給公子,這時魏王也把信陵邑又奉還給公子。公子仍留在趙國。
公子聽說趙國有兩個有才有德而沒有從政的人,一個是毛公藏身於賭徒中,一個是薛公藏身在酒店裡,公子很想見見這兩個人,可是這兩個人躲了起來不肯見公子。公子打聽到他們的藏身地址,就悄悄地步行去同這兩個交往,彼此都以相識為樂事,很是高興。平原君知道了這個情況,就對他的夫人說:「當初我聽說夫人的弟弟魏公子是個舉世無雙的大賢人,如今我聽說他竟然胡來,跟那伙賭徒、酒店夥計交往,公子只是個無知妄為的人罷了。」平原君的夫人把這些話告訴了公子。公子聽後就向夫人告辭準備離開這裡,說:「以前我聽說平原君賢德,所以背棄魏王而救趙國,滿足了平原君的要求。現在才知道平原君與人交往,只是顯示富貴的豪放舉動罷了,他不是求取賢士人才啊。我從在大梁時,就常常聽說這兩個人賢能有才,到了趙國,我惟恐不能見到他們。拿我這個人跟他們交往,還怕他們不要我呢,現在平原君竟然把跟他們交往看作是羞辱,平原君這個人不值得結交。」於是就整理行裝準備離去。夫人把公子的話全都告訴了平原君,平原君聽了自感慚愧便去向公子脫帽謝罪,堅決地把公子挽留下來。平原君門下的賓客們聽到這件事,有一半人離開了平原君歸附於公子,天下的士人也都去投靠公子,歸附在他的門下。公子的為人使平原君的賓客仰慕而盡都到公子的門下來。
公子留在趙國十年不回魏國。秦國聽說公子留在趙國,就日夜不停地發兵向東進攻魏國。魏王為此事焦慮萬分,就派使臣去請公子回國。公子仍擔心魏王惱怒自己,就告誡門下賓客說:「有敢替魏王使臣通報傳達的,處死。」由於賓客們都是背棄魏國來到趙國的,所以沒誰敢勸公子回魏國。這時,毛公和薛公兩人去見公子說:「公子所以在趙國受到尊重,名揚諸侯,只是因為有魏國的存在啊。現在秦國進攻魏國,魏國危急而公子毫不顧念,假使秦國攻破大梁而把您先祖的宗廟夷平,公子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呢?」話還沒說完,公子臉色立即變了,囑咐車伕趕快套車回去救魏國。
魏王見到公子,兩人不禁相對落淚,魏王把上將軍大印授給公子,公子便正式擔任了上將軍這個統帥軍隊的最高職務。
魏安釐王三十年(前247),公子派使臣把自己擔任上將軍職務一事通報給各個諸侯國。諸侯們得知公子擔任了上將軍,都各自調兵遣將救援魏國。公子率領五個諸侯國的軍隊在黃河以南地區把秦軍打得大敗,使秦將蒙驁敗逃。進而乘勝追擊直到函谷關,把秦軍壓在函谷關內,使他們不敢再出關。當時,公子的聲威震動天下,各諸侯國來的賓客都進獻兵法,公子把它們合在一起簽上自己的名字,所以世上俗稱《魏公子兵法》。
秦王擔憂公子將進一步威脅秦國,就使用了萬斤黃金到魏行賄,尋找晉鄙原來的那些門客,讓他們在魏王面前進讒言說:「公子流亡在外十年了,現在擔任魏國大將,諸侯國的將領都歸他指揮,諸侯們只知道魏國有個魏公子,不知道還有個魏王。公子也要乘這個時機決定稱王。諸侯們害怕公子的權勢聲威,正打算共同出面擁立他為王呢。」秦國又多次實行反間,利用在秦國的魏國間諜,假裝不知情地請他們向公子祝賀問是否已經立為魏王了。魏王天天聽到這些譭謗公子的話,不能不信以為真,後來果然派人代替公子擔任上將軍。公子自己明知這是又一次因譭謗而被廢黜,於是就推托有病不上朝了,他在家裡與賓客們通宵達旦地宴飲,痛飲烈性酒,常跟女人廝混,這樣日日夜夜尋歡作樂度過了四年,終於因飲酒無度患病死亡,這一年,魏安釐王也去世了。
秦王得到公子已死的消息,就派蒙驁進攻魏國,攻佔了二十座城邑,開始設立東郡。從此以後,秦國逐漸地像蠶食桑葉一樣侵佔魏國領土,過了十八年便俘虜了魏王假,屠殺大梁軍民,毀掉了這座都城。
漢高祖當初地位低賤時,就多次聽別人說魏公子賢德有才。等到他即位做了皇帝後,每次經過大梁,常常去祭祀公子。漢高祖十二年(前195),他從擊敗叛將黥布的前線歸來,經過大梁時為公子安置了五戶人家,專門看守他的墳墓,讓他們世世代代每年按四季祭祀公子。
太史公說:我經過大梁廢墟時,曾尋訪那個所謂的夷門。原來夷門就是大梁城的東門。天下諸多公子中也確有好客喜士的,但只有信陵君能夠交結那些隱沒在社會各個角落的人物,他不以交結下層賤民為恥辱,是很有道理的。他的名聲遠遠超過諸侯,的確不是虛傳。因此,高祖每次經過大梁便命令百姓祭祀他不能斷絕。

魏公子無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異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為信陵君。是時范睢亡魏相秦1,以怨魏齊故2,秦兵圍大梁,破魏華陽下軍3,走芒卯4。魏王及公子患之。
公子為人仁而下士5,士無賢不肖皆謙而禮交之6,不敢以其富貴驕士。士以此方數千里爭往歸之,致食客三千人7。當是時,諸侯以公子賢,多客,不敢加兵謀魏十餘年。
1亡魏:從魏國逃亡。2以怨魏齊故:因為怨恨魏相魏齊的緣故。魏齊曾屈打范雎幾乎致死。3這一句的意思是說:擊敗魏國駐紮在華陽的軍隊。梁玉繩《史記志疑》:「(范)睢相在秦昭四十二年(前265),秦圍大梁及破魏華陽二事在昭王三十二、四兩年(前275、前273),其時穰侯相秦也,安得謂因睢怨魏齊而興兵乎?誤矣。」所言當是。4走芒卯:使芒卯戰敗而逃。走,使敗逃。5仁而下士:仁愛而謙恭地對待賢士。下,降低自己身份,與人交往。6無:無論。不肖:沒有才能。7食客:指投靠強宗族並為其服務以謀取衣食的人。
公子與魏王博1,而北境傳舉烽2,言「趙寇至,且入界3」。魏王釋博4,欲召大臣謀。公子止王曰:「趙王田獵耳,非為寇也。」復博如故。王恐,心不在博。居頃,復從北方來傳言曰:「趙王獵耳,非為寇也。」魏王大驚,曰:「公子何以知之?」公子曰:「臣之客有能深得趙王陰事者5,趙王所為,客輒以報臣,臣以此知之。」是後魏王畏公子之賢能,不敢任公子以國政。
1博:下棋。「博」是古代的一種棋類戲術。2舉烽:發出警報。古代戍守遇到緊急情況時,即在高架上升起薪火以示報警,稱為「舉烽」。烽,烽火。3且:將要、就要。4釋:放下。5陰事:秘密的事情。
魏有隱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貧,為大梁夷門監者1。公子聞之,往請2,欲厚遺之3。不肯受,曰:「臣脩身絜行數十年4,終不以監門困故而受公子財。」公子於是乃置酒大會賓客。坐定,公子從車騎5,虛左6,自迎夷門侯生7。侯生攝敝衣冠8,直上載公子上坐9,不讓,欲以觀公子。公子執轡愈恭十。侯生又謂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願枉車騎過之。」公子引車入市,侯生下見其客朱亥,俾倪故久立〔13〕,與其客語,微察公子〔14〕。公子顏色愈和。當是時,魏將相宗室賓客滿堂,待公子舉酒〔15〕。市人皆觀公子執轡。從騎皆竊罵侯生〔16〕。侯生視公子色終不變,乃謝客就車〔17〕。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坐,遍贊賓客〔18〕,賓客皆驚。酒酣,公子起,為壽侯生前。侯生因謂公子曰:「今日嬴之為公子亦足矣〔19〕。嬴乃夷門抱關者也〔20〕,而公子親枉車騎,自迎嬴於眾人廣坐之中,不宜有所過〔21〕,今公子故過之〔22〕。然嬴欲就公子之名,故久立公子車騎市中,過客以觀公子,公子愈恭。市人皆以嬴為小人,而以公子為長者能下士也。」於是罷酒,侯生遂為上客。
侯生謂公子曰:「臣所過屠者朱亥,此子賢者,世莫能知,故隱屠間耳。」公子往數請之〔23〕,朱亥故不復謝〔24〕,公子怪之。
1夷門:大梁城的東門名。監者:看守城門的人。2請:拜見。3遺:贈送,送給。4脩:通「修」。絜:通「潔」。5從:使跟隨,帶著。6虛左:空出左方的座位。古代乘車以左位為尊位。7侯生:即侯嬴。生,「先生」的省稱。8攝:整理。敝:破舊。9載:乘坐。十執轡:握著駕車的馬韁繩。屠:指宰牲畜的地方。枉:委屈。過:拜訪、探望。〔13〕俾倪:同「睥睨」,眼睛斜著看,含有高傲之意。故:故意。〔14〕微:暗暗地。〔15〕舉酒:即舉酒開宴之意。〔16〕從騎:指隨從人員。〔17〕謝:告辭。〔18〕遍贊賓客:普遍向賓客讚揚地介紹侯生。《索隱》:「贊者,告也。謂以侯生遍告賓客。」張衍田《史記正義佚文輯校》錄《正義》引劉熙云:「稱人美曰贊。贊,纂集其美而敘之。」另一解,把賓客一一稱述於侯生之前。〔19〕為:難為,使人為難。〔20〕抱關者:抱門插關的人。〔21〕有所過:有拜訪朋友的事。指拜訪朱亥。另一解,有過分的表示。〔22〕故:乃,竟然。另一解,故通「固」,的確。〔23〕數:多次,屢次。〔24〕復謝:答謝。
魏安釐王二十年1,秦昭王已破趙長平軍2,又進兵圍邯鄲。公子姊為趙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3,數遺魏王及公子書,請救於魏。魏王使將軍晉鄙將十萬眾救趙。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吾攻趙旦暮且下,而諸侯敢救者,已拔趙,必移兵先擊之。」魏王恐,使人止晉鄙,留軍壁鄴4,名為救趙,實持兩端以觀望5。平原君使者冠蓋相屬於魏6,讓魏公子曰7:「勝所以自附為婚姻者8,以公子之高義,為能急人之困。今邯鄲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且公子縱輕勝9,棄之降秦,獨不憐公子姊邪?」公子患之,數請魏王,及賓客辯士說王萬端十。魏王畏秦,終不聽公子。公子自度終不能得之於王,計不獨生而令趙亡,乃請賓客,約車騎百餘乘〔13〕,欲以客往赴秦軍,與趙懼死。
1魏安釐王二十年:即前257年。2破趙長平軍:指前260年秦將白起在長平圍攻趙軍,射殺趙將趙括,趙兵四十萬人投降,盡被坑殺。3平原君:即趙公子趙勝。4壁:紮營駐守。5持兩端:採取動搖不定的兩面倒的策略。6冠蓋相屬:形容使臣連續不斷地到來。冠蓋,古時官員的冠服和他們車乘的篷蓋;屬:連續。7讓:責備。8自附:自願依托。9縱:即使。十說:勸說,說服。萬端:各個方面,各種辦法。度(duo,奪):揣度,估計。計:決計。〔13〕約:湊集,備辦。
行過夷門,見侯生,具告所以欲死秦軍狀。辭決而行1,侯生曰:「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從。」公子行數里,心不快,曰:「吾所以待侯生者備矣2,天下莫不聞,今吾且死而侯生曾無一言半辭送我3,我豈有所失哉?」復引車還,問侯生。侯生笑曰:「臣固知公子之還也。」曰:「公子喜士,名聞天下。今有難,無他端而欲赴秦軍4,譬若以肉投餒虎5,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6?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之復返也。」公子再拜,因問。侯生乃屏人間語7,曰:「嬴聞晉鄙之兵符常在王臥內8,而如姬最幸9,出入王臥內,力能竊之十。嬴聞如姬父為人所殺,如姬資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報其父仇,莫能得。如姬為公子泣,公子使客斬其仇頭,敬進如姬。如姬之欲為公子死,無所辭〔13〕,顧未有路耳〔14〕。公子誠一開口請如姬〔15〕,如姬必許諾,則得虎符奪晉鄙軍,北救趙而西卻秦,此五霸之伐也〔16〕。」公子從其計,請如姬。如姬果盜晉鄙兵符與公子。
1辭決:告辭訣別。決,同「訣」,多指不易再見的離別。2備:完備,周到。3曾:竟,卻。4他端:其他辦法。5餒虎:飢餓的老虎。6尚安事客:還要賓客幹什麼用?尚,還;安,何;事,用。7屏人:讓旁人離開。屏,使退避。間語:秘密地談話。間,私。8兵符:古代調發軍隊的憑證。用銅鑄成虎形,背有銘文,剖為兩半,右半留中央,左半授予統兵將帥,調兵時由使臣持符驗合後生效,又稱銅虎符。臥內:臥室。9幸:受寵愛。十力:盡力。資:蓄積。為:對、向。〔13〕無所辭:沒有可推辭的,不會推辭。〔14〕顧:只是。路:指行動的機會。〔15〕誠:如果。〔16〕五霸之伐:如同春秋五霸的功績。五霸,春秋時在諸侯中勢力強大,稱霸一時的五個諸侯盟主。其說不一,通行的說法是指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莊王。伐,功勞、功績。
公子行,侯生曰:「將在外,主令有所不受1,以便國家2。公子即合符3,而晉鄙不授公子兵而復請之4,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與俱,此人力士。晉鄙聽,大善;不聽,可使擊之。」於是公子泣。侯生曰:「公子畏死邪?何泣也?」公子曰:「晉鄙嚄唶宿將5,往恐不聽,必當殺之,是以泣耳,豈畏死哉?」於是公子請朱亥。朱亥笑曰:「臣乃市井鼓刀屠者6,而公子親數存之7,所以不報謝者,以為小禮無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8。」遂與公子俱。公子過謝侯生9。侯生曰:「臣宜從,老不能。請數公子行日十,以至晉鄙軍之日,北鄉自剄,以送公子。」公子遂行。
1《孫子兵法·九變篇》:「凡用兵之法,將受命於君,合軍聚眾,……塗有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這裡所說的意思是,將領統兵作戰時,有機斷處置的權力,不是一切都要請示國君。2便:便利,有利。3即:即使。4復請之:再向魏王請示。5嚄唶(ze,仄)宿將:勇猛強悍,富有經驗的老將。嚄唶,形容氣概豪邁,無所顧忌。《正義》引《類聲》云:「嚄,大笑。唶,大呼。」6市井:市場。鼓刀:屠宰牲畜時擊刀作聲,稱為「鼓刀」。7存:問候。8效命之秋:貢獻生命的時候。9過謝侯生:去向侯生告辭。過,去。十數:計算。北鄉自剄:面向北方刎頸自殺。鄉,通「向」,面向;剄:用刀割脖子。送:致,答謝的意思。
至鄴,矯魏王令代晉鄙1。晉鄙合符,疑之,舉手視公子曰:「今吾擁十萬之眾,屯於境上,國之重任,今單車來代之2,何如哉?」欲無聽。朱亥袖四十斤鐵椎3,椎殺晉鄙,公子遂將晉鄙軍。勒兵4,下令軍中曰:「父子俱在軍中,父歸;兄弟俱在軍中,兄歸;獨子無兄弟,歸養5。」得選兵八萬人6,進兵擊秦軍。秦軍解去7,遂救邯鄲,存趙。趙王及平原君自迎公子於界,平原君負籣矢為公子先引8。趙王再拜曰:「自古賢人未有及公子者也。」當此之時,平原君不敢自比於人。公子與侯生決,至軍,侯生果北鄉自剄。
1矯:假傳(命令)。2單車:指只有所乘車輛而無隨護的兵車。3袖:藏在袖中。4勒:約束、整頓。5歸養:回家奉養父母。6選兵:選出的精兵。7解:解除。8負籣矢:背著盛滿箭支的囊袋。籣,盛箭的囊袋。
魏王之怒公子之盜其兵符,矯殺晉鄙,公子亦自知也。已卻秦存趙,使將將其軍歸魏1,而公子獨與客留趙。趙孝成王德公子之矯奪晉鄙兵而存趙2,乃與平原君計,以五城封公子。公子聞之,意驕矜而有自功之色3。客有說公子曰:「物有不可忘,或有不可不忘。夫人有德於公子,公子不可忘也;公子有德於人,願公子忘之也。且矯魏王令,奪晉鄙兵以救趙,於趙則有功矣,於魏則未為忠臣也。公子乃自驕而功之,竊為公子不取也。」於是公子自立責,似若無所容者。趙王埽除自迎4,執主人之禮,引公子就西階5。公子側行辭讓6,從東階上。自言罪過,以負於魏,無功於趙。趙王侍酒至暮,口不忍獻五城7,以公子退讓也。公子竟留趙。趙王以鄗為公子湯沐邑8,魏亦復以信陵奉公子。公子留趙。
1使將將其軍:前「將」字,將官;後「將」字,率領。2德:感激。3驕矜:驕傲自大。自功:自己認為有功。4埽:通「掃」。5引公子就西階:古代迎賓升堂的禮節規定,主人從東階上,賓客從西階上,以示尊敬。賓客若自謙降低身份,則與主人同從東階升堂。就,靠近。6側行:側著身子走。表示謙讓。7口不忍:不好開口。8湯沐邑:古代天子賜給諸侯的封邑,邑內的收入供諸侯來朝時齋戒自潔之用。這裡是指供養生活取用的地方。
公子聞趙有處士毛公藏於博徒1,薛公藏於賣漿家2,公子欲見兩人,兩人自匿不肯見公子3。公子聞所在,乃間步往從此兩人游4,甚歡。平原君聞之,謂其夫人曰:「始吾聞夫人弟公子天下無雙,今吾聞之,乃妄從博徒賣漿者游5,公子妄人耳6。」夫人以告公子。公子乃謝夫人去,曰:「始吾聞平原君賢,故負魏王而救趙,以稱平原君7。平原君之遊,徒豪舉耳8,不求士也。無忌自在大梁時,常聞此兩人賢,至趙,恐不得見。以無忌從之遊,尚恐其不我欲也9,今平原君乃以為羞,其不足從游。」乃裝為去十。夫人具以語平原君。平原君乃免冠謝,固留公子。平原君門下聞之,半去平原君歸公子,天下士復往歸公子,公子傾平原君客⒀。
公子留趙十年不歸。秦聞公子在趙,日夜出兵東伐魏。魏王患之,使使往請公子⒁。公子恐其怒之,乃誡門下:「有敢為魏王使通者⒂,死。」賓客皆背魏之趙⒃,莫敢勸公子歸。毛公、薛公兩人往見公子曰:「公子所以重於趙,名聞諸侯者,徒以有魏也。今秦攻魏,魏急而公子不恤⒄,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廟⒅,公子當何面目立天下乎?」語未及卒⒆,公子立變色,告車趣駕歸救魏⒇。
1處士:指有才德而未仕或不仕的人。博徒:聚賭的人。2賣漿家:出賣酒漿的店家。3自匿:主動地隱藏起來。4間步:悄悄地步行。游:交遊,交往。5妄:胡亂。6妄人:無知妄為的人。7稱:符合,滿足。8豪舉:豪放的舉動。另一說,張文虎《校刊史記集解索隱正義札記》云:「謂徒以客眾為豪耳。」9不我欲:即「不欲我」,不要我。十乃裝為去:於是整理行裝準備離去。免冠謝:脫帽謝罪。固:堅持、堅決。⒀傾:倒出來,竭盡。⒁使使:前「使」字,派遣;後「使」字,使者。⒂這一句的意思是說:有敢於替魏王使者通報傳話的。⒃之:往、到。⒄恤:體恤,顧念。⒅夷:平。⒆卒:結束。⒇告車趣駕:囑咐車伕趕快套車。趣,通「促」,急促,趕快。
魏王見公子,相與泣,而以上將軍印授公子,公子遂將1。
魏安釐三十年2,公子使使遍告諸侯。諸侯聞公子將,各遣將將兵救魏。公子率五國之兵破秦軍於河外,走蒙驁。遂乘勝逐秦軍至函谷關,抑秦兵,秦兵不敢出。當是時,公子威振天下3,諸侯之客進兵法,公子皆名之4,故世俗稱《魏公子兵法》5。
秦王患之,乃行金萬斤於魏6,求晉鄙客,令毀公子於魏王曰:「公子亡在外十年矣,今為魏將,諸侯將皆屬,諸侯徒聞魏公子,不聞魏王。公子亦欲因此時定南面而王7,諸侯畏公子之威,方欲共立之。」秦數使反間8,偽賀公子得立為魏王未也9。魏王日聞其毀,不能不信,後果使人代公子將。公子自知再以毀廢十,乃謝病不朝,與賓客為長夜飲,飲醇酒,多近婦女。日夜為樂飲者四歲,竟病酒而卒⒀。其歲,魏安釐王亦薨。
秦聞公子死,使蒙驁攻魏,拔二十城,初置東郡。其後秦稍蠶食魏⒁,十八歲而虜魏王⒂,屠大梁。
1將:指任為上將軍之職。從「魏王見公子」到「故世俗稱《魏公子兵法》」,中華書局本原作一段,今據文意分為兩段。2魏安釐王三十年:即前247年。3振:通「震」。4名:署名。5《魏公子兵法》:《漢書·藝文志》有《魏公子》二十一篇,圖十卷,今佚。6行:行賄。7南面:古代帝王之位面向南,故稱居帝王位為「南面」。8反間:使敵人間諜為我所用。9未:相當於「否」。十再以毀廢:再次因譭謗而被廢黜。謝病:托脫有病。醇酒:厚酒,烈性酒。⒀病酒:飲酒過量而病。⒁稍:漸漸地。⒂十八歲:指無忌死後十八年即前225年。魏王:指魏王假。
高祖始微少時1,數聞公子賢。及即天子位,每過大梁,常祠公子2。高祖十二年3,從擊黥布還4,為公子置守塚五家5,世世歲以四時奉祠公子。
1微少:微賤。指劉邦尚未發跡時。2祠:祭祀。3高祖十二年:即前195年。4從擊黥布還:從擊敗叛將黥布的前線回來。5守塚:看守墳墓。
太史公曰:吾過大梁之墟1,求問其所謂夷門。夷門者,城之東門也。天下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巖穴隱者2,不恥下交,有以也3。名冠諸侯,不虛耳。高祖每過之而令民奉祠不絕也。
1墟:廢墟。2巖穴隱者:居在深山野谷的隱士。這裡泛指住在不被人注意的各個角落的隱士。3有以:有道理。以,道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