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80.【權師】文言文翻譯

唐長道縣山野間,有巫曰權師,善死卜。至於邪魅鬼怪,隱狀逃亡,地秘山藏,生期死限,罔不預知之。或人請命,則焚香呼請神,僵仆於茵褥上,奄然而逝,移時方喘息,瞑目而言其事。奏師之親曰郭九舅,豪俠強梁,積金甚廣,妻臥病數年,將不濟。召令卜之。閉目而言曰:「君堂屋後有伏屍,其數九。遂令斸之,依其尺寸,獲之不差其一,旋遣去除之。妻立愈,贈錢百萬,卻而不受,強之,方受一二萬,雲神不令多取。又一日,臥於民家,瞑目輪十指云:「算天下死簿,數其遐邇州縣死數甚多,次及本州村鄉,亦十餘人合死者,內有豪士張夫子名行儒與焉。」人有急告行儒者,聞而懼,遂命之至。謂張曰:「可以奉為,牒閻罪山(明抄本罪作羅,又山字疑誤,當是出字)免之。」於是閉目,於紙上書之,半如篆籀,祝焚之。既訖,張以含胎馬奔奉之,巫曰:「神祇許其母,子即奉還。」以俟異日,所言本州十餘人算盡者,應期而歿,惟張行儒免之。及牝誕駒,遂還其主。其牝呼為和尚,云:「此馬曾為僧不了,有是報。」自爾為人廷算者不少,為人掘取地下隱伏者亦多,言人算盡者,不差晷刻。以至其家大富,取民家牛馬資財,遍山盈室。(出《玉堂閒話》)
【譯文】
唐朝,在長道縣的山野裡,有個巫師叫權師,善於死卜。至於邪魔鬼怪,隱藏的逃亡的,地下的秘密山裡寶藏,以及人的生死期限等,沒有他不能預先知道的。有人請他佔命,他點上香呼請神靈,直挺挺地倒在草地上,氣息奄奄而死去,過了一會兒才又喘氣,閉著眼睛便告訴你要問的事。這個人奏報權師說他的親戚叫郭九舅,為人豪俠強梁,家裡有許多錢,妻子臥病多年,眼看沒有救了,叫您給算一算。權師閉著眼說:「這個人堂屋後面埋有死屍,共有九具。於是令人去掘,按他說的尺寸,一點兒不差地都找到了,緊接著又派人去將屍體除掉了。他的妻子便立即痊癒了,主人贈錢百萬,權師推卻不受,硬要給他,他才只收了一二萬,並說神靈不讓多拿。又一天,權師躺在一個村民家裡,閉著眼睛轉動十個手指說:「算計天下死人的賬簿,數著附近州縣死人的數目最多,其次是本州的村鄉,也有十多個該要死的人,其中有豪士張夫子名叫行儒的。」有人急忙去告訴了張行儒,張行儒聽了非常恐懼,便叫權師去。權師對張說:「我可以為您效勞,寫個通牒請閻王爺把您免了。」於是閉上眼睛,在紙上寫,寫的字一半像篆文籀文。寫完後,禱告著燒化了。結束後,張行儒將一匹懷胎的奔馬奉還給他,權師說:「神祇許其母,馬仔很快就奉還給您。」過了幾天,權師所說本州十多個壽命已經完了的人,都應期限而死了,唯獨張行儒沒有死。等到牝馬生下小駒,便送還給了主人。那匹牝馬他呼喚為「和尚」,說:「這匹馬曾經為僧不終,所以有此報應。」從那時起,權師在家裡給人家算卦的時候不少,替人家挖取地下隱藏物的時候也很多,說誰尋命已盡的,保證不差一時半刻。這樣以來,他家裡大大地富了起來,從人家掙來的牛羊資財,放了滿山堆了滿屋。

卷第八十 方士五
周隱克 張士政 陳休復 費雞師 岳麓僧 強紳 彭釘筋 崔無斁 蜀士 陳岷 鄭山古 馬處謙 趙聖人 黃萬戶 何奎 孫雄 李漢雄

周隱克
周隱克,有術數,將相大僚鹹敬如神明,宰相李宗閔修弟子禮,手狀皆云然。前宰相段文昌鎮淮南,染疾,曰:「尊師去年雲我有疾,須臥六日。」段公與賓客博戲飲茶,周生連吃數碗,段起旋溺不已。良久,驚語尊師曰:「乞且放,虛憊交下不自持。」笑曰。與相公為戲也,蓋飲茶慵起,遣段公代之。」(出《逸史》)
【譯文】
唐代有個道士叫周隱克,掌握道術和歷算,將相大臣都對他敬若神明,宰相李宗閔對他行弟子之禮,行禮恭敬,連手也不放下。前宰相段文昌鎮守淮南,得了病,說:「尊師去年就說我要得病,須要臥床休息六天。」段相公跟賓客們賭誰能喝茶,周隱克一口氣喝了好多碗,段公便起床沒完沒了地去撒尿。過了好長時間,段公才明白過來,吃驚地對尊師說:「求您暫且放了我吧,我現在已經是虛弱疲憊交加,不能支持了。」周隱克笑著說:「跟相公開開玩笑。因為喝多了茶又懶得起來,便讓相公替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