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77.【許建宗】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濟陰郡東北六里左山龍興古寺前,路西第一院井,其水至深,人不可食,腥穢甚,色如血。鄭還古(明抄本鄭還古三字下有太和初與許建宗同寓佐山僅月餘聞此井建宗謂還古二十二字)曰:「可以同詣之。」及窺其井,曰:「某與回此水味何如?」還古及院僧曰:「幸甚。」遂命朱甌紙筆,書符置井中,更無他法。遂宿此院,二更後,院風雨黯黑。還古於牖中窺之,電光間,有一力夫,自以約索於井中,如有所釣,凡電三發光,洎四電光則失之矣。及旦,建宗封其井。三日後,甘美異於諸水,至今不變。還古意建宗得道者,遂求之,云:「某非道者,偶得符術。」求終不獲。後去太山,不知所在。(出《傳異記》)
【譯文】
唐代,在濟陰郡東北方向六里左山龍興古寺的前面,路西邊第一個院有一口井,裡面的水特別深,人不能吃,又腥又臭,顏色如血。鄭還古跟許建宗說:「我們一塊兒去看看。」許建宗探身察看那口井,說:「我給你們恢復這井水的味道怎麼樣?」鄭還古與院裡的僧人說:「太好了。」便叫人拿來硃砂缽子和紙筆,寫了一道符放進井裡,亦沒有再用別的方法。之後,他們就在這個院裡住宿,二更天後,院裡風雨交加,漆黑一團。鄭還古從窗縫裡往外瞧,看到電光之中有一健壯男子,自己把釣魚用的繩子放進井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釣,一連發了三道電光,到第四道電光時這個人就不見了。等到天亮,建宗把這口井蓋嚴了。三天後,井水甘美異常,其他水都比不上,至今仍未改變。鄭還古認為許建宗是得了道術的人,便去求他,建宗說:「我不是道士,偶爾得到點符術而已。」還古的請求始終沒得到什麼。建宗後來到太山去了,不知具體住在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