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05.【竇玄德】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竇玄德,河南人也。貞觀中,任都水使者,時年五十七,奉使江西。發路上船,有一人附載。竇公每食余,恆啗附載者,如是數日,欲至揚州,附載辭去。公問曰:「何速?」答曰:「某是司命使者,因竇都水往揚州,司命遣某追之。」公曰:「都水即是某也,何不早言?」答曰:「某雖追公,公命合終於此地,此行未至,不可漏洩,可以隨公至此。在路蒙公餘食,常愧於懷,意望免公此難,以報長者深惠。」公曰:「可禳否?」答曰:「彼聞道士王知遠乎?」公曰:「聞之。」使者曰:「今見居揚州府。幽冥間事甚機密,幸勿洩之。但某在船日,恆賴公賜食,懷愧甚深。今不拯(拯原作極,據明抄本改)公,遂成負德。王尊師行業幽顯,眾共尊敬。其所施為,人天欽尚。與人章醮,有厄難者,天曹皆救。公可屈節咨請,得度斯難。明晚當奉報滅否。」公既奉敕,初到揚州,長史已下諸官皆來迎。公未論事,但問官僚,見王尊師乎。於時諸官,莫測其意,催遣迎之。須臾,王尊師至,屏左右具陳情事。師曰:「比內修行正法,至於祭醮之業,皆所不為。公銜命既重,勉勵為作,法之效驗,未敢懸知。」於是命侍童寫章,登壇拜奏。明晚,使者來報公曰:「不免矣。」公又求哀甚切。使者曰:「事已如此,更令奏之,明晚當報。仍買好白紙作錢,於淨處咨白天曹吏,使即燒卻;若不燒,還不得用。不爾,曹司稽留,行更得罪。」公然之,又白師,師甚不悅。公曰:「惟命是遵,願垂拯濟。」師哀之,又奏。明晚使者來,還報云:「不免。」公苦問其故,初不肯言,後俯首答曰:「道家章奏,猶人間上章表耳。前上之章,有字失體;次上之章,復草書『仍乞』二字。表奏人主,猶須整肅,況天尊大道,其可忽諸?所上之章,鹹被棄擲,既不聞徹,有何濟乎?」公又重使令其請托,兼具以事白師。師甚悅云:「審爾乎!比竊疑章表符奏,繆妄而已。如公所言,驗若是乎!」乃於壇上取所奏之章,見字誤書草,一如公言。師云:「今奏之章,貧道自寫。」再三合格,如法奏之。明旦使者報公云:「事已諧矣。」師曰:「此更延十二年。」公謂親表曰:「比見道家法,未嘗信之。今蒙濟拔,其驗如茲。從今以往,請終身事之。」便就清都觀尹尊師受法菉,舉家奉道。春秋六十九而卒。(出《玄門靈妙記》)
【譯文】
竇玄德是河南人,貞觀年間任都水使者,當時他五十七歲,奉命出使江西。啟程上船的時候,有一個人捎帶搭乘,竇玄德每當吃罷飯之後,就總是讓搭乘的那個人吃,幾天都是這樣。將要到揚州時,搭乘的那個人告辭離去。竇玄德就問他:「你為什麼這麼快就走呢?」那個人回答說:「我是司命使者,因為竇都水前往揚州,司命派我追他性命。」竇玄德說:「都水就是我呀,你為什麼不早說?」那個人回答說:「我雖然追您,但您的生命應當在此地終結。還沒到地方,不可洩露,我所以隨您到此地。在路上承蒙您一路賞賜給我飯吃,常懷慚愧之意,心中希望免除您的這個災難,來報答長者深厚的恩惠。」竇玄德說:「可以消災嗎?」那人回答說:「您以前聽說過道士王知遠嗎?」竇玄德說:「聽說過這個人。」使者說:「他現在住在揚州府。陰間的事情很機密,希望您不要洩露,只是我在船上的日子,總是仰賴您賜給食品,懷愧很深,如果不救您,就成了忘恩之人。王尊師道行極深,大家都尊敬他,他所做的事情,人天都很欽佩。他給人上表祈禱,有災難的人,天曹都援救。您可以虔誠地與他商議,向他請求解救,方能渡過這場災難。明天晚上我會奉報此難消除沒有。」竇玄德系尊奉皇命而來,初次到揚州,長史以下各級官吏都來迎接他。他沒有談論政事,只問官員僚屬見到王尊師沒有。當時各級官員沒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意便催促派人去迎接王尊師。不一會兒,王尊師來到了,竇玄德就屏退左右的人,把請求解救的事情詳細陳述一遍。王尊師說:「近年內我修行正法,至於關涉祭祀祈禱的事情,我都不做。您既然擔負重大的使命,我就勉為您施為,但是效驗,我還不能預先知道。」於是王尊師就令侍童寫陳奏文書,登壇跪拜上奏。第二天晚上,那個司命使者來報告竇玄德說:「不能免除災難。」竇玄德又非常懇切地哀求他,使者說:「事情已經這樣了,再求王尊師向天曹奏報一次,我明晚會報告您結果的。再買好白紙作紙錢,在潔淨的地方向天曹官吏稟報求請,讓人立即把紙錢燒掉;如果不燒掉,還不管用。不這樣的話,天曹官署拖延不辦,您將更要獲罪了。」竇玄德覺得這話很對,又稟告王尊師,王尊師很不高興。竇玄德說:「我完全遵從您的吩咐了,望您施恩拯救我吧。」王尊師覺得他很可憐,又奏報天曹。第二天晚上使者到來,回報說:「還是沒有免除。」竇玄德苦苦追問其中的緣故。使者最初不肯說,後來低頭回答說:「道家表章上奏,如同人間上奏表章一樣。前一次上奏的表章,有的字寫錯了;第二次上奏的表章,又把『仍乞』二字寫得潦草。上表向人間之主陳奏,尚且須工整嚴肅,何況向天尊大道陳奏,哪裡可以疏忽呢?前兩次上奏的表章,全都被扔到一邊去了,既然不能使天尊聽到,有什麼作用呢?」竇玄德又重新求請王尊師讓他請托天曹,同時把前前後後的事情都向他說明了,王尊師很高興地說:「確實如此嗎?近來我心裡懷疑章表符奏,只不過是虛妄的事情,如您所說的,靈驗真的如此嗎?」王尊師就到壇上取過前兩次上奏的表章,看到文字錯誤、書寫潦草,全像竇玄德說的那樣。王尊師說:「這次上奏的表章,貧道自己來寫。」寫完後再三檢查確實合格了,按道家之法把表章奏報上去。第二天早晨,那個使者就來向竇玄德報信說:「事情已經成功了。」王尊師說:「這次又延長十二年壽命。」竇玄德對他的家裡人和親戚說:「我每次看到道家法術,都不曾相信它,如今承蒙道術救拔,方知如此靈驗。從今以後,請讓我終身奉道。」就到清都觀尹尊師那裡接受了法菉,全家信道。竇玄德活到六十九歲才死。

卷第七十二 道術二
張山人 王夐 陸生 輔神通 孫甑生 葉靜能 袁隱居 騾鞭客 許君 杜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