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95.【張光晟】原文及譯文

賊臣張光晟,其本甚微,而有才用,性落拓嗜酒。壯年為潼關卒,屢被主將鞭笞。因奉役至華州,盛暑驅馳,心不平。過岳祠,遂脫衣買酒,致奠金天王,朗言曰:"張光晟身負才器,未遇知己。富貴貧賤,不能自料,唯神聰鑒,當賜誠告。"祀訖,因極飲大醉,晝寢於碑堂。忽夢傳聲曰:"喚張光晟。"迫蹙甚急,即入一府署,嚴邃異常。導者云:"張光晟到。"拜跪訖,遙見當廳貴人,有如王者,謂之曰:"欲知官祿,但光晟拜相,則天下太平。"言訖,驚寤洽汗,獨怪之。後頻立戰功,積勞官至司農卿。及建中,德宗西狩,光晟奔從。已至開遠門,忽謂同行朝官曰:"今日亂兵,乃涇卒回戈耳!無所統,正應大掠而過。如令有主,禍未可知。朱泚見在涇源,素得人心。今者在城,倘收(明抄本收作為)涇卒扶持,則難制矣。計其倉遑,未暇此謀。諸公能相逐徑往至泚宅,召之俱西乎?"諸公持疑,光晟即奔馬詣泚曰:"人主出京,公為大臣,豈是宴居之日?"泚曰:"願從公去,命駕將行。"而涇卒已集其門矣。光晟自將逃去,因為泚所縻。然而奉泚甚力,每有戰,常在其間。及神羚之陣,(羚原作慶。據明鈔本改。)泚拜光晟僕射平章事,統兵出戰,大敗而還。方寤神告為征矣。(出《集異記》)
【譯文】
叛臣張光晟出身微賤,但頗有才幹,生性放浪,好喝酒。壯年時在陝西潼關當兵,經常挨上級的鞭打。有一次,他奉上級差遣到華州公出,天氣很熱,騎著馬奔走賣命,心裡很不平。到華岳神前,脫了衣服買了些酒,祭祀金天王。他向天王大聲說,"我張光晟一身能耐,至今沒遇到能賞識我的人。人這一生的富貴貧賤,自己是難以料到的,只有大神您看得清楚,懇求您真實地告訴我吧。"祭祀完之後,喝了個大醉,大白天就睡在祠廟的碑堂裡。在夢中,他忽然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子,而且催促得很急。他就跟隨喊他的人來到一座府前。看這府第,十分森嚴。這時領他近府的人喊,"張光晟到!"張光晟就趕快跪拜。遠遠看見大廳上坐著一個尊貴的人,看樣像是一位大王。這時就聽那位大王說:"你不是想知道你的前程嗎?你只要當了丞相,天下就太平了。"聽罷這話,他就驚醒了,身上出了不少冷汗,越想起覺得奇怪。後來,張光晟屢立戰功,升任了司農卿。一直到建中年間,德宗西行巡狩,張光晟隨扈著皇帝。已走到開遠門,張光晟突然對同行的官員們說:"今天將發生兵變,是經源的部隊倒戈造反。他們現在還有統率,所以這些亂兵只能到處搶掠而已。如果亂兵有了統率,那就要釀成大禍了。朱泚長期駐在涇源,一直很得民心。如果朱泚統率了亂兵一起造反,那可就制服不了他了。現在我算計著由於事發太突然,時間倉促,朱泚還沒有來得及圖謀此事。各位能不能隨我一起趕到朱泚的府上,召他和我們一起隨皇帝西巡?"官員們正在遲疑不決,張光晟已經策馬直奔朱府,見到朱泚後,張光晟說,"皇上出京西巡,你是朝中大臣,怎麼能在家裡飲酒做樂呢?"朱泚說,"那我就跟你去吧。"剛要走,涇原倒戈的亂兵就聚到了朱府門外。朱泚真就做了叛軍的統帥造了反。張光晟本來想逃走,但被朱泚籠絡住了,就很賣力氣地扶佐朱泚,每場戰事張光晟都參加,神羚之戰後,朱羚就拜張光晟為相當於丞相的"僕射平章事",讓他統兵出戰,結果大敗,朱泚之亂終於被平定。這時張光晟才悟到當年神說的那些話都是預先對他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