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64.【蕭穎士】文言文全篇翻譯

功曹蕭穎士。常密游。於陳留逆旅。方食之次,忽見老翁,鬚鬢皓然,眉目尤異。至門,目蕭久之,微有歎息,又似相識。蕭疑其意,遂起揖問。老人曰:「觀郎君狀貌,有似一人,不覺愴然耳。」蕭問似何人。老人曰:「郎君一似齊鄱陽王。」王即蕭八代祖。遂驚問曰:「王即某八代祖,因何識之?」老人泣曰:「某姓左,昔為都〔鄱〕陽書佐,偏蒙寵遇。遭李明之難,遂爾逃亡,苟免患耳。因入山修道,遂得度世。適驚郎君,乃不知是王孫也。」遂相與泣。蕭敬異之,問其年,乃三百二十七年矣。良久乃別。今在灊山,時出人間。後不知所之。(出《原化記》)
【譯文】
功曹蕭穎士,經常秘密遊覽。一次住在陳留的客店。他正在吃飯中間。忽然看見一個老頭兒,鬚鬢雪白,眉目尤其異常。他來到門口,看了蕭穎士很長時間,發出輕微的歎息聲。又好像和蕭穎士相識。蕭穎士不知他是什麼意思,於是起身拱手相問。老人說:「我看公子的身形相貌,有些像一個人,不覺悲傷罷了。」蕭穎士問他像什麼人。老人說:「公子象齊鄱陽王。」齊鄱陽王就是蕭穎士的八代祖先。蕭穎士於是驚訝地問老人說:「齊鄱陽王就是我的八代祖先,你為什麼會認識他?」老人哭泣著說:「我姓左,過去是鄱陽王書佐,備受寵信,各方面都蒙受禮遇。遭李明之難,我就逃走了。苟且偷生,免除了禍患,就進入深山修行道術。終於獲得出世。方才看見公子感到吃驚,竟不知是齊鄱陽王的子孫。」於是他們相對而泣。蕭穎士對他很恭敬,也感到詫異。問他的年齡,竟然三百二十七歲了。過了好長時間他們才分別。老人現在住在灊山,時常出山到人世間。後來,不知他去什麼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