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37 第四卷 保住》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原文

吳藩未叛時,嘗諭將士:有獨力能擒一虎者,優以廩祿,號「打虎將」。將中一人,名保住,健捷如猱。邸中建高樓,梁木初架。住沿樓角而登,頃刻至顛;立脊檁上,疾趨而行,凡三四返;已乃踴身躍下,直立挺然。王有愛姬善琵琶。所御琵琶,以暖玉為牙柱,抱之一室生溫。姬寶藏,非王手諭,不出示人。一夕,宴集,客請一觀其異。王適惰,期以翼日。時住在側,曰:「不奉王命,臣能取之。」王使人馳告府中,內外戒備,然後遣之。住踰十數重垣,始達姬院。見燈輝室中,而門扃錮,不得入。廊下有鸚鵡宿架上。住乃作貓子叫;既而學鸚鵡鳴,疾呼「貓來」。擺撲之聲且急。聞姬云:「綠奴可急視,鸚哥被撲殺矣!」住隱身喑處。俄一女子挑燈出,身甫離門,住已塞入。見姬守琵琶在几上,徑攜趨出。姬愕呼「寇至」,防者盡起。見住抱琵琶走,逐之不及,攢矢如雨。住躍登樹上。牆下故有大槐三十餘章,住穿行樹杪,如鳥移枝;樹盡登屋,屋盡登樓;飛奔殿閣,不啻翅翎,瞥然間不知所在。客方飲,住抱琵琶飛落筵前,門扃如故,雞犬無聲。

聊齋之保住白話翻譯:
藩王吳三桂還沒有反叛的時候,曾經諭令將士:誰能獨自擒獲一隻老虎,可以享受優等俸祿,並贈送他「打虎將」的稱號。將士中有一個人,名叫保住,身體健捷得像猴子那樣靈巧。官邸中建高樓,梁木剛剛架起來,他能沿著樓角往上攀登,頃刻之間登到頂顛,站在脊檁上,快速行走,來回三四趟;走完就從上面跳下來,挺直站立。

藩王有個愛姬善彈琵琶,她彈的琵琶是用暖玉做的牙柱,抱著它,整個房子裡都會溫暖,愛姬當寶貝藏著它,沒有藩王的手諭,從不拿出來讓人看。一天晚上舉行宴會,客人提出想觀賞琵琶的奇異,藩王正好懶得走動,答應明天再看。這時候保住在旁邊,說:「若不奉大王命令,臣也能將琵琶取來。」藩王先讓人速告府中,內外戒備森嚴,然後才派保住去取。

保住越過十幾重院牆,才到達王姬住的院子裡。只見室內燈光明亮,而門卻緊閉著,無法進入。廊簷下有只鸚鵡棲宿在架子上。保住於是學作貓叫,隨後再學作鸚鵡鳴,急呼「貓來了」,作出撲飛的聲音並且很急迫。聽見王姬說:「綠奴,快去看看,鸚鵡被貓撲殺了!」保住隱藏到暗處。一會兒一個女子挑燈出屋,她的身子剛剛離開門,保住已側身進入屋內。見琵琶放在桌上,王姬在旁守護著,便直往桌前提起來快步出屋。王姬驚呼:「賊來了!」警衛們聽到呼喊聲全都衝出來,看見保住抱著琵琶走了,追他已經趕不上了,向他射去的箭像雨點那樣密集。保住一躍登到樹上。牆下原有大槐樹三十多棵,他穿行於樹梢上,像鳥飛移於樹枝間那樣輕巧,樹盡登屋,屋盡登樓,飛一樣奔向殿閣,不亞於鳥類,轉眼間就不知去向了。

客人們正在飲酒。保住抱著琵琶飛落在筵席前,門還像原先那樣緊閉著,並未驚動雞犬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