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85.【皇甫直】文言文翻譯

蜀將皇甫直別音律。擊陶器,能知時月。好彈琵琶。元和中,嘗造一調,乘涼,臨水池彈之。本黃鐘而聲入蕤賓,因更弦,再三奏之,聲尤蕤賓也。直甚惑不悅,自意不祥。隔日又奏於池上,聲如故。試彈於他處,則黃鐘也。直因切調蕤賓,夜復鳴於池上,覺近岸波動,有物激水如魚跳,及下弦則沒矣。直遂集客車水,竭池窮泥,索之數日,泥下丈餘,得鐵一片,乃方響蕤賓鐵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蜀將皇甫直善於識別音律。他敲擊陶器,便能判斷出這件陶器是哪年哪月燒製的。他尤其喜愛彈奏琵琶。唐憲宗元和年間,皇甫直譜寫了一支曲子,乘涼時,在水塘旁邊彈奏。本來曲子用的是黃鐘陽律,彈奏出來的琴聲卻入到蕤賓陽律去了。他調弦,再三彈奏,發出的樂音還是蕤賓。皇甫直特別疑惑不解,心中暗自認為:這恐怕是不祥的徵兆啊。隔了一天,皇甫直又在池塘旁邊彈奏這支曲子,聲音跟前天一樣。他試著在別處彈奏,就又是黃鐘陽律。皇甫直急於調去蕤賓,當天夜晚又在池塘邊調試不停。忽然覺得靠近岸邊的水波在湧動,有個東西激撲著水波象魚在水中跳躍。待到他松下琴弦就沒有聲息了。於是,皇甫直召集莊客從池塘裡往外車水。將池塘的水車干了又挖泥,折騰了好幾天,在塘泥下面深有一丈的地方,挖到一片鐵。這片鐵,原來是一隻古代磬類樂器中,名為"方響"的蕤賓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