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027.【蕭昕】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唐故兵部尚書蕭昕常為京兆尹。時京師大旱,炎郁之氣,蒸為疾厲。代宗命宰臣,下有司禱祀山川,凡月餘,暑氣愈盛。時天竺僧不空三藏居於靜住寺。三藏善以持念召龍興雲雨。昕於是詣寺,謂三藏曰:「今茲驕陽累月矣,聖上懸憂,撤樂貶食,歲凶是念,民瘵為憂。幸吾師為結壇場致雨也。」三藏曰:「易與耳。然召龍以興雲雨,吾恐風雷之震,有害於生植,又何補於稼穡耶。」昕曰:「迅雷甚雨,誠不能滋百谷,適足以清暑熱,而少解黔首之病也。願無辭焉。」三藏不獲已,乃命其徒,取華木皮僅尺餘,纘小龍於其上,而以爐甌香水置於前。三藏轉咒,震舌呼祝。咒者食頃,即以纘龍授昕曰:「可投此於曲江中,投訖亟還,無冒風雨。」昕如言投之。旋有白龍才尺餘,搖鬣振鱗自水出。俄而身長數丈,狀如曳素。倏忽亙天。昕鞭馬疾驅,未及數十步,雲物凝晦,暴雨驟降。比至永崇裡,道中之水,已若決渠矣。(出《宣室志》)
【譯文】
唐朝舊兵部尚書蕭昕曾經當過京兆尹。他當京兆尹的時候,京城裡大旱,炎熱鬱悶之氣,蒸變成一種病害。代宗皇帝命令大小臣子官吏們禱告祭祀於山川。一共一個多月,熱氣更盛大。那時候天竺國的和尚不空三藏住在靜住寺。這個三藏和尚善於用唸咒的辦法把龍召喚出來興雲布雨。蕭昕於是到了寺中,對三藏和尚說:「現在這裡炎熱的陽光連連曬了一個月了,皇上很擔心,撤了音樂,減了飯食,擔心年頭不好,擔心百姓生病。希望您設置一個壇場求一場雨好嗎?」三藏說:「求場雨不難,但是召喚龍出來興雲下雨,我怕風雷震盪得太厲害,對生民植物有害,又怎麼能對莊稼的春種秋收有所補救呢?」蕭昕說:「迅雷急雨,確實不能滋潤莊稼,恰好能夠清除暑熱,而略微解除百姓的病患。請您不要推辭了。」三藏不得已,就讓他的徒弟取來近一尺長的一塊樺樹皮,在上面承接著一條小龍,把爐火、盆和香水放到前邊,三藏轉入唸咒,大聲禱告。一頓飯的時間之後,他就把樺樹皮上的龍交給蕭昕說:「可以把它投到曲江裡去,投完要馬上返回來,不要被風雨吹著淋著。」蕭昕像他說的那樣把龍投到江裡去,隨即就有一條才一尺多長的小白龍搖鬣振鱗從水中出來,一會兒就長到幾丈長,宛如一條白色絲綢,忽然間橫貫高天。蕭昕打馬急馳,追了不到幾十步,雲氣凝聚,物象晦暗,驟然間降下暴雨。等到他到了永崇裡,道上的水已經像江河決口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