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80.【王可交】古文翻譯註解

王可交,蘇州昆山人也,以耕釣自業,居於松江南趙屯村。年三十餘,莫知有真道。常取大魚,自喜以槌擊殺,煮之,擣蒜韭以食,常謂樂無以及。一旦棹漁舟,方擊楫高歌入江,行數里間,忽見一彩畫花舫,漾於中流。有道士七人,皆年少,玉冠霞帔,服色各異,侍從十餘人,總角雲鬟。又四人黃衣,乘舫。一人呼可交以姓名,方驚異,不覺漁舟已近舫側。一道士令總角引可交上舫,見七人面前,各有青玉盤酒器果子,皆瑩徹有光,可交莫識。又有女妓十餘人,悉持樂器。可交遠立於筵末,遍拜。七人共視可交,一人曰:「好骨相,合仙,生於凡賤,眉間已灸破矣。」一人曰:「與酒吃」。侍者瀉酒,而樽中酒再三瀉之不出,侍者具以告。道士曰:「酒是靈物,必得入口,當換其骨。瀉之不出,亦乃命也。」一人又曰:「與栗吃」。俄一人於筵上取二栗,付侍者與可交,令便吃。視之,其栗青赤,光如棗,長二寸許,嚙之有皮,非人間之栗,肉脆而甘如飴,久之食方盡。一人曰:「王可交已見之矣,可令去。」命一黃衣送上岸。於船邊覓所乘漁舟不見,黃衣曰:「不必漁舟,但合眼自到。」於是合眼,若風水林木浩浩之聲。令開眼,已到,失黃衣所在,但見峰巒重疊,松柏參天,坐於草中石上。及望見有門樓,人出入。俄頃採樵者並僧十餘人到,問可交何人,可交具以前事對。又問何日離家,可交曰:「今日早離家。」又問今日是何日,對是三月三日。樵者與僧驚:「今日是九月九,去三月三日已半年餘。」可交問地是何所,僧曰:「此是天台山瀑布寺前也。」又問此去華亭多少地,僧曰:「水陸千餘里。」可交自訝不已。乃為僧邀歸寺,設食,可交但言飽,不喜聞食氣,唯飲水耳。眾僧審問,極異之,乃以狀白唐興縣,以達台州,以聞。越州廉使王渢素奉道,召之見,極以為非常之事,神仙變化不可測也。可交身長七尺餘,儀貌殊異,言語清爽。渢歎曰:「此誠真仙人也。」又以同姓,益敬之,飾以道服。而遣人至蘇州,以詰其實。具言三月三日,可交乘漁舟入江不歸,家人尋得漁舫,謂墮江死,漉之無跡,妻子以招魂葬訖。王渢具以表聞,詔甚稱異。後可交卻歸鄉里,備話歷歷,及與鄉人到江上,指所逢花船之處依然。可交食栗後,已絕谷,動靜若有神助。不復耕釣,乃挈妻兒往四明山。二十餘年,復出明州賣藥,使人沽酒,得錢但施於人。時言藥則壺公所授,酒則餘杭阿母。相傳藥極去疾,酒甚醉人。明州里巷,皆言王仙人藥酒,世間不及。道俗多圖其形像,有患掂及邪魅者,圖於其側即愈。後三十餘年,卻入四明山,不復出,今人時有見之者。(出《續神仙傳》)
【譯文】
王可交是蘇州府昆山縣人,住在松江南岸的趙屯村,靠種田、打漁為生,三十多歲了,不知道有修道成仙的事。每次他釣到大魚就非常高興,用木槌把大魚打死燉熟然後蘸上蒜泥韭醬吃,並對人說世上再也沒有比吃燉魚更美的事了。有一天,他劃著漁船高唱著漁歌在江裡走了幾里地,忽然看見江中有一隻彩船,船裡坐著非常年輕的七位道士,戴著鑲嵌著寶玉的帽子,披著繡有雲霞圖形的帔肩,周圍有十幾個侍從都是童男童女,男的頭上梳兩個抓髻,女的頭髮梳成雲鬟樣式。船上還有四個穿黃衣的人。這時,船上有個道士喊王可交的名字,王可交正在驚訝中,自己的船已經自動靠在了道士的彩船旁了。一個道士讓小僮領著王可交上了彩船,只見七位道士的面前都擺著青玉的松盤酒器,酒器餐具都透明閃光,王可交不認識那些餐具酒器是什麼製成的。還有十幾個樂妓,手拿各種樂器站在一旁。王可交站在筵席的遠處向每個道士一一行禮後,七位道士都仔細打量他。一位道士說:「此人骨相很好,應該成仙,只是他生在人世,由於生病針灸,把眉間刺破了。」另一個道士說:「給他些酒喝吧。」一名侍者就拿酒壺往杯子裡倒酒,但怎麼倒酒也不出來,侍者就報告給道士,道士說:「這酒是仙酒,他必須把凡人的骨頭換掉才能喝得了這酒。酒倒不出來,正說明他命中不該喝仙酒。」又一個道士說:「讓他吃栗子吧。」一位道士就從酒桌上拿了兩個栗子遞給侍者,侍者又把栗子給了王可交讓他吃。王可交看那栗子是黑紅色,像棗子那樣光滑,二寸多長,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間的栗子,吃了好半天才把兩個栗子吃完。這時一個道士說:「王可交已經和我們見過面了,讓他回去吧。」說罷就讓一個穿黃衣的人把王可交送到岸上。王可交在彩船邊到處找不到自己的漁船,黃衣人說:「不必坐漁船,你一閉上眼就到了。」王可交就閉上眼睛,立刻覺得耳邊響起呼呼的風聲和水聲。黃衣人讓他睜開眼,他發現自己坐在草叢中的一塊大石頭上,四周是重重山峰和參天的松柏,那黃衣人也不見了。不遠處有一個高大的門樓,有人在門樓中出出進進。不一會兒,有幾個打柴的和幾個和尚來到王可交面前,問他是什麼人,他就把詳情說了。那些人又問他什麼時候離開家的,他說是今天早上。那些人問王可交今天是幾月幾日,王可交說:「三月三日呀。」那些人大吃一驚說:「今天是九月初九,離三月初三已經半年多了!」王可交又問這裡是什麼地方,一位和尚說:「這裡是天台山的瀑布寺前哪。」王可交又問這裡離華亭多遠,和尚說:「水路陸路加在一起一千多里。」王可交十分驚訝。那和尚請他到廟裡去休息並請他吃飯,王可交說一點不餓,只是想喝水。和尚們都圍著他問長問短,十分驚奇,就把這事報告了唐興縣並上報給台州。越州的廉使王渢向來尊奉道教,就召見了王可交。聽王可交談了以後,非常相信,認為神仙的變化是無所不能的,誰也不可理解。王可交身材七尺多高,儀表和一般人很不同,談吐也很高雅。王渢感歎地說:「王可交真是位神仙啊!」又因為王可交和自己同姓,就對他更加敬重,並讓他穿上道士的衣裳。後來王渢派人到蘇州去瞭解核實王可交的事,人們都說三月初三王可交坐著漁船到江中去再也沒回來,他家的人只是找到了他的漁船,以為他一定是落入江中淹死了,到處也打撈不到他的屍體,他的妻兒只好用招魂的儀式給他辦了喪事,王渢證實了這一切後就向皇帝上表報告這件事,皇上也大為驚奇。後來王可交回到他的家鄉,把一切經過都對鄉親們說了,並領著人們到江上看他遇見彩船和仙人的地方。王可交自從吃了神仙給的栗子後就再也不吃飯了,一舉一動都像有神在佑護幫助。他不再種田打魚,帶著妻子進了四明山。二十多年後,王可交出山到明州賣藥,讓人幫著賣酒,把賣藥和酒的錢全都佈施給窮人。當時,人們都說王可交賣的藥是壺公給的,酒則是餘杭阿母的。人們都說這藥酒非常好使,藥治病最靈,酒一喝就醉。人們有時得了疾病或家裡鬧邪,就畫一張王可交的像貼上,立刻就能好。過了三十多年,王可交又進了四明山再也沒出來,現在還有人見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