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97.【李琚】文言文全篇翻譯

唐李琚,成都人。大中九年四月十六日忽患疫疾,恍惚之際,見一人自稱「行病鬼王」。罵琚云:「抵犯我多,未領汝去。(「去」原本作「雲」,據明抄本改。)明日復共三女人同來,速設酒食,皆我妻也。」琚亦酬酢曰:「汝何得三妻?」但聞呵叱啾啷,不睹人也。卻四度來,至二十一日辭去,琚亦拜送。卻回,便覺身輕,於佛堂作禮,將吃粥。卻行次,忽被風吹去,住足不得,乃至一大山,見江海無涯,人畜隨琚立岸邊,不知所向。良久,有黃衫人問曰:「公是何人?隨我來。」才四五步,已見江山甚遠。又問:「作何善事?若無,適已於水上作豬羊等也,細說恐王問。」琚云:「在成都府,曾率百餘家於淨眾寺造西方功德一堵,為大聖慈寺寫大藏經,已得五百餘卷,兼慶讚了。」使者引去。約五十里,見一大城,入門數里,見殿上僧長六七尺,語王云:「此人志心造善,無有欺諂。」王詰黃衫人,如何處得文帖,追平人來。答云:「山下見領來,無帖追。」王云:「急送去。」便見所作功德在殿上,碑記分明,石壁造廣利方在後。使者領去,又入一院,令坐,向琚說:「緣漢州刺史韋某亡,欲令某作刺史。」琚都不諭。六七日已來放歸,凡過十二處,皆雲王院,悉有侍衛,總雲與寫一卷金剛經。遂到家,使人臨別執手,亦曰:「乞一卷金剛經。」便覺頭痛,至一塔下,聞人云:「我是道安和尚,作病卓頭兩下,願得爾道心堅固。」遂醒,見觀音菩薩現頭邊立笑,自此頓寤。妻兒環哭云:「沒已七日,唯心上暖。」寫經與所許者,自誦不怠。(出《報應記》)
【譯文】
唐朝李琚,是成都人。大中九年四月十六日忽然患疾病,恍惚之際,看見一個人自稱是「行病鬼王」,罵李琚道:「你觸犯我太多,沒領你去。明天和三個女人一起來,趕快擺上酒席,三個人都是我的妻子。」李琚也應酬道:「你怎麼能有三個妻子?」只聽到呵叱啾唧的聲音,看不見人,又來了四回。到了二十一日鬼王告辭。李琚也拜送。回來時,便覺身輕。在佛堂作禮,將要吃粥,後退幾步停下,忽然被風吹去站不住腳,於是到了一座大山旁,看見一片江海。人畜隨著李琚站在岸邊,不知去哪裡。好久有一個穿黃衫的人問道:「你是什麼人?跟我來。」琚才走了四五歲,就看見江山已離得很遠了。又問他:「作了什麼好事?如果沒有做過,剛才在水上就變作豬羊了。你仔細說說,恐怕一會大王會問。」李琚說:「在成都府,曾率百餘家在淨眾寺建造西方功德碑一座,為大聖慈寺寫大藏經。已經得到五百多卷。又曾做過贊禮。使者便引著他,大約走了五十里,看見一座大城,進門幾里,看見殿上有一個高六七尺的和尚,告訴王說:「這個人一心作善事,無有欺騙。」王責備黃衫的人,在什麼地方拿到的文帖,追捕平民來。回答道:「從山下領來的,沒有追帖。」王說:「趕快送回去!」於是就在殿上看見自己所做的功德,碑記十分明確,在石壁後面記載著所建造的許多善事,使者便領著去了。又到一院,讓他坐下。向李琚說,因漢州刺史韋某死了,欲叫你作刺史。李琚都不答應,六七天才來放他回去。一共走過了十二個地方,都說是王院,都有侍衛,答應說給他們寫一卷金剛經。於是就到了家,使者臨別拉著李琚的手,又說:「求得一卷金剛經。」就覺得頭痛,到了一塔下,聽到有人說:「我是道安和尚,朝頭上敲兩下,希望你的道心堅定。」於是李琚醒來,看見觀音菩薩出現在頭邊站著笑,這才立刻清醒了。妻兒圍著他哭,說他已死了七天了,只是心口上還溫熱。從此他給那些答應過的人寫經,並不懈怠地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