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卷耳 篇》(女人的另一半是男人)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卷耳 (女人的另一半是男人)

卷耳
——女人的另一半是男人

【原文】

采采卷耳1,不盈頃筐2。
嗟我懷人3,4彼周行。
陟彼崔嵬5,我馬虺貴6。
我姑酌彼金7,維以不永懷8。
陟彼高岡,我馬玄黃9。
我姑酌彼兕觥十,維以不永傷⑾。
陟彼⑿矣,我馬⒀矣。
我僕⒁矣,雲何吁⒂矣!

【註釋】   

1采采:採了又采。卷耳:野菜名,又叫蒼耳。 2盈:滿。頃筐:淺而容易裝滿的竹筐。 3嗟:歎息。懷:想,想念。 4真加寶蓋(zhi):放置。周行(hang):大道。 5陟(zhi):登上。崔嵬(wei):山勢高低不平。 6虺貴(hui tui):疲乏而生病。 7 姑:姑且。金儡(lei):青銅酒杯。 8維:語氣助詞,無實義。永懷:長久思念。 9玄黃:馬因病而改變顏色。 十兕觥(si gong):犀牛角做成的酒杯。 ⑾永傷:長久思念。 ⑿咀(ju):有土的石山。 ⒀者加病頭凸(tu):馬疲勞而生病。 ⒁甫加病頭(pu):人生病而不能走路。 ⒂云:語氣助詞,沒有實義。何:多麼。吁(xu):憂愁。

【譯文】

採了又采卷耳菜,
採來采去不滿筐。
歎息想念遠行人,
竹筐放在大路旁。
登上高高的石山,
我的馬兒已睏倦。
我且斟滿銅酒杯,
讓我不再長思念。
登上高高的山岡,
我的馬兒步踉蹌。
我且斟滿牛角杯,
但願從此不憂傷。
登上高高山頭呦,
我的馬兒難行呦。
我的僕人病倒呦,
多麼令人憂愁呦。

【讀解】

  
征夫怨婦,是中國古代生活方式中的獨特景觀,也是中國古代詩歌的獨特景觀。正如西方文學中崇尚個人奮鬥的英雄一樣,中國古代詩人十分關注由男女有別、男女分工而造成的男女不同的內心情懷。
男子漢不能無所作為,總得要做點什麼,才會對得起祖先、子孫。孔子所說的「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是專對男人說的。立功既可以在莊稼地裡、仕途上,也可以在疆場上。長期在外征戰的漢子,被稱為「征夫」。按人之常情,他們有剛強勇猛無所畏懼的一面,也有兒女情長英雄氣短的一面。
照傳統的觀點,女子無才便是德。女人雖然主內,但女人纏綿悱惻的情意卻足以感動詩人和剛毅的漢子。在那種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年代,一個出嫁為人妻的女子,全部的希望和情感的依托,都在夫君身上。夫君出征在外,在家中守侯的「怨夫」不僅要孝敬公婆,養育子女,操持家務,還得把本該由夫君承擔的擔子承擔起來。阿內心的幽怨、苦楚、情思、想像,除了自己之外,又有誰能體會得到?
好在儒家雖然歧視女人,認為「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但他們的「詩教」卻不拒絕表達「怨婦」的內心情懷,在「怨而不怒」的=前提下對表達女人的內心世界網開一面,因而形成了中國詩歌中的獨特景觀。也許,是他們真的體味過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或女人的一半是男人的滋味?
如今的女人當中,恐怕再也找不到「怨婦」了,詩歌因而也失去了一個獨特的品種。「歌謠文理,隨時推移」。即使真有「怨婦」,她們也擁有廣闊和自由得多的傾訴、排遣和表達的空間,與古時的女子不可同日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