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經典《論語》03.【八佾篇第三】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八佾篇第三 

【本篇引語】 
《八佾》篇包括26章。本篇主要內容涉及「禮」的問題,主張維護禮在制度上、禮節上的種種規定;孔子提出「繪事後素」的命題,表達了他的倫理思想以及「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的政治道德主張。本篇重點討論如何維護「禮」的問題。 

【原文】 
3‧1 孔子謂季氏(1),「八佾(2)舞於庭,是可忍(3),孰不可忍也!」 

【註釋】 
(1)季氏:魯國正卿季孫氏,即季平子。 
(2)八佾:佾音yi,行列的意思。古時一佾8人,八佾就是64人,據《周禮》規定,只有周天子才可以使用八佾,諸侯為六佾,卿大夫為四佾,士用二佾。季氏是正卿,只能用四佾。 
(3)可忍:可以忍心。一說可以容忍。 

【譯文】 
孔子談到季氏,說,「他用六十四人在自己的庭院中奏樂舞蹈,這樣的事他都忍心去做,還有什麼事情不可狠心做出來呢?」 

【評析】 
春秋末期,奴隸制社會處於土崩瓦解、禮崩樂壞的過程中,違犯周禮、犯上作亂的事情不斷發生,這是封建制代替奴隸制過程中的必然表現。季孫氏用八佾舞於庭院,是典型的破壞周禮的事件。對此,孔子表現出極大的憤慨,「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句,反映了孔子對此事的基本態度。 

【原文】 
3‧2 三家(1)者以《雍》徹(2)。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3),奚取於三家之堂(4)?」 

【註釋】 
(1)三家:魯國當政的三家: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他們都是魯桓公的後代,又稱「三桓」。 
(2)《雍》:《詩經‧周頌》中的一篇。古代天子祭宗廟完畢撤去祭品時唱這首詩。 
(3)相維辟公,天子穆穆:《雍》詩中的兩句。相,助。維,語助詞,無意義。辟公,指諸侯。穆穆:莊嚴肅穆。 
(4)堂:接客祭祖的地方。 

【譯文】 
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三家在祭祖完畢撤去祭品時,也命樂工唱《雍》這篇詩。孔子說:「(《雍》詩上這兩句)『助祭的是諸侯,天子嚴肅靜穆地在那裡主祭。』這樣的意思,怎麼能用在你三家的廟堂裡呢?」 

【評析】 
本章與前章都是談魯國當政者違「禮」的事件。對於這些越禮犯上的舉動,孔子表現得極為憤慨,天子有天子之禮,諸侯有諸侯之禮,各守各的禮,才可以使天下安定。因此,「禮」,是孔子政治思想體系中的重要範疇。 

【原文】 
3‧3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譯文】 
孔子說:「一個人沒有仁德,他怎麼能實行禮呢?一個人沒有仁德,他怎麼能運用樂呢?」 

【評析】 
樂是表達人們思想情感的一種形式,在古代,它也是禮的一部分。禮與樂都是外在的表現,而仁則是人們內心的道德情感和要求,所以樂必須反映人們的仁德。這裡,孔子就把禮、樂與仁緊緊聯繫起來,認為沒有仁德的人,根本談不上什麼禮、樂的問題。 

【原文】 
3‧4 林放(1)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2)也,寧戚(3)。」 

【註釋】 
(1)林放:魯國人。 
(2)易:治理。這裡指有關喪葬的禮節儀式辦理得很周到。一說謙和、平易。 
(3)戚:心中悲哀的意思。 

【譯文】 
林放問什麼是禮的根本。孔子回答說:「你問的問題意義重大,就禮節儀式的一般情況而言,與其奢侈,不如節儉;就喪事而言,與其儀式上治辦周備,不如內心真正哀傷。」 

【評析】 
本章記載了魯人林放向孔子問禮的對話。他問的是:禮的根本究竟是什麼。孔子在這裡似乎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但仔細琢磨,孔子還是明確解答了禮之根本的問題。這就是,禮節儀式只是表達禮的一種形式,但根本不在形式而在內心。不能只停留在表面儀式上,更重要的是要從內心和感情上體悟禮的根本,符合禮的要求。 

【原文】 
3‧5 子曰:「夷狄(1)之有君,不如諸夏(2)之亡(3)也。」 

【註釋】 
(1)夷狄:古代中原地區的人對周邊地區的貶稱,謂之不開化,缺乏教養,不知書達禮。 
(2)諸夏:古代中原地區華夏族的自稱。 
(3)亡:同無。古書中的「無」字多寫作「亡」。 

【譯文】 
孔子說:「夷狄(文化落後)雖然有君主,還不如中原諸國沒有君主呢。」 

【評析】 
在孔子的思想裡,有強烈的「夷夏觀」,以後又逐漸形成「夷夏之防」的傳統觀念。在他看來,「諸夏」有禮樂文明的傳統,這是好的,即使「諸夏」沒有君主,也比雖有君主但沒有禮樂的「夷狄」要好。這種觀念是大漢族主義的源頭。 

【原文】 
3‧6 季氏旅(1)於泰山,子謂冉有(2)曰:「女(3)弗能救(4)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5)乎?」 

【註釋】 
(1)旅:祭名。祭祀山川為旅。當時,只有天子和諸侯才有祭祀名山大川的資格。 
(2)冉有:姓冉名求,字子有,生於公元前522年,孔子的弟子,比孔子小29歲。當時是季氏的家臣,所以孔子責備他。 
(3)女:同汝,你。 
(4)救:挽求、勸阻的意思。這裡指諫止。 
(5)林放:見本篇第4章之注。 

【譯文】 
季孫氏去祭祀泰山。孔子對冉有說:「你難道不能勸阻他嗎?」冉有說:「不能。」孔子說:「唉!難道說泰山神還不如林放知禮嗎?」 

【評析】 
祭祀泰山是天子和諸侯的專權,季孫氏只是魯國的大夫,他竟然也去祭祀泰山,所以孔子認為這是「僭禮」行徑。此章仍是談論禮的問題。 

【原文】 
3‧7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1)乎!揖(2)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註釋】 
(1)射:原意為射箭。此處指古代的射禮。 
(2)揖:拱手行禮,表示尊敬。 

【譯文】 
孔子說:「君子沒有什麼可與別人爭的事情。如果有的話,那就是射箭比賽了。比賽時,先相互作揖謙讓,然後上場。射完後,又相互作揖再退下來,然後登堂喝酒。這就是君子之爭。」 

【評析】 
孔子在這裡所說的「君子無所爭」,即使要爭,也是彬彬有禮的爭,這反映了孔子和儒家思想的一個重要特點,即強調謙遜禮讓而鄙視無禮的、不公正的競爭,這是可取的。但過於強調謙遜禮讓,以至於把它與正當的競爭對立起來,就會抑制人們積極進取、勇於開拓的精神,成為社會發展的道德阻力。 

【原文】 
3‧8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1)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2)。」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3),始可與言詩已矣。」 

【註釋】 
(1)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前兩句見《詩經‧衛風‧碩人》篇。倩,音 qian,笑得好看。兮,語助詞,相當於「啊」。盼:眼睛黑白分明。絢,有文采。 

(2)繪事後素:繪,畫。素,白底。 
(3)起予者商也:起,啟發。予,我,孔子自指。商,子夏名商。 

【譯文】 
子夏問孔子:「『笑得真好看啊,美麗的眼睛真明亮啊,用素粉來打扮啊。』這幾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孔子說:「這是說先有白底然後畫畫。」子夏又問:「那麼,是不是說禮也是後起的事呢?」孔子說:「商,你真是能啟發我的人,現在可以同你討論《詩經》了。」 

【評析】 
子夏從孔子所講的「繪事後素」中,領悟到仁先禮後的道理,受到孔子的稱讚。就倫理學說,這裡的禮指對行為起約束作用的外在形式——禮節儀式;素指行禮的內心情操。禮後於什麼情操?孔子沒有直說,但一般認為是後於仁的道德情操。孔子認為,外表的禮節儀式同內心的情操應是統一的,如同繪畫一樣,質地不潔白,不會畫出豐富多采的圖案。 

【原文】 
3‧9 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1)不足徵(2)也;殷禮吾能言之,宋(3)不足徵也。文獻(4)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 

【註釋】 
(1)杞:春秋時國名,是夏禹的後裔。在今河南杞縣一帶。 
(2)徵:證明。 
(3)宋:春秋時國名,是商湯的後裔,在今河南商丘一帶。 
(4)文獻:文,指歷史典籍;獻,指賢人。 

【譯文】 
孔子說:「夏朝的禮,我能說出來,(但是它的後代)杞國不足以證明我的話;殷朝的禮,我能說出來,(但它的後代)宋國不足以證明我的話。這都是由於文字資料和熟悉夏禮和殷禮的人不足的緣故。如果足夠的話,我就可以得到證明了。」 

【評析】 
這一段話表明兩個問題。孔子對夏商周代的禮儀制度等非常熟悉,他希望人們都能恪守禮的規範,可惜當時僭禮的人實在太多了。其次,他認為對夏商周之禮的說明,要靠足夠的歷史典籍賢人來證明,也反映了他對知識的求實態度。 

【原文】 
3‧10 子曰:「禘(1)自既灌(2)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3)。」 

【註釋】 
(1)禘:音di,古代只有天子才可以舉行的祭祀祖先的非常隆重的典禮。 
(2)灌:禘禮中第一次獻酒。 
(3)吾不欲觀之矣:我不願意看了。 

【譯文】 
孔子說:「對於行禘禮的儀式,從第一次獻酒以後,我就不願意看了。」 

【評析】 
在孔子看來,一個人的等級名分,不僅活著的時候不能改變,死後也不能改變。生時是貴者、尊者,死後其亡靈也是尊者、貴者。這裡,他對行禘禮的議論,反映出當時禮崩樂壞的狀況,也表示了他對現狀的不滿。 

【原文】 
3‧11 或問禘之說(1),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2)乎!」指其掌。 

【註釋】 
(1)禘之說:「說」,理論、道理、規定。禘之說,意為關於禘祭的規定。 
(2)示諸斯:「斯」指後面的「掌」字。 

【譯文】 
有人問孔子關於舉行禘祭的規定。孔子說:「我不知道。知道這種規定的人,對治理天下的事,就會像把這東西擺在這裡一樣(容易)吧!」(一面說一面)指著他的手掌。 

【評析】 
孔子認為,在魯國的禘祭中,名分顛倒,不值得一看。所以有人問他關於禘祭的規定時,他故意說不知道。但緊接著又說,誰能懂得禘祭的道理,治天下就容易了。這就是說,誰懂得禘祭的規定,誰就可以歸復紊亂的「禮」了。 

【原文】 
3‧12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譯文】 
祭祀祖先就像祖先真在面前,祭神就像神真在面前。孔子說:「我如果不親自參加祭祀,那就和沒有舉行祭祀一樣。」 

【評析】 
孔子並不過多提及鬼神之事,如他說:「敬鬼神而遠之。」所以,這一章他說祭祖先、祭鬼神,就好像祖先、鬼神真在面前一樣,並非認為鬼神真的存在,而是強調參加祭祀的人,應當在內心有虔誠的情感。這樣看來,孔子主張進行的祭祀活動主要是道德的而不是宗教的。 

【原文】 
3‧13 王孫賈(1)問曰:「與其媚(2)於奧(3),寧媚於灶(4),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於天(5),無所禱也。」 

【註釋】 
(1)王孫賈:衛靈公的大臣,時任大夫。 
(2)媚:諂媚、巴結、奉承。 
(3)奧:這裡指屋內位居西南角的神。 
(4)灶:這裡指灶旁管烹飪做飯的神。 
(5)天:以天喻君,一說天即理。 

【譯文】 
王孫賈問道:「(人家都說)與其奉承奧神,不如奉承灶神。這話是什麼意思?」孔子說:「不是這樣的。如果得罪了天,那就沒有地方可以禱告了。」 

【評析】 
從表面上看,孔子似乎回答了王孫賈的有關拜神的問題,實際上講出了一個深奧的道理。這就是:地方上的官員如灶神,他直接管理百姓的生產與生活,但在內廷的官員與君主往來密切,是得罪不得的。 

【原文】 
3‧14 子曰:「周監(1)於二代(2),鬱鬱(3)乎文哉,吾從周。」 

【註釋】 
(1)監:音jian,同鑒,借鑒的意思。 
(2)二代:這裡指夏代和周代。 
(3)鬱鬱:文采盛貌。豐富、濃郁之意。 

【譯文】 
孔子說:「周朝的禮儀制度借鑒於夏、商二代,是多麼豐富多彩啊。我遵從周朝的制度。」 

【評析】 
孔了對夏商周的禮儀制度等有深入研究,他認為,歷史是不能割斷的,後一個王朝對前一個王朝必然有承繼,有沿襲。遵從周禮,這是孔子的基本態度,但這不是絕對的。在前面的篇章裡,孔子就提出對夏、商、周的禮儀制度都應有所損益。 

【原文】 
3‧15 子入太廟(1),每事問。或曰:「孰謂鄹(2)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註釋】 
(1)太廟:君主的祖廟。魯國太廟,即周公旦的廟,供魯國祭祀周公。 
(2)鄹:音zōu,春秋時魯國地名,又寫作「陬」,在今山東曲阜附近。「鄹人之子」指孔子。 

【譯文】 
孔子到了太廟,每件事都要問。有人說:「誰說此人懂得禮呀,他到了太廟裡,什麼事都要問別人。」孔子聽到此話後說:「這就是禮呀!」 

【評析】 
孔子對周禮十分熟悉。他來到祭祀周公的太廟裡卻每件事都要問別人。所以,有人就對他是否真的懂禮表示懷疑。這一段說明孔子並不以「禮」學專家自居,而是虛心向人請教的品格,同時也說明孔子對周禮的恭敬態度。 

【原文】 
3‧16 子曰:「射不主皮(1),為力不同科(2),古之道也。」 

【註釋】 
(1)皮:皮,用善皮做成的箭靶子。 
(2)科:等級。 

【譯文】 
孔子說:「比賽射箭,不在於穿透靶子,因為各人的力氣大小不同。自古以來就是這樣。」 

【評析】 
「射」是周代貴族經常舉行的一種禮節儀式,屬於周禮的內容之一。孔子在這裡所講的射箭,只不過是一種比喻,意思是說,只要肯學習有關禮的規定,不管學到什麼程度,都是值得肯定的。 

【原文】 
3‧17 子貢欲去告朔(1)之餼羊(2)。子曰:「賜也!爾愛(3)其羊,我愛其禮。」 

【註釋】 
(1)告朔:朔,農曆每月初一為朔日。告朔,古代制度,天子每年秋冬之際,把第二年的歷書頒發給諸侯,告知每個月的初一日。 
(2)餼羊:餼,音xi。餼羊,祭祀用的活羊。 
(3)愛:愛惜的意思。 

【譯文】 
子貢提出去掉每月初一日告祭祖廟用的活羊。孔子說:「賜,你愛惜那隻羊,我卻愛惜那種禮。」 

【評析】 
按照周禮的規定,周天子每年秋冬之際,就把第二年的歷書頒給諸侯,諸侯把歷書放在祖廟裡,並按照歷書規定每月初一日來到祖廟,殺一隻活羊祭廟,表示每月聽政的開始。當時,魯國君主已不親自去「告朔」,「告朔」已經成為形式。所以,子貢提出去掉「餼羊」。對此,孔子大為不滿,對子貢加以指責,表明了孔子維護禮制的立場。 

【原文】 
3‧18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譯文】 
孔子說:「我完完全全按照周禮的規定去事奉君主,別人卻以為這是謅媚呢。」 

【評析】 
孔子一生要求自己嚴格按照周禮的規定事奉君主,這是他的政治倫理信念。但卻受到別人的譏諷,認為他是在向君主諂媚。這表明,當時的君臣關係已經遭到破壞,已經沒有多少人再重視君臣之禮了。 

【原文】 
3‧19 (1)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註釋】 
(1)定公:魯國國君,姓姬名宋,定是謚號。公元前509~前495年在位。 

【譯文】 
魯定公問孔子:「君主怎樣使喚臣下,臣子怎樣事奉君主呢?」孔子回答說:「君主應該按照禮的要求去使喚臣子,臣子應該以忠來事奉君主。」 

【評析】 
「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這是孔子君臣之禮的主要內容。只要做到這一點,君臣之間就會和諧相處。從本章的語言環境來看,孔子還是側重於對君的要求,強調君應依禮待臣,還不似後來那樣:即使君主無禮,臣下也應盡忠,以至於發展到不問是非的愚忠。 

【原文】 
3‧20 子曰:「《關睢》(1),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註釋】 
(1)《關睢》:睢,音jū。這是《詩經》的第一篇。此篇寫一君子「追求」淑女,思念時輾轉反側,寤寐思之的憂思,以及結婚時鐘鼓樂之琴瑟友之的歡樂。 

【譯文】 
孔子說:「《關睢》這篇詩,快樂而不放蕩,憂愁而不哀傷。」 

【評析】 
孔子對《關睢》一詩的這個評價,體現了他的「思無邪」的藝術觀。《關睢》是寫男女愛情、祝賀婚禮的詩,與「思無邪」本不相干,但孔子卻從中認識到「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中庸思想,認為無論哀與樂都不可過分,有其可貴的價值。 

【原文】 
3‧21 哀公問社(1)於宰我,宰我(2)對曰:「夏後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慄(3)。」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註釋】 
(1)社:土地神,祭祀土神的廟也稱社。 
(2)宰我:名予,字子我,孔子的學生。 
(3)戰慄:恐懼,發抖。 

【譯文】 
魯哀公問宰我,土地神的神主應該用什麼樹木,宰我回答:「夏朝用松樹,商朝用柏樹,周朝用栗子樹。用栗子樹的意思是說:使老百姓戰慄。」孔子聽到後說:「已經做過的事不用提了,已經完成的事不用再去勸阻了,已經過去的事也不必再追究了。」 

【評析】 
古時立國都要建立祭土神的廟,選用宜於當地生長的樹木做土地神的牌位。宰我回答魯哀公說,周朝用栗木做社主是為了「使民戰慄」,孔子就不高興了,因為宰我在這裡譏諷了周天子,所以說了這一段話。 

【原文】 
3‧22 子曰:「管仲(1)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2),官事不攝(3),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4),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5),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註釋】 
(1)管仲:姓管名夷吾,齊國人,春秋時期的法家先驅。齊桓公的宰相,輔助齊桓公成為諸侯的霸主,公元前645年死。 
(2)三歸:相傳是三處藏錢幣的府庫。 
(3)攝:兼任。 
(4)樹塞門:樹,樹立。塞門,在大門口築的一道短牆,以別內外,相當於屏風、照壁等。 
(5)反坫:坫,音dian。古代君主招待別國國君時,放置獻過酒的空杯子的土台。 

【譯文】 
孔子說:「管仲這個人的器量真是狹小呀!」有人說:「管仲節儉嗎?」孔子說:「他有三處豪華的藏金府庫,他家裡的管事也是一人一職而不兼任,怎麼談得上節儉呢?」那人又問:「那麼管仲知禮嗎?」孔子回答:「國君大門口設立照壁,管仲在大門口也設立照壁。國君同別國國君舉行會見時在堂上有放空酒杯的設備,管仲也有這樣的設備。如果說管仲知禮,那麼還有誰不知禮呢?」 

【評析】 
在《論語》中,孔子對管子曾有數處評價。這裡,孔子指出管仲一不節儉,二不知禮,對他的所作所為進行批評,出發點也是儒家一貫倡導的「節儉」和「禮制」。在另外的篇章裡,孔子也有對管仲的肯定性評價。 

【原文】 
3‧23 子語(1)魯大師(2)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3)如也;從(4)之,純(5)如也,皦(6)如也,繹(7)如也,以成。」 

【註釋】 
(1)語:音yu,告訴,動詞用法。 
(2)大師:大,音tai。大師是樂官名。 
(3)翕:音xī。意為合、聚、協調。 
(4)從:音zong,意為放縱、展開。 
(5)純:美好、和諧。 
(6)皦:音jiǎo,音節分明。 
(7)繹:連續不斷。 

【譯文】 
孔子對魯國樂官談論演奏音樂的道理說:「奏樂的道理是可以知道的:開始演奏,各種樂器合奏,聲音繁美;繼續展開下去,悠揚悅耳,音節分明,連續不斷,最後完成。」 

【評析】 
孔子對學生的教育內容極為豐富和全面,樂理就是其中之一。這一章反映了孔子的音樂思想和音樂欣賞水平。 

【原文】 
3‧24 儀封人(1)請見,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2)。出曰:「二三子何患於喪(3)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4)。」 

【註釋】 
(1)儀封人:儀為地名,在今河南蘭考縣境內。封人,系鎮守邊疆的官。 
(2)從者見之:隨行的人見了他。 
(3)喪:失去,這裡指失去官職。 
(4)木鐸:木舌的銅鈴。古代天子發佈政令時搖它以召集聽眾。 

【譯文】 
儀這個地方的長官請求見孔子,他說:「凡是君子到這裡來,我從沒有見不到的。」孔子的隨從學生引他去見了孔子。他出來後(對孔子的學生們)說:「你們幾位何必為沒有官位而發愁呢?天下無道已經很久了,上天將以孔夫子為聖人來號令天下。」 

【評析】 
孔子在他所處的那個時代,已經是十分有影響的人,尤其是在禮制方面,信服孔子的人很多,儀封人便是其中之一。他在見孔子之後,就認為上天將以孔夫子為聖人號令天下,可見對孔子是佩服至極了。 

【原文】 
3‧25 子謂韶(1):「盡美(2)矣,又盡善(3)也;」謂武(4):「盡美矣,未盡美也。」 

【註釋】 
(1)韶:相傳是古代歌頌虞舜的一種樂舞。 
(2)美:指樂曲的音調、舞蹈的形式而言。 
(3)善:指樂舞的思想內容而言的。 
(4)武:相傳是歌頌周武王的一種樂舞。 

【譯文】 
孔子講到「韶」這一樂舞時說:「藝術形式美極了,內容也很好。」談到「武」這一樂舞時說:「藝術形式很美,但內容卻差一些。」 

【評析】 
孔子在這裡談到對藝術的評價問題。他很重視藝術的形式美,更注意藝術內容的善。這是有明顯政治標準的,不單是娛樂問題。 

【原文】 
3‧26 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譯文】 
孔子說:「居於執政地位的人,不能寬厚待人,行禮的時候不嚴肅,參加喪禮時也不悲哀,這種情況我怎麼能看得下去呢?」 

【評析】 
孔子主張實行「德治」、「禮治」,這首先提出了對當政者的道德要求。倘為官執政者做不到「禮」所要求的那樣,自身的道德修養不夠,那這個國家就無法得到治理。當時社會上禮崩樂壞的局面,已經使孔子感到不能容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