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經典《論語》15.【衛靈公篇第十五】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衛靈公篇第十五 
【本篇引語】 
本篇包括42章,其中著名文句有:「無為而治」;「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小不忍則亂大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當仁不讓於師」;「有教無類」;「道不同,不相為謀」。本篇內容涉及到孔子的「君子小人」觀的若干方面、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政治思想,以及孔子在其他方面的言行。 

【原文】 
15‧1 衛靈公問陳(1)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2)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明日遂行。 

【註釋】 
(1)陳:同「陣」,軍隊作戰時,布列的陣勢。 
(2)俎豆:俎,音zǔ。俎豆是古代盛食物的器皿,被用作祭祀時的禮器。 

【譯文】 
衛靈公向孔子問軍隊列陣之法。孔子回答說:「祭祀禮儀方面的事情,我還聽說過;用兵打仗的事,從來沒有學過。」第二天,孔子便離開了衛國。 

【評析】 
衛靈公向孔子尋問有關軍事方面的問題,孔子對此很不感興趣。從總體上講,孔子反對用戰爭的方式解決國與國之間的爭端,當然在具體問題上也有例外。孔子主張以禮治國,禮讓為國,所以他以上面這段話回答了衛靈公,並於次日離開了衛國。 

【原文】 
15‧2 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1)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2),小人窮斯濫矣。」 

【註釋】 
(1)慍:音yun,怒,怨恨。 
(2)固窮:固守窮困,安守窮困。 

【譯文】 
(孔子一行)在陳國斷了糧食,隨從的人都餓病了。子路很不高興地來見孔子,說道:「君子也有窮得毫無辦法的時候嗎?」孔子說:「君子雖然窮困,但還是堅持著;小人一遇窮困就無所不為了。」 

【評析】 
從本章開始,以後又有若干章談及君子與小人在某些方面的區別。這裡,孔子說到面對窮困潦倒的局面,君子與小人就有了顯而易見的不同。 

【原文】 
15‧3 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譯文】 
孔子說:「賜啊!你以為我是學習得多了才一一記住的嗎?」子貢答道:「是啊,難道不是這樣嗎?」孔子說:「不是的。我是用一個根本的東西把它們貫徹始終的。」 

【評析】 
這裡,孔子講到「一以貫之」,這是他學問淵博的根本所在。那麼,這個「一」指什麼?文中沒有講明。我們認為,「一以貫之」,就是在學習的基礎上,認真思考,從而悟出其中內在的東西。孔子在這裡告訴子貢和其他學生,要學與思相結合,認真學習,深切領悟。 

【原文】 
15‧4 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譯文】 
孔子說:「由啊!懂得德的人太少了。」 

【原文】 
15‧5 子曰:「無為而治(1)者,其舜也與?夫(2)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註釋】 
(1)無為而治:國家的統治者不必有所作為便可以治理國家了。 
(2)夫:代詞,他。 

【譯文】 
孔子說:「能夠無所作為而治理天下的人,大概只有舜吧?他做了些什麼呢?只是莊嚴端正地坐在朝廷的王位上罷了。」 

【評析】 
「無為而治」是道家所稱讚的治國方略,符合道家思想的一貫性。這裡,孔子也讚賞無為而治並以舜為例加以說明,這表明,主張積極進取的儒家十分留戀三代的法度禮治,但在當時的現實生活中並不一定要求統治者無為而治。在孔子的觀念中,不是無為而治,而是禮治。 

【原文】 
15‧6 子張問行(1)。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2)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3),行乎哉?立則見其參(4)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5)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6)。 

【註釋】 
(1)行:通達的意思。 
(2)蠻貊:古人對少數民族的貶稱,蠻在南,貊,音mo,在北方。 
(3)州里:五家為鄰,五鄰為裡。五黨為州,二千五百家。州里指近處。 
(4)參:列,顯現。 
(5)衡:車轅前面的橫木。 
(6)紳:貴族繫在腰間的大帶。 

【譯文】 
子張問如何才能使自己到處都能行得通。孔子說:「說話要忠信,行事要篤敬,即使到了蠻貊地區,也可以行得通。說話不忠信,行事不篤敬,就是在本鄉本土,能行得通嗎?站著,就彷彿看到忠信篤敬這幾個字顯現在面前,坐車,就好像看到這幾個字刻在車轅前的橫木上,這樣才能使自己到處行得通。」子張把這些話寫在腰間的大帶上。 

【原文】 
15‧7 子曰:「直哉史魚(1)!邦有道,如矢(2);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3)而懷之。」 

【註釋】 
(1)史魚:衛國大夫,名,字子魚,他多次向衛靈公推薦蘧伯玉。 
(2)如矢:矢,箭,形容其直。 
(3)卷:同「捲」。 

【譯文】 
孔子說:「史魚真是正直啊!國家有道,他的言行像箭一樣直;國家無道,他的言行也像箭一樣直。蘧伯玉也真是一位君子啊!國家有道就出來做官,國家無道就(辭退官職)把自己的主張收藏在心裡。 

【評析】 
從文中所述內容看,史魚與伯玉是有所不同的。史魚當國家有道或無道時,都同樣直爽,而伯玉則只在國家有道時出來做官。所以,孔子說史魚是「直」,伯玉是「君子」。 

【原文】 
15‧8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譯文】 
孔子說:「可以同他談的話,卻不同他談,這就是失掉了朋友;不可以同他談的話,卻同他談,這就是說錯了話。有智慧的人既不失去朋友,又不說錯話。」 

【原文】 
15‧9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譯文】 
孔子說:「志士仁人,沒有貪生怕死而損害仁的,只有犧牲自己的性命來成全仁的。」 

【評析】 
「殺身成仁」被近現代以來某些人加以解釋和利用後,似乎已經成了貶義詞。其實,我們認真、深入地去理解孔子所說的這段話,主要談了他的生死觀是以「仁」為最高原則的。生命對每個人來講都是十分寶貴的,但還有比生命更可寶貴的,那就是「仁」。「殺身成仁」,就是要人們在生死關頭寧可捨棄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仁」。自古以來,它激勵著多少仁人志士為國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而拋頭顱灑熱血,譜寫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壯麗詩篇。 

【原文】 
15‧10 子貢問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譯文】 
子貢問怎樣實行仁德。孔子說:「做工的人想把活兒做好,必須首先使他的工具鋒利。住在這個國家,就要事奉大夫中的那些賢者,與士人中的仁者交朋友。」 

【評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話在民間已為人們所熟知。這就是「磨刀不誤砍柴功」。在本章中,孔子以此作比喻,說明實行仁德的方式,就是要事奉賢者,結交仁者,這是需要首先做到的。 

【原文】 
15‧11 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1),乘殷之輅(2),服周之冕(3),樂則韶舞(4)。放(5)鄭聲(6),遠(7)佞人。鄭聲淫,佞人殆(8)。」 

【註釋】 
(1)夏之時:夏代的曆法,便於農業生產。 
(2)殷之輅:輅,音lu,天子所乘的車。殷代的車是木製成,比較樸實。 
(3)周之冕:周代的帽子。 
(4)韶舞:是舜時的舞樂,孔子認為是盡善盡美的。 
(5)放:禁絕、排斥、拋棄的意思。 
(6)鄭聲:鄭國的樂曲,孔子認為是淫聲。 
(7)遠:遠離。 
(8)殆:危險。 

【譯文】 
顏淵問怎樣治理國家。孔子說:「用夏代的曆法,乘殷代的車子,戴周代的禮帽,奏《韶》樂,禁絕鄭國的樂曲,疏遠能言善辯的人,鄭國的樂曲浮靡不正派,佞人太危險。」 

【評析】 
這裡仍講為人處世的道理。夏代的曆法有利於農業生產,殷代的車子樸實適用,周代的禮帽華美,《韶》樂優美動聽,這是孔子理想的生活方式。涉及到禮的問題,他還是主張「復禮」,當然不是越古越好,而是有所選擇。此外,還要禁絕靡靡之音,疏遠佞人。 

【原文】 
15‧12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譯文】 
孔子說:「人沒有長遠的考慮,一定會有眼前的憂患。」 

【原文】 
15‧13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譯文】 
孔子說:「完了,我從來沒有見像好色那樣好德的人。」 

【原文】 
15‧14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1)者與!知柳下惠(2)之賢而不與立也。」 

【註釋】 
(1)竊位:身居官位而不稱職。 
(2)柳下惠:春秋中期魯國大夫,姓展名獲,又名禽,他受封的地名是柳下,惠是他的私謚,所以,人稱其為柳下惠。 

【譯文】 
孔子說:「臧文仲是一個竊居官位的人吧!他明知道柳下惠是個賢人,卻不舉薦他一起做官。」 

【原文】 
15‧15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譯文】 
孔子說:「多責備自己而少責備別人,那就可以避免別人的怨恨了。」 

【評析】 
人與人相處難免會有各種矛盾與糾紛。那麼,為人處事應該多替別人考慮,從別人的角度看待問題。所以,一旦發生了矛盾,人們應該多作自我批評,而不能一味指責別人的不是。責己嚴,待人寬,這是保持良好和諧的人際關係所不可缺少的原則。 

【原文】 
15‧16 子曰:「不曰『如之何(1),如之何』者,吾末(2)如之何也已矣。」 

【註釋】 
(1)如之何:怎麼辦的意思。 
(2)末:這裡指沒有辦法。 

【譯文】 
孔子說:「從來遇事不說『怎麼辦,怎麼辦』的人,我對他也不知怎麼辦才好。」 

【原文】 
15‧17 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 

【譯文】 
孔子說:「整天聚在一塊,說的都達不到義的標準,專好賣弄小聰明,這種人真難教導。」 

【原文】 
15‧18 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譯文】 
孔子說:「君子以義作為根本,用禮加以推行,用謙遜的語言來表達,用忠誠的態度來完成,這就是君子了。」 

【原文】 
15‧19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譯文】 
孔子說:「君子只怕自己沒有才能,不怕別人不知道自己。」 

【原文】 
15‧20 子曰:「君子疾沒世(1)而名不稱焉。」 

【註釋】 
(1)沒世:死亡之後。 

【譯文】 
孔子說:「君子擔心死亡以後他的名字不為人們所稱頌。」 

【原文】 
15‧21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譯文】 
孔子說:「君子求之於自己,小人求之於別人。」 

【原文】 
15‧22 子曰:「君子矜(1)而不爭,群而不黨。」 

【註釋】 
(1)矜:音jīn,莊重的意思。 

【譯文】 
孔子說:「君子莊重而不與別人爭執,合群而不結黨營私。」 

【原文】 
15‧23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譯文】 
孔子說:「君子不憑一個人說的話來舉薦他,也不因為一個人不好而不採納他的好話。」 

【評析】 
從18章到23章,這6章基本上全都是講君子的所作所為以及與小人的不同。什麼是君子呢?孔子認為,他應當注重義、禮、遜、信的道德準則;他嚴格要求自己,盡可能做到立言立德立功的「三不朽」,傳名於後世;他行為莊重,與人和諧,但不結黨營私,不以言論重用人,也不以人廢其言,等等。當然,這只是君子的一部分特徵。 

【原文】 
15‧24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譯文】 
子貢問孔子問道:「有沒有一個字可以終身奉行的呢?」孔子回答說:「那就是恕吧!自己不願意的,不要強加給別人。」 

【評析】 
「忠恕之道」可以說是孔子的發明。這個發明對後人影響很大。孔子把「忠恕之道」看成是處理人己關係的一條準則,這也是儒家倫理的一個特色。這樣,可以消除別人對自己的怨恨,緩和人際關係,安定當時的社會秩序。 

【原文】 
15‧25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譯文】 
孔子說:「我對於別人,詆毀過誰?讚美過誰?如有所讚美的,必須是曾經考驗過他的。夏商週三代的人都是這樣做的,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 

【原文】 
15‧26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1)也,有馬者借人乘之(2),今亡矣夫。」 

【註釋】 
(1)闕文:史官記史,遇到有疑問的地方便缺而不記,這叫做闕文。 
(2)有馬者借人乘之:有人認為此句系錯出,另有一種解釋為:有馬的人自己不會調教,而靠別人訓練。本書依從後者。 

【譯文】 
孔子說:「我還能夠看到史書存疑的地方,有馬的人(自己不會調教,)先給別人使用,這種精神,今天沒有了罷。」 

【原文】 
15‧27 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譯文】 
孔子說:「花言巧語就敗壞人的德行,小事情不忍耐,就會敗壞大事情。」 

【評析】 
「小不忍則亂大謀」,這句話在民間極為流行,甚至成為一些人用以告誡自己的座右銘。的確,這句話包含有智慧的因素,尤其對於那些有志於修養大丈夫人格的人來說,此句話是至關重要的。有志向、有理想的人,不會斤斤計較個人得失,更不應在小事上糾纏不清,而應有開闊的胸襟,遠大的抱負,只有如此,才能成就大事,從而達到自己的目標。 

【原文】 
15‧28 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 

【譯文】 
孔子說:「大家都厭惡他,我必須考察一下;大家都喜歡他,我也一定要考察一下。」 

【評析】 
這一段講了兩個方面的意思。一是孔子決不人云亦云,不隨波逐流,不以眾人之是非標準決定自己的是非判斷,而要經過自己大腦的獨立思考,經過自己理性的判斷,然後再作出結論。二是一個人的好與壞不是絕對的,在不同的地點,不同的人們心目中,往往有很大的差別。所以孔子必定用自己的標準去評判他。 

【原文】 
15‧29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譯文】 
孔子說:「人能夠使道發揚光大,不是道使人的才能擴大。」 

【評析】 
人必須首先修養自身、擴充自己、提高自己,才可以把道發揚光大,反過來,以道弘人,用來裝點門面,譁眾取寵,那就不是真正的君子之所為。這兩者的關係是不可以顛倒的。 

【原文】 
15‧30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譯文】 
孔子說:「有了過錯而不改正,這才真叫錯了。」 

【評析】 
「從非聖賢,孰能無過?」但關鍵不在於過,而在於能否改過,保證今後不再重犯同樣的錯誤。也就是說,有了過錯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堅持錯誤,不加改正。孔子以「過而不改,是謂過矣」的簡煉語言,向人們道出了這樣一個真理,這是對待錯誤的唯一正確態度。 

【原文】 
15‧31 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譯文】 
孔子說:「我曾經整天不吃飯,徹夜不睡覺,去左思右想,結果沒有什麼好處,還不如去學習為好。」 

【評析】 
這一章講的是學與思的關係問題。在前面的一些章節中,孔子已經提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的認識,這裡又進一步加以發揮和深入闡述。思是理性活動,其作用有兩方面,一是發覺言行不符合或者違背了道德,就要改正過來;另一方面是檢查自己的言行符合道德標準,就要堅持下去。但學和思不可以偏廢,只學不思不行,只思不學也是十分危險的。總之,思與學相結合才能使自己成為德行、有學問的人。這是孔子教育思想的組成部分。 

【原文】 
15‧32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1)在其中矣;學也,祿(2)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註釋】 
(1)餒:音něi,飢餓。 
(2)祿:做官的俸祿。 

【譯文】 
孔子說:「君子只謀求道行道,不謀求衣食。耕田,也常要餓肚子;學習,可以得到俸祿。君子只擔心道不能行,不擔心貧窮。」 

【原文】 
15‧33 子曰:「知及之(1),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2)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註釋】 
(1)知及之:知,同「智」。之,一說是指百姓,一說是指國家。此處我們認為指祿位和國家天下。 
(2)蒞:音li,臨,到的意思。 

【譯文】 
孔子說:「憑借聰明才智足以得到它,但仁德不能保持它,即使得到,也一定會喪失。憑借聰明才智足以得到它,仁德可以保持它,不用嚴肅態度來治理百姓,那麼百姓就會不敬;聰明才智足以得到它,仁德可以保持它,能用嚴肅態度來治理百姓,但動員百姓時不照禮的要求,那也是不完善的。」 

【原文】 
15‧34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1)而可大受(2)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註釋】 
(1)小知:知,作為的意思,做小事情。 
(2)大受:受,責任,使命的意思,承擔大任。 

【譯文】 
孔子說:「君子不能讓他們做那些小事,但可以讓他們承擔重大的使命。小人不能讓他們承擔重大的使命,但可以讓他們做那些小事。」 

【原文】 
15‧35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譯文】 
孔子說:「百姓們對於仁(的需要),比對於水(的需要)更迫切。我只見過人跳到水火中而死的,卻沒有見過實行仁而死的。」 

【原文】 
15‧36 子曰:「當仁,不讓於師。」 

【譯文】 
孔子說:「面對著仁德,就是老師,也不同他謙讓。」 

【評析】 
孔子和儒家特別重視師生關係的和諧,強調師道尊嚴,學生不可違背老師。這是在一般情況下。但是,在仁德面前,即使是老師,也不謙讓。這是把實現仁德擺在了第一位,仁是衡量一切是非善惡的最高準則。 

【原文】 
15‧37 子曰:「君子貞(1)而不諒(2)。」 

【註釋】 
(1)貞:一說是「正」的意思,一說是「大信」的意思。這裡選用「正」的說法。 
(2)諒:信,守信用。 

【譯文】 
孔子說:「君子固守正道,而不拘泥於小信。」 

【評析】 
前面孔子曾說過:「言必信,行必果」這不是君子的作為,而是小人的舉動。孔子注重「信」的道德準則,但它必須以「道」為前提,即服從於仁、禮的規定。離開了仁、禮這樣的大原則,而講什麼「信」,就不是真正的信。 

【原文】 
15‧38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1)。」 

【註釋】 
(1)食:食祿,俸祿。 

【譯文】 
孔子說:「事奉君主,要認真辦事而把領取傣祿的事放在後面。」 

【原文】 
15‧39 子曰:「有教無類。」 

【譯文】 
孔子說:「人人都可以接受教育,不分族類。」 

【評析】 
孔子的教育對像、教學內容和培養目標都有自己的獨特性。他辦教育,反映了當時文化下移的現實,學在官府的局面得到改變,除了出身貴族的子弟可以受教育外,其他各階級、階層都有了受教育的可能性和某種機會。他廣招門徒,不分種族、氏族,都可以到他的門下受教育。所以,我們說,孔子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教育家,開創了中國古代私學的先例,奠定了中國傳統教育的基本思想。 

【原文】 
15‧40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譯文】 
孔子說:「主張不同,不互相商議。」 

【原文】 
15‧41 子曰:「辭達而已矣。」 

【譯文】 
孔子說:「言辭只要能表達意思就行了。」 

【原文】 
15‧42 「師冕(1)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2)師之道也。」 

【註釋】 
(1)師冕:樂師,這位樂師的名字是冕。 
(2)相:幫助。 

【譯文】 
樂師冕來見孔子,走到台階沿,孔子說:「這兒是台階。」走到坐席旁,孔子說:「這是坐席。」等大家都坐下來,孔子告訴他:「某某在這裡,某某在這裡。」師冕走了以後,子張就問孔子:「這就是與樂師談話的道嗎?」孔子說:「這就是幫助樂師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