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05.【郭仁表】古文現代文翻譯

偽吳春坊吏郭仁表居冶(冶原作治。據明抄本改。)城北。甲寅歲,因得疾沉痼,忽夢道士衣金花紫帔,從一小童,自門入,坐其堂上。仁表初不甚敬,因問疾何時可愈。道士色厲曰:"甚則有之。"即寤,疾甚。數夜,復夢前道士至,因叩頭遜謝。久之,道士色解,索紙筆。仁表以為將疏方,即跪奉之。道士書而授之,其辭曰:"飄風暴雨可思惟,鶴望巢門斂翅飛。'吾道之宗正可依,萬物之先數在茲,不能行此欲何為?"夢中不曉其義,將問之,童子搖手曰:"不可。"拜謝,道士自西北而去。因爾疾愈。(出《稽神錄》)
【譯文】
五代時,吳國有個春坊吏家住在冶城城北。甲寅年,患重病久治不愈。一日,忽然夢見有位道士披著一件金花紫帔,跟著一位小童,走進門來,坐在堂上。郭仁表開始不很客氣,開口就問自己的病何時能好。那道士厲色說:"你只能越來越重!"當即醒來,他的病真的加重了。幾夜之後,郭仁表又夢見那位道士來了,使急忙叩頭謝罪。過了一會兒,道士的臉色漸漸好轉,向他要筆和紙。他以為道士要開藥方,當即跪下將筆紙奉上。道士寫完送給他,只見紙上寫道:"飄風暴雨可思惟,鶴望巢門斂翅飛,吾道之宗正可依,萬物之先數在茲,不能行此欲何為?!"郭仁表夢中不知道這詩的意義,想問問,那童子卻擺擺手說:"不行。"他只好揖手拜謝,看著那道士向西北方向而去。醒來之後,他的病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