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9.【李蠙】古文翻譯

李蠙與王鐸進士同年,後俱得路,嘗恐鐸之先相,而己在其後也。迨路巖出鎮,益失其勢。鐸柔弱易制,中官愛焉。洎韋保衡將欲大拜,不能先於恩地。將命鐸矣,蠙陰知之。挈一壺家酒詣鐸曰:「公將登庸矣,吾恐不可以攀附也。願先事少接左右,可乎?」即命酒以飲。鐸妻李氏疑其堇焉,使女(「女」原作「玄」,據明抄本改)奴傳言於鐸曰:「一身可矣,願為妻兒謀。」蠙驚曰:「以吾斯酒為鴆乎?」即命一大爵,自引滿,飲之而去。(出《玉泉子》)
【譯文】
李蠙與王鐸同年中進士,後來都步入仕途。李蠙常怕王鐸先做了宰相,自己落在他的後面,等到路巖出任鎮將,更失去了優勢。王鐸性格柔順容易領導,朝廷中的官都很喜歡他,到韋保衡將被提升,因不能比恩人升得早,就得任命王鐸。李蠙暗地知道後,提一壺家酒到王鐸處說:「你將要被選拔重用了,我恐怕不能依附你,想事先交接你的左右,行嗎。」接著讓斟滿暢飲。王鐸妻子李氏懷疑他的誠意,派女僕傳話給王鐸說:「你一個人也就罷了,希望你替妻子兒女著想。」李蠙驚訝地說道:「以為我的酒是毒酒嗎?」就讓拿來一個大酒杯,自己斟滿,喝完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