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96 第三卷 金陵女子》原文及翻譯

原文

沂水居民趙某,以故自城中歸,見女子白衣哭路側,甚哀。睨之,美。悅之,凝注不去。女垂涕曰:「夫夫也,路不行而顧我!」趙曰:「我以曠野無人,而子哭之慟,實愴於心。」女曰:「夫死無路,是以哀耳。」趙勸其復擇良匹。曰:「渺此一身,其何能擇?如得所托,媵之可也。」趙忻然自薦,女從之。趙以去家遠,將覓代步。女曰:「無庸。」乃先行,飄若仙奔。至家,操井臼甚勤。

積二年餘,謂趙曰:「感君戀戀,猥相從,忽已三年。今宜且去。」趙曰:「曩言無家,今焉往?」曰:「彼時漫為是言耳,何得無家?身父貨藥金陵。倘欲再晤,可載藥往,可助資斧。」趙經營,為貰輿馬。女辭之,出門徑去;追之不及,瞬息遂杳。居久之,頗涉懷想,因市藥詣金陵。寄貨旅邸,訪諸衢市。忽藥肆一翁望見,曰:「婿至矣。」延之入。女方浣裳庭中,見之不言亦不笑,浣不輟。趙銜恨遽出。翁又曳之返。女不顧如初。

翁命治具作飯,謀厚贈之。女止之曰:「渠福薄,多將不任;宜少慰其苦辛,再檢十數醫方與之,便吃著不盡矣。」翁問所載藥,女云:「已售之矣,直在此。」翁乃出方付金,送趙歸。試其方,有奇驗。沂水尚有能知其方者。以蒜白接茅簷雨水,洗瘊贅,其方之一也,良效。

聊齋之金陵女子白話翻譯:
沂水縣人趙某,進城辦事,在回來的路上,見一個白衣女子在路邊哭,哭得十分哀慟。他斜眼一看,見女子長得很俊俏,心裡非常喜歡,站在那裡盯了很長時間。女子掉著淚說:「你一個大丈夫不走路,只看人家幹什麼?」趙某說:「因為野外無人,你又哭得很傷心,我實在不忍心走了。」女子又說:「我丈夫死了,無路可走,所以傷心。」趙某勸她再找一個好男人。女子說:「我一個孤身女子,能去找誰?若能找個存身的地方,給人家做妾也行!」趙某欣然自薦,女子也願意,就跟著他一起往家走來。趙某因為距家還很遠,想雇一匹馬或驢叫女子騎,女子說:「不用。」說罷,就走在前面。走起來輕飄飄的像仙女一般。

這女子到了趙家,推磨擔水,幹活非常勤快。兩年多後,忽有一天對趙某說:「感謝夫君恩愛,我跟你已快三年了,現在也應當走了。」趙某說:「以前你說沒有家,現在你到哪裡去?」女子回答說:「我那是隨便說罷了,其實我哪能沒有家?我父親在金陵賣藥。你要想再見到我,可載著藥去金陵找我,我還可給你一些錢作資本。」趙某打算給她僱車馬,女子謝絕了,一出門就飛快走去,追都追不上,一轉眼就不見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趙某非常想念那個女子。於是就載上藥去金陵找她。到了金陵,把藥寄存在旅店裡,沿街到處打聽這女子。忽然一間藥店裡一個老頭看見他,說,「賢婿來了!」就請趙某進了院子。那女子正在院中洗衣服。女子看了看他,不說也不笑,照常洗衣。趙某心裡很生氣,回頭就想走,老頭拉他回來,女子仍然不看他一眼。老頭命女子做飯擺酒招待客人,還打算厚厚地贈給他些東西。女子制止說:「他福份薄,多給他東西他享受不了,少給他點慰勞辛苦就行。再給他十幾個藥方,就夠他吃用一輩子的了。」老頭又問趙某載來的藥在哪裡,女子說:「已經給他賣完了,錢在這裡!」老頭便把錢交給趙某,又給了他十幾個藥方子,就打發趙某回家了。

趙某回家後,試驗帶來的藥方子,個個都有特效。沂水至今還有知道這些方子的人。據說用蒜臼子接屋簷水洗疣贅,就是其中的一方,療效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