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8.【王鐸】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故相晉國公王鐸為丞郎時,李駢判度支。每年江淮運米至京,水陸腳錢,斗計七百。京國米價,每斗四十。議欲令江淮不運米,但每斗納錢七百。鐸曰:「非計也。若干京國糴米,必耗京國之食;若運米實關中,自江淮至京,兼濟無限貧民也。」時糴米之制業已行,竟(「竟」原作「意」,據明抄本改。)無敢沮其議者。都下官糴,米果大貴。未經旬,而度支請罷,以(以「原」作「次」。據陳校本改)民無至者故也。於是識(「識」原作「職」,據明抄本改)者,乃服鐸之察事矣。鐸卒以此大用。(出《聞奇錄》)
【譯文】
前宰相晉國公王鐸做丞郎時,李駢兼任度支,每年從長江淮河一帶運米到京城。水陸運費,一斗米需七百錢。京城米價,每斗才四十錢。李駢建議想讓江淮一帶不再運米來,只需每斗交七百錢。王鐸說:「這不是辦法。如果從京城買米,一定減少京城的糧食。如果運米充實關中,那麼從江淮到京城,沿途可以救濟許多貧苦百姓。」當時買米的制度已經推行,竟然沒有敢阻止這種主張的。京城裡官方買糧,糧食價格果然猛漲。不到十天,李駢請求罷免度支,因為沒有人來賣糧的緣故。因此有見識的人都佩服王鐸的明察能力,王鐸也終於因此被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