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01 聊齋誌異自序》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披蘿帶荔,三閭氏感而為騷;牛鬼蛇神,長爪郎吟而成癖。自鳴天籟,不擇好音,有由然矣。

松落落秋螢之火,魑魅爭光;逐逐野馬之塵,魍魎見笑。才非干寶,雅愛搜神;情類黃州,喜人談鬼。聞則命筆,遂以成編。

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郵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積益夥。甚者:人非化外,事或奇於斷髮之鄉;睫在眼前,怪有過于飛頭之國。遄飛逸興,狂固難辭;永托曠懷,癡且不諱。

展如之人,得勿向我胡盧耶?然五爺衢頭,或涉濫聽;而三生石上,頗悟前因。放縱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廢者。

松懸弧時,先大人夢一病瘠瞿曇偏袒入室,藥膏如錢,圓粘乳際。寤而松生,果符墨志。且也,少羸多病,長命不猶。門庭之淒寂,則冷淡如僧;筆墨之耕耘,則蕭條似缽。每搔頭自念,勿亦面壁人果吾前身耶?蓋有漏根因,未結人天之果;而隨風蕩墮,竟成藩溷之花。

茫茫六道,何可謂無其理哉!獨是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托如此,亦足悲矣!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欄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

康熙己未春日 柳泉自題

聊齋之自序白話翻譯:
身披香草的山鬼,引起屈原的感慨用騷體把他寫進詩篇;牛鬼蛇神,李賀卻嗜吟成癖。直抒胸臆,不迎合世俗,他們各有理由。我孤寂失意,猶如螢火,而魑魅爭此微光;追逐名利,隨世浮沉,反被魍魎譏笑。雖無干寶之才,卻癡迷於奇異之事;頗類當年的蘇軾,喜人妄談鬼怪。耳聞筆錄,彙編成書。久之,四方友人以書信相寄,加之喜好和搜集,所積益多。甚至:人在中原,發生的事比竟荒蠻之地發生的更為奇異;眼前出現的怪事,竟比人頭會飛的國度更加離奇。逸興飛動,狂放不羈,在所難免;志托久遠,如癡如醉,不必諱言。誠實之人,能不因此見笑?然而在五父衢頭所聽到的,或許是些無稽之談。而三生石上的故事,頗悟因果之理。恣意放言,或可有理,不必因人廢言。

我生之時,先父夢見一個病瘦和尚,袒露右肩闖進屋中。銅錢大小的一塊膏藥粘在乳旁。父親醒後,正好自己生了下來,乳旁果有一塊黑痣。並且:小時體弱多病,長大命不如人。門庭冷落,如僧人淒清幽居;筆耕謀生,似和尚持缽化緣。每每搔頭自念,那和尚真是我的前身嗎?因果相報,不能成佛升天。而隨風飄蕩,轉生人間,身為貧賤。六道輪迴,豈無天理。半夜燈光,昏昏欲滅,書齋冷清,桌案似冰。集腋成裘,妄想寫成《幽冥錄》的續編;把酒命筆,僅成孤憤之書。寄托如此,實是可悲。唉!霜後寒雀,棲樹無溫;冷月秋蟲,依欄自暖。知我者,只有那些冥冥之中的魂魄了!

康熙十八年(1679)春天 柳泉自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