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0.【劉禹錫】古文翻譯

劉禹錫自(「自」字原缺。據明抄本補)屯田員外左遷朗州司馬,凡十年,始征還。方春,作《贈看花諸君子》詩曰:「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裡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其詩當日傳於都下。有嫉其名者,白於執政,又誣其有怨憤。他見日,時宰與坐,慰其厚。既辭,即曰:「近者新詩,未免其累,奈何?」不數日,出為連(「連」原作「朗」,據明抄本改)州刺史。禹錫自敘云:「貞元二十一年春,予為屯田員外時,此觀未有花。是歲出牧連州,至荊南,又貶朗州司馬。居十年,詔至京師。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滿觀盛如紅霞,遂有前篇,以志一時之事耳。旋(「旋」原作「屬」,據明抄本改)又出牧,於連州至(陳校本「於連州至」四字作「於今」二字)十四年,始為主客郎中,重遊玄都,蕩然無復一樹(「樹」原作「時」,據明抄本改),唯兔葵燕麥,動搖(「搖」原作「捶」,據明抄本改)於春風耳。因再題二十八字,以俟後游。時太和二年三月也。」詩曰:「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靜盡菜花開。種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劉郎今獨來。」(出《本事詩》)
【譯文】
劉禹錫從屯田員外降職為朗州司馬,共十年,才調回京城。當時正是春天,寫下了《贈看花諸君子》一詩。詩中寫道:「繁華的京城大道,紅塵拂面而來,路上人人都說看桃花剛回來。玄都觀裡的千株桃樹,都是我劉禹錫離京後所栽。」這首詩當天在京城傳開。有嫉妒劉禹錫的,稟告給執政長官,誣陷他心懷怨恨。以後,宰相和劉禹錫同坐,深切安慰他。寒暄完了,就說:「最近的一首詩,惹了些麻煩,有什麼辦法呢?」不久,出任連州刺史。劉禹錫自敘說道:「貞元二十一年春天,我作屯田員外郎,當時這個觀裡沒有花,那年出任連州刺史,到荊南,又被貶為朗州司馬。過了十年,召我回京,人人都說有個道士親手栽植了仙桃樹,滿觀盛開好似紅霞,於是有前一首詩,來記一時之事。不久又出任連州刺史。如今已是十四年,我又回來作主客郎中。重遊玄都觀,空蕩蕩沒有一棵樹,只有兔葵燕麥在春風中擺動。因此再題二十八個字,以等待後來的遊人指教。太和二年三月記。」那詩說:「百畝的庭院一半長了青苔,桃花沒有了只有野花開。種桃的道士哪裡去了?以前的劉郎今天獨自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