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88.【王鍔】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泓師云:「長安永寧坊東南是金盞地,安邑里西是玉盞地。」後永寧為王鍔宅,安邑為北平王馬燧宅。後王馬皆進入官。王宅累賜韓弘及史(「及史」原作「正史」,據陳校本改)憲誠、李載義等。所謂金盞破而成焉;馬燧為奉誠園,所為玉盞破而不完也。
又一說,李吉甫安邑宅,及牛僧孺新昌宅,泓師號李宅為玉杯,一破無復可全。金碗或傷(「傷」原作「復」,據明抄本改),庶可再制。牛宅本將作大匠康聾宅,聾自辨岡阜形勢,以其宅當出宰相。後每年命相有按,聾必引頸望之。宅竟為僧孺所得。李後為梁新所有。(出《盧氏雜說》)
【譯文】
泓師說:「長安永寧坊東南面那個地方是金盞一樣的寶地,安邑里西面是玉盞一樣的寶地。後來永寧這個地方成為王鍔的住宅,宏邑則成為北平王馬燧的住宅。後來王鍔和馬燧雙雙進了皇宮做官。王鍔的住宅依次賜給了韓弘和史憲誠、李載義等,就是人們所說的「金盞碎了可復原。」馬燧的住宅成了奉誠園,就是人們所說的「玉盞碎了而恢復不了原樣」。
另一種說法是,李吉甫的安邑宅和牛僧孺的新昌宅,泓師叫李宅是「玉杯」,一旦碎了就不能復原了。金碗有了損傷,差不多可以再複製。牛僧孺的住宅本來是主管宮殿建築的官康聾的住宅,康聾自己會看宅院風水,認為自己的宅院會出現宰相。以後每年有任命宰相的文告,康聾就一定會伸著脖子去看看。他的宅院竟被牛僧孺得去了。李吉甫的宅院後來歸了梁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