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65.【王智興】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侍中王智興,初為徐州節度使,武略英特,有命世之譽。幕府既開,所辟皆是名士。一旦從事於使院會飲,與賓朋賦詩。頃之達於王。王乃召護軍俱至。從事因屏去翰墨,但以杯盤迎接。良久問之曰:"適聞判官與諸賢作詩,何得見某而罷?"遽令卻取筆硯,以彩箋數幅陳席上。眾賓相與持疑。俟行觴舉樂,復曰:"本來欲觀製作,非以飲酒為意。"時小吏亦以箋翰置於王公之前,從事禮為揖讓。王曰:"某韜鈐發跡,未嘗留心章句。今日陪奉英髦,不免亦陳愚懇。"於是引紙援毫,頃刻而就云:"三十年來老健兒,剛被郎官遣作詩。江南花柳從君詠,塞北煙塵我自知。"四座覽之,驚歎無已。時文人張祜亦預此筵。監軍謂元曰:"觀茲盛事,豈得無言?"祜即席為詩以獻云:"十年受命鎮方隅,孝節忠規兩有餘。誰信將壇嘉政外,李陵章句右軍書。"智興覽之笑曰:"褒飾之詞,可謂過當矣。"左右或言曰:"書生之徒,務為諂佞。"智興叱之曰:"有人道我惡,汝輩又肯否?張秀才海內名士,豈雲易得。"天下人聞,且以為王智興樂善矣。駐留數旬,臨岐贈絹千匹。(出《劇談錄》)
【譯文】
唐朝侍中(御史)王智興,初為徐州節度使,文韜武略,很負盛名,在幕府初建時,他招納了很多知名人士。一天,幕府中的從事們在使院中宴飲,和賓朋們賦詩。一會兒,王智興知道了,王智興便和護軍一起來到宴會上。從事們見他來了,便撤去了筆墨,又擺上了酒菜迎接。呆了一會兒他才問道:"方才聽說判官(副手)和你們作詩,怎麼看我來了就停止了?"馬上又叫人取來了筆硯,把一些彩箋放在桌上。眾賓客正在疑惑,他和大家一起舉杯喝酒,並說;"我本來是想看你們作詩的,並不是來為了喝酒。"小吏也把彩箋放到他面前,從事都讓他作一首詩,王智興說:"我是靠用兵打仗起家的,對詩詞文章很少留心,今天和各位名士在一起,我就不怕獻醜了。"於是展紙提筆,一會就寫完一首:
三十年來老健兒,剛被郎官遣作詩。
江南花柳從君詠,塞北煙塵我自知。
四座賓客看到後,都很驚訝、讚歎。當時文人張祜也在座,監軍對張祜說:"你看到了這種場面,能沒有話說麼?"張祜便即席獻詩:
十年受命鎮方隅,孝節忠規兩有餘。
誰信將壇嘉政外,李陵章句右軍書。
王智興看完笑著說:"你對我褒獎得有點過頭了。"他左右有人說:"這些讀書人,就會諂媚。"王智興訓斥了那些人說:"有人若是說我壞,你們又能怎麼說?張秀才是國內知名人士,叫國內人聽說了這事,還以為我智興只願聽好話似的。"
他把張祜留住了好些日子,臨走時,還贈送他一千匹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