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94.【許宣平】文言文翻譯

許宣平,新安歙人也。唐睿宗景雲中,隱於城陽山南塢,結庵以居。不知其服餌,但見不食。顏色若四十許人,行如奔馬。時或負薪以賣,擔常掛一花瓠及曲竹杖,每醉騰騰拄之以歸。獨吟曰:「負薪朝出賣,沽酒日西歸。路人莫問歸何處,穿入白雲行翠微。」爾來三十餘年,或拯人懸危,或救人疾苦。城市人多訪之,不見,但覽庵壁題詩云:「隱居三十載,石室南山巔。靜夜玩明月,明朝飲碧泉。樵人歌垅上,谷鳥戲巖前。樂矣不知老,都忘甲子年。」好事者多詠其詩。有時行長安,於驛路洛陽同華間傳捨是處題之。天寶中,李白自翰林出,東遊經傳捨,覽詩吟之,嗟歎曰:「此仙詩也。」及詰之於人,得宣平之實。白於是游及新安,涉溪登山,累訪之不得。乃題其庵壁曰:我吟傳捨詩,來訪真人居。煙嶺迷高跡,雲林隔太虛。窺庭但蕭索,倚柱空躊躇。應化遼天鶴,歸當千歲余。」是冬野火燎其庵,莫知宣平蹤跡。百餘年後,鹹通七年。郡人許明奴家有嫗。常逐伴入山採樵,獨於南山中見一人坐石上,方食桃,甚大。問嫗曰:「汝許明奴家人也?我明奴之祖宣平。」嫗言:「常聞已得仙矣!」曰:「汝歸,為我語明奴,言我在此山中。與汝一桃食之,不可將出。山虎狼甚多,山神惜此桃。」嫗乃食桃,甚美,頃之而盡。宣平遣嫗隨樵人歸家言之,明奴之族甚異之,傳聞於郡人。其後嫗卻食,日漸童顏,輕健愈常。中和年已後,兵荒相繼,居人不安,明奴徙家避難,嫗入山不歸。今人採樵,或有見其嫗,身衣籐葉,行疾如飛。逐之,升林木而去。(出《續仙傳》)
【譯文】
許宣平是新安歙縣人。唐睿宗景雲年間,他隱居在城陽山的南塢,蓋了一所小草房居住。不知他在進行服食,只知他不吃飯。他的臉色像四十來歲的人,走起路來像奔跑的馬。他有時候擔著柴到城裡來賣,柴擔上常常掛著一隻花葫蘆和一根彎曲的竹杖,常常醉後騰騰地拄著竹杖回山,獨自吟唱道:「負薪朝出賣,沽酒日西歸。路人莫問歸何處,穿入白雲行翠微。」三十多年來,有時候他把人從危難中拯救出來,有時候他把人從疾病中救治出來,很多城裡人都去拜訪他。並不能見到他,只見到他住的小草房的牆壁上題詩說:「隱居三十載,石室南山巔。靜夜玩明月,明朝飲碧泉。樵人歌垅上,谷鳥戲巖前。樂矣不知老,都忘甲子年。」許多好事者都誦讀他的詩,使他的詩在長安盛行一時。在官道上從洛陽到同華之間的傳捨裡,到處題著他的詩。天寶年間,李白從翰林院出來,向東遊歷路過傳捨,看了他的詩吟詠之後,感歎地說:「這是神仙的詩啊!」於是李白就向別人打聽這是誰寫的詩,知道了許宣平的情況。李白於是就到新安遊歷,越嶺翻山,多次求訪也沒有找到許宣平,就在他的小草房的牆壁上題詩道:「我吟傳捨詩,來訪真人居。煙嶺迷高跡,雲林隔太虛。窺庭但蕭索,倚柱空躊躇。應化遼天鶴,歸當千歲余。」這年冬天,野火燒了這所小草房。不知道許宣平的行蹤。一百多年以後,鹹通七年,郡中人許明奴家有一位老婦人,曾經結伴進山打柴,獨自在南山中見到一個人坐在石頭上,正在吃桃。桃子很大。那人問老婦人說:「你是許明奴家的人吧?我是許明奴的祖先許宣平。」老婦人說她曾經聽說他已經成仙了,他說:「你回去,替我對許明奴說,我在這山裡頭。我給你一個桃吃,不能拿出去。這山裡虎狼很多,山神很珍惜這桃子。」老婦人就把桃子吃了。味道很美,不一會兒就吃光了。許宣平打發老婦人和打柴的人們一起回家說了此事。許明奴的家族非常驚異,全郡的人都傳聞此事。後來老婦人就不愛吃飯,一天天變得年輕,比平常輕捷健壯。中和年以後,連連發生兵亂,百姓不安。許明奴搬家避難,老婦人進山就不再回來。現在有人進山打柴,有見到那位老婦人的。她身穿籐葉,行走如飛。追趕她,她就升到林木之上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