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57.【蕭嵩】原文及譯文

玄宗嘗器重蘇頲,欲倚以為相,禮遇顧問,與群臣特異。欲命相前一日,上秘密,不欲令左右知。迨夜艾,乃令草詔,訪於侍臣曰:「外庭直宿誰?」遂命秉燭召來。至則中書舍人蕭嵩,上即以頲姓名授嵩,令草制書。既成,其詞曰:「國之瑰寶。」上尋繹三四,謂嵩曰:「頲,瑰之子。朕不欲斥其父名,卿為刊削之。」上仍命撤帳中屏風與嵩,嵩慚懼流汗,筆不能下者久之。上以嵩杼思移時,必當精密,不覺前席以觀。唯改曰:「國之珍寶。」他無更易。嵩既退,上擲其草於地曰:「虛有其表耳。」(嵩長大多髯,上故有是名。)左右失笑。上聞,遽起掩其口,曰:「嵩雖才藝非長,人臣之貴,亦無與比,前言戲耳。」其默識神覽,皆此類也。(出《明皇雜錄》)
【譯文】
唐玄宗曾經很器重蘇頲,準備依靠他作宰相,對他的禮節待遇和詢問問題,與所有的大臣都很不一樣。想下令讓他做宰相的前一天,皇上秘密行動,不想讓左右的人知道,等到黑夜過去,才找人寫詔書。皇上向侍臣打聽說:「外庭是誰值宿?」就派人拿著蠟燭去叫來,到了一看是中書舍人蕭嵩。皇上就把蘇頲的姓名交給蕭嵩,讓他起草制書。寫完之後,那上面有句詞說:「國之瑰寶」,皇上斟酌了三四次,對蕭嵩說「蘇頲是蘇瑰的兒子,我不想使用他父親的名諱,你替我改正過來。」皇上因而讓人撤出帳幕中的屏風給蕭嵩使用。蕭嵩慚愧恐懼流出了汗,很久時間不能下筆。皇上以為蕭嵩思考了一段時間,一定應當是很精密了,不知不覺走到蕭嵩的坐席去看,只改成:「國之珍寶」,別的都沒有更改。蕭嵩退出去之後,皇上把他草寫的紙扔到地上說:「真是白白地有個好外表。」左右的人失聲笑了出來。皇上聽見了,急忙站起來掩住口說:「蕭嵩雖然不善長才藝,人臣的尊貴,也沒有人比得上,剛才說的是笑話。」皇上的默默觀察識別和用心神去看人,都像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