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138.【馬拯】文言文翻譯

唐長慶中,有處士馬拯性沖淡,好尋山水,不擇險峭,盡能躋攀。一日居湘中,因之衡山祝融峰,詣伏虎師。佛室內道場嚴潔,果食馨香,兼列白金皿於佛榻上。見一老僧眉毫雪色,樸野魁梧。甚喜拯來,使僕挈囊。僧曰:「假君僕使,近縣市少鹽酪。」拯許之。僕乃挈金下山去,僧亦不知去向。俄有一馬沼山人亦獨登此來,見拯,甚相慰悅。乃告拯曰:「適來道中,遇一虎食一人,不知誰氏之子。」說其服飾,乃拯僕夫也。拯大駭。沼又云:「遙見虎食人盡,乃脫皮,改服禪衣,為一老僧也。」拯甚怖懼,及沼見僧曰:「只此是也。」拯白僧曰:「馬山人來雲,某僕使至半山路,已被虎傷,奈何?」僧怒曰:「貧道此境,山無虎狼,草無毒螫,路絕蛇虺,林絕鴟鴞。無信妄語耳。」拯細窺僧吻,猶帶殷血。向夜,二人宿其食堂,牢扃其戶,明燭伺之。夜已深,聞庭中有虎,怒首觸其扉者三四,賴戶壯而不隳。二子懼而焚香,虔誠叩首於堂內土偶賓頭盧者。良久,聞土偶吟詩曰:「寅人但溺欄中水,午子須分艮畔金。若教特進重張弩,過去將軍必損心。」二子聆之而解其意,曰:「寅人虎也。欄中即井。午子即我耳。艮畔金即銀皿耳。」其下兩句未能解。及明,僧叩門曰:「郎君起來食粥。二子方敢啟關。食粥畢,二子計之曰:「此僧且在,我等何由下山?」遂詐僧云:「井中有異。」使窺之。細窺次,二子推僧墮井,其僧即時化為虎,二子以巨石鎮之而斃矣。二子遂取銀皿下山。近昏黑,而遇一獵人,於道旁張弓,樹上為棚而居。語二子曰:「無觸我機。」兼謂二子曰:「去山下猶遠,諸虎方暴,何不且上棚來?」二子悸怖,遂攀緣而上。將欲人定,忽三五十人過,或僧,或道,或丈夫,或婦女,歌吟者,戲舞者,前至弓所。眾怒曰:「朝來被二賊殺我禪和,方今追捕之,又敢有人張我將軍。」遂發其機而去。二子並聞其說,遂詰獵者。曰:「此是倀鬼,被虎所食之人也,為虎前呵道耳。」二子因徵獵者之姓氏。曰:「名進,姓牛。」二子大喜曰:「土偶詩下句有驗矣,特進乃牛進也,將軍即此虎也。」遂勸獵者重張其箭,獵者然之。張畢登棚,果有一虎哮吼而至,前足觸機,箭乃中其三班,貫心而踣,逡巡。諸倀奔走卻回,伏其虎,哭甚哀曰:「誰人又殺我將軍?」二子怒而叱之曰:「汝輩無知下鬼,遭虎齒死。吾今為汝報仇,不能報謝,猶敢慟哭。豈有為鬼,不靈如是?」遂悄然。忽有一鬼答曰:「都不知將軍乃虎也,聆郎君之說,方大醒悟。」就其虎而罵之,感謝而去。及明,二子分銀與獵者而歸耳。(出《傳奇》)
【譯文】
唐朝長慶年間,有一位處士名叫馬拯。他性情沖淡,喜歡遊覽山水,無論無何險峻,他都可以登攀。有一天他住在湘中,於是就到了衡山祝融峰,到一位伏虎師那裡去拜訪。佛室內道場莊嚴整潔,水果食品散發出馨香,又在佛床上陳列著一些白金器皿。他看見一位眉毛雪一樣白的老和尚。」這老和尚身材魁梧,樸素粗放,很高興他的到來。他讓僕人拿著行囊。老和尚說:「求您的僕人到縣買一點鹽酪可以嗎?」他答應了,僕人就拿著錢下山去了。老和尚也不知去向。不多時有一個名叫馬沼的山人也獨自走上山來。山人見了馬拯非常高興,就告訴馬拯說:「剛才在來路上,遇上一隻老虎吃一個人,也不知道吃的是誰家的孩子。」山人說了一下被害者的服飾,原來是馬拯的僕人。馬拯大吃一驚。山人又說:「我遠遠地望見,老虎吃完了人,就脫掉虎皮,改穿禪衣,變成一個老和尚。馬拯非常恐懼。等到山人馬沼看到老和尚,就告訴馬拯說:「就是他!」馬拯對老和尚說:「馬山人上來說,我的僕人走到半路上,已被虎害了,怎麼辦?」老和尚生氣地說:「貧僧這個地方,山上沒有虎狼,草裡沒有毒蟲,路旁沒有蛇蠍,林中沒有兇惡的鳥。你不要聽信這類虛妄的話。」馬拯細看老和尚的嘴唇,還帶有殷紅的血痕。將近黑夜馬拯和馬沼二人宿在老和尚的食堂裡。他們牢牢地關閉了門窗,點亮了蠟燭等待著。夜深時,他們聽到院子裡有虎。老虎憤怒地用頭撞了三四次門窗,全靠門窗結實沒被撞壞。兩個人害怕,就燒香,在一個叫賓頭盧的泥像前虔誠地叩頭。好久,聽到泥像吟詩,說:「寅人但溺欄中水,午子須分艮畔金。若教特進重張弩,過去將軍必損心。」兩個人聽了理解了其中的意思,說:「『寅人』就是虎;『欄中水』就是井;『午子』就是我;『艮畔金』就是銀製器皿。」那後兩句沒能理解。到了天亮老和尚敲門說:「二位先生,請起來吃早飯啦!」兩個人這才敢打開門。吃完早飯,二人核計說:「這個老和尚還在這裡,我們怎麼下得了山?」於是二人欺騙和尚說井裡有異常的聲音,讓老和尚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見老和尚來到井邊,他們就把老和尚推下井去。老和尚立即就變成老虎。兩個人用大石頭把老虎打死了。於是他們倆就取了銀製器皿下山。將近黃昏,他們遇上一個獵人。獵人在道旁張開弓弩,設下暗箭,在樹上搭了一個棚子,住在上面。獵人對他們兩個人說:「不要觸動我埋伏的機關。」又對二人說:「離山下還有挺遠,老虎們正凶殘,何不暫時到棚子上來避一避?」兩個人一聽說老虎就害怕,於是就爬了上去。將要安定下來的時候,忽然有三五十人打此路過,有的是和尚,有的是道士,有的是男子,有的是婦女,唱歌吟詩的,玩笑起舞的,吵吵嚷嚷來到獵人張弓的地方。這些人一齊生氣地說:「早晨被兩個賊小子殺了我們的禪和,現在正追捕他們,還有人敢張弓殺我們的將軍?」於是他們觸發了機關,把箭發出去。繼續往前走了。兩個人都聽到這些話,就問獵人是怎麼回事。獵人說:「這些都是為虎作倀的鬼,是被老虎吃了的人。他們這是在前邊為老虎開道。」兩個人於是就問獵人的姓名。獵人說他姓牛名進。兩個人高興地說:「泥像詩的下兩句有應驗了,『特進』就是牛進,『將軍』就是這個老虎!」於是二人勸獵人重新張弓搭箭。獵人這樣做了。做完又登上棚來。果然有一隻老虎吼叫著來了,它前爪觸到機關上,箭就正中它的心窩,它便倒下了。很快,那些倀鬼一齊跑回來,趴到虎身上,哭得很是傷心,說:「是誰又殺了我們的將軍?」二人怒斥道:「你們這些無知的下賤鬼,讓虎咬死了,我們為你們報了仇,你們不回報不感謝,還敢慟哭?哪有做鬼像你們這樣不懂事理的!」於是一片悄悄然。忽然有一個鬼答應說:「我們全都不知道將軍就是老虎,聆聽了先生的話才恍然大悟。」於是他們又在死虎跟前把虎好一頓罵,向二人及獵人表示感謝之後才離去。等到天明,二人分一些銀子給獵人,一塊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