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38.【陰君文字】原文及譯文

頃歲有一士人,嘗於寢寐間若被官司追攝,因隨使者而去。行經一城,雲是鎮州,其間人物稀少。又經一城,雲是幽州,其間人物眾廣。士人乃詢使者曰:「鎮州蕭疏,幽州繁盛,何其異乎?」使者曰:「鎮州雖然少人,不日亦當似幽州矣。」有頃至一處,有若公府。中有一大官,見士人至前,即曰:「誤追此人來,宜速放去。」士人知是陰司,乃前啟陰官曰:「某雖蒙放還,願知平生官爵所至。」陰官命取紙一幅,以筆墨畫紙,作九個圍子。別取青筆,於第一個圍子中,點一點而與之。士人置諸懷袖,拜謝而退。及寤,其陰君所賜文字,則宛然在懷袖間,士人收藏甚秘。其後鎮州兵士,相繼殺傷甚眾。故知陰間鎮州,即日人眾,當不謬耳。其士人官至冀州錄事參軍,縑縷而卒。陰官畫九圍子者,乃九州也,冀州為九州之第一,故點之;其點青者,言士人只止於錄事參軍,綠袍也。(出《玉堂閒話》)
【譯文】
近年來有一個男子,曾經在睡覺做夢的時候被官差追捕,尾隨官差而去。經過一座城鎮,官差說是鎮州,城裡人很稀少。又經過一座城鎮,說是幽州,城裡人物眾多熱鬧。男子問官差說:「鎮州人少,而幽州人多熱鬧,相差得太懸殊了。」官差說:「鎮州雖然人少,但不久也會像幽州一樣。」一會兒,到了一個地方,有座官府,裡面有個大官。看到男子走過來,大官說:「這個人是抓錯的,應該立刻放回去。」男子知道這是陰間,走上前去向大官請求說:「我雖然被放回去,但是還想知道一生能當什麼官?」大官叫人拿來一張紙,拿起筆在紙上畫了九個圓圈,又拿起一支綠筆,在第一個圓圈裡點了一筆,然後把它交給男子。男子小心地放在懷裡,表示感謝後退了出去。男子睡醒後陰間大官給他的紙張文字還在懷裡,他小心秘密地收藏了起來。後來鎮州軍隊互相殘殺,傷亡很多,這才知道了陰間官差所說陰間鎮州不久人多的話不是隨便說的。後來男子當上了冀州錄事參軍,最後在貧困中死去。陰間大官所畫的九個圓圈,就是指九州,所以加點。點是綠色的,是說男子最終只能做到錄事參軍,穿綠色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