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034.【葉遷韶】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葉遷韶,信州人也。幼歲樵牧,避雨於大樹下。樹為雷霹,俄而卻合,雷公為樹所夾,奮飛不得遷。韶取石楔開枝,然後得去。仍愧謝之,約曰:「來日復至此可也。」如其言至彼,雷公亦來,以墨篆一卷與之,曰:「依此行之,可以致雷雨,祛疾苦,立功救人。我兄弟五人,要聞雷聲,但喚雷大雷二,即相應。然雷五性剛躁,無危急之事,不可喚之。」自是行符致雨,鹹有殊效。嘗於吉州市大醉,太守擒而責之,欲加楚辱。遷韶於庭下大呼雷五。時郡中方旱,日光猛熾,霹震一聲,人皆顛沛。太守下階禮接之,請為致雨。信宿大霪,田原遂足,因為遠近所傳。游滑州,時方久雨,黃河氾濫。官吏備水為勞,忘其寢食。遷韶以鐵札,長二尺,立一符於河岸上。水湧溢堆阜之形,而沿河流下,不敢出其符外。人免墊溺,如今傳之。或有疾請符,不擇筆墨,書而援之,皆得其效。多在江浙間周遊,好啗葷腥,不修道行。後不知所之。(出《神仙感遇傳》)
【譯文】

唐朝時候有個叫葉遷韶的,是信州人,小時候整年在野外打柴或放牧。一天,他正在大樹下面避雨,大樹被雷劈開了,很快又合到了一起。雷公被合上的樹夾住,無論怎樣用力也下不來。遷韶用石片把樹分開後雷公才得以脫身。雷公慚愧地向他致謝,並對他約定說:「第二天還到這個地方就行。」遷韻按雷公說的來到這裡時,雷公也來了。它把一卷用篆字寫成的書送給遷韶,說:「照這本書上寫的去做,就可以招來雷雨,驅除疾苦,立功救人。我們兄弟五人,你要想聽雷聲,只喊雷大、雷二就行,保證應聲而出。但是,雷五性情剛烈暴躁,沒有危急的事情,你不要喊他。」從此,遷韶寫符招雨,每次都收到極大功效。他曾在吉州大街上喝得大醉,太守把他抓去大加訓斥,並想對他施加苦刑。遷韶在堂上大聲呼叫雷五。當時吉州境內正值大旱,天空烈日炎炎。忽聽霹靂一聲巨響,人們都被震倒在地上。太守見此,急忙走下台階,對遷韶以禮相待,請他招雨。夜間果然下起了大雨,田野裡於是吸足了水份。遷韶能夠求雨除害的事,因此傳遍遠近各地。他到滑州遊歷時,正趕上久雨不晴,黃河水氾濫成災,官吏們整日為防水淹而辛勞,達到廢寢忘食的程度。遷韶便在長二尺的鐵片上畫了符,拿來立在河岸上,洪峰象小山一樣奔湧而來,然後順著河床滾滾流下,不敢越過立符的界限,人們終於避免了被水淹沒的災難。這件事至今仍在傳揚。有人得了病請他給畫符,他便絕不挑撿筆與墨的優劣,寫完就送給人家。這些符都收到了預期的效果。遷韶多半在江浙一帶周遊,喜歡吃腥葷,不按照修道的規矩約束自己。後來不知他到什麼地方去了。

元稹 (「稹」原作「積」,據明抄本改)
唐元稹(「稹」原作「積」,據明抄本改)鎮江夏。襄州賈墅(明抄本「墅」作「塹」)有別業。構堂,架樑才畢,疾風甚雨。時戶各輸油六七甕,忽震一聲,甕悉列於樑上,都無滴汙於外。是年稹卒。(出《劇談錄》,明抄本作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朝,元稹鎮守江夏。襄州賈墅有座別墅,他在這裡建造堂屋,剛把房梁架好,就來了狂風暴雨。當時,他所管轄的住戶每戶都繳納六七甕豆油。突然一聲雷響,所有的油缸都排列在房樑上,沒有一滴油污灑在缸外面。這一年,元稹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