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93.【同昌公主】原文及翻譯

鹹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宅於廣化裡,錫錢五百萬貫。更罄內庫珍寶,以實其宅。而房櫳戶牖,無不以眾寶飾之。更以金銀為井欄藥臼,食櫃水槽。鐺釜盆甕之屬,縷金為笊籬箕筐。制水晶火齊琉璃玳瑁等為床,搘以金龜銀鹿。更琢五色玉為器皿什物,合百寶為圓案。賜金麥銀粟共數斛,此皆太宗朝條支國所獻也。堂中設連珠之帳,卻寒之簾,犀簟牙席,龍鳳繡。連珠帳,續真珠以成也。卻寒簾,類玳瑁斑,有紫色,雲卻寒鳥骨之所為也。但未知出於何國。更有鷓鴣枕、翡翠匣、神絲繡被。其枕以七寶合為鷓鴣之斑,其匣飾以翠羽。神絲繡被,三千鴛鴦,仍間以奇花異葉,精巧華麗,可得而知矣。其上綴以靈粟之珠如粟粒,五色輝煥。更有蠲忿犀如意玉。其犀圓如彈丸,入土不朽爛;帶之,令人蠲忿怒。如意玉類枕頭,(按《杜陽雜編》"枕"作"桃",明抄本"頭"作"實"。)上有七孔,雲通明之象。更有瑟瑟幙,紋布巾、火蠶綿、九玉釵。其幕色如瑟瑟,闊三尺,長一百尺,輕明虛薄,無以為比。向空張之,則疏朗之紋,如碧絲之貫其珠。雖大雨暴降,不能沾濕,雲以蛟人瑞香膏所傅故也。紋布中即手巾也,潔白如雪,光軟絕倫,拭水不濡,用之彌年,亦未嘗垢。二物稱得鬼谷國。火蠶綿出火洲,絮衣一襲,止用一兩,稍過度,則熇蒸之氣不可奈。九玉釵上刻九鸞,皆九色,其上有字曰"玉兒",精巧奇妙,殆非人制。有得於金陵者,因以獻。公主酬之甚厚。一日晝寢,夢絳衣奴傳語云:"南齊潘淑妃取九鸞釵。"及覺,具以夢中之言告於左右。公主薨,其釵亦不知其處。韋氏異其事,遂以實語諸門人。或曰:"玉兒即潘妃小字。"逮諸珍異,不可具載。自漢唐公主出降之盛,未之有也。公主乘七寶步輦,四角綴五色錦香囊。囊中貯辟邪香瑞麟香金鳳香,此皆異國獻者。仍雜以龍腦金屑,鏤水晶瑪瑙辟塵犀為龍鳳花木狀。其上悉絡真珠玳瑁,更以全絲為流蘇,雕輕玉為浮動。每一出遊,則芬香街巷,晶光耀日,觀者眩其目。時有中貴人,買酒於廣化旗亭,忽相謂曰:"坐來香氣?何太異也?"同席曰:"豈非龍腦乎?"曰:"非也。予幼給事於嬪妃宮,故此常聞此。未知今日何由而致。"因顧問當壚者,云:"公主步輦夫,以錦衣質酒於此。"中貴人共請視之,益歎異焉。上日賜御饌湯藥,而道路之使相屬。其饌有消靈炙、紅虯脯。其酒則有凝露漿、桂花醅。其茶則有綠花、紫英之號。靈消炙,一羊之肉,取四兩,雖經暑毒,終不臭敗。紅虯脯,非虯也。但貯於盤中,縷健如紅絲,高一尺,以筋抑之,無三四分,撤即復故。其諸品味,他人莫能識。而公主家人餐飫,如裡中糠秕。一日大會韋氏之族於廣化裡,玉饌具陳。暑氣將甚,公主命取澄水帛以蘸之,掛於南軒,滿座皆思挾纊。澄水帛長八九尺,似布而細,明薄可鑒。雲其中有龍涎,故能消暑也。韋氏諸宗好為葉子戲,夜則公主以紅琉璃盤,盛夜光珠,令僧祁捧於堂中,則光明如晝焉。公主始有疾,召術士米賓為禳法,乃以香蠟燭遺之。米氏之鄰人,覺香氣異常,或詣門詰其故,賓具以事對。出其燭,方二寸,長尺餘,其上施五彩。爇之,竟夕不盡。郁烈之氣,可聞於百步余。煙出於上,即成樓閣台殿之狀。或雲,燭中有蜃脂也。公主疾既甚,醫者欲難其藥,奏云:"得紅蜜白猿膏,食之可愈。"上令檢內庫,得紅蜜數石,本兜離國所貢。白猿膏數甕,本南海所獻。雖日加藥餌,終無其驗,公主薨。上哀痛,遂自製輓歌詞,令朝臣繼和。反庭祭曰,百司內官,皆用金玉飾車輿服玩,以焚於韋氏庭,韋家爭取灰以擇金寶。及葬於東郊,上與淑妃御延興門。出內庫金駱駝鳳凰麒麟各高數尺,以為儀從。其衣服玩具,與人無異,每一物皆至一百二十輿。刻木為數殿,龍鳳花木人畜之眾者不可勝計。以絳羅綺繡,絡以金珠瑟瑟,為帳幙者千隊。其幢節傘蓋,彌街翳日。旌旗珂珮鹵簿,率多加等。敕紫尼及女道士為侍從引翼。焚升霄百靈之香,而擊歸天紫金之磬。繁華輝煥,殆將二十餘里。上又賜酒一百斛,餅啗三十駱駝,各徑闊二尺,飼役夫也。京城士庶罷業觀者流汗相屬,唯恐居後。及靈輛過延興門,上與淑妃慟哭,中外聞者,無不傷痛。同日葬乳母,上更作《祭乳母文》。詞質而意切,人多傳誦。自後上日夕注心掛意。李可及進《歎百年曲》,聲詞哀怨,聽之莫不淚下。更教數十人作《歎百年隊》。取內庫珍寶雕成首飾,取絹八百匹畫作魚龍波浪文,以為地衣。每舞竟,珠翠滿地。可及官歷大將軍,賞賜盈萬。甚無狀,左軍容使西門季玄素頗鯁直,乃謂可及曰:"爾恣巧媚以惑天子,族無日矣。"可及恃寵,無有少改。可及善囀喉舌,於天子前,弄眼作頭腦,連聲著詞,唱(明抄本"唱"下有"雜聲"二字)曲。須臾間,變態百數不休。是時京城不調少年相效,謂之拍彈(去聲)。一日可及乞假為子娶婦,上曰:"即令送酒面及來,以助汝嘉禮。"可及歸至捨,俄一中貴人監二銀榼各高二尺餘,宣賜可及。始以為酒,及啟,皆實以金寶。上賜可及銀麒麟高數尺。可及取官庫車,載往私第。西門季玄曰:"今日受賜用官車,他日破家,亦須輦還內府。不道受賞,徒勞牛足。"後可及果流於嶺表,舊賜珍玩,悉皆進入。君子謂季玄有先見之明。(出《杜陽編》)
【譯文】
唐懿宗鹹通九年,同昌公主出嫁。公主的宅第在京城長安的廣化裡,皇上賜給她五百萬貫錢。而且將宮中內庫珍藏的各種珍寶幾乎都給了同昌公主,讓她用這些珍寶來裝修她的新宅。公主的新宅,房屋的門窗沒有不用這些珍寶裝飾的。更為奢華的是,宅內的水井,搗藥的藥臼,貯放食物的櫃廚,存放飲用水的水槽,以及鐺、釜、盆、甕等炊具,都是用黃金、白銀鑄制的。用金絲編製笊籬、簸箕、籮筐,用水晶、火齊珠、琉璃、玳瑁等鑲嵌床鋪,床腳下支著黃金、白銀製作的龜、鹿。還用五彩玉石雕琢成器皿等用具,將各種珍寶鑲嵌在一塊製成圓桌。皇上還賞賜給同昌公主黃金製成的麥子,白銀製成的粟米,一共好幾鬥。這些金麥、銀粟,都是唐太宗在位期間條支國進獻來的。堂屋中架設連珠帳子,懸掛卻寒門廉,鋪犀牛皮褥子,睡用象牙做裝飾的竹蓆,以及鄉有龍鳳圖案的床上用品。連珠帳,是將珍珠串起來編製成的。卻寒廉,類似玳瑁花斑,紫色的,據說是用卻寒鳥骨作成的,但是不知道產在哪個國家。還有鷓鴣枕,翡翠匣,神絲繡被等華貴物品。鷓鴣枕,用七種珍寶鑲嵌成鷓鴣圖案。翡翠匣上面裝飾有翠羽。神絲繡被上面,繡有三千對鴛鴦,期間繡上奇花異葉,精巧華麗可想而知啊!而且繡被上還縫綴上靈粟珠。這種珠子只有米粒那麼大,五色斑斕,耀人眼目。還有用犀骨製作的妝飾品,帶上它後可以使你消除忿怒。它的樣子,犀骨雕琢成如彈丸樣的圓珠,埋入土中不會朽爛。還有用如意玉做的枕頭之類的東西,上面有七個孔,是通明的形狀。還有碧色寶石帳幕,絞布巾,火蠶綿,九玉釵等物。這件帳幕顏色象碧色寶石,寬三尺,長一百尺,非常輕、薄,而且透明,是無以倫比的。將它在空中張掛起來後,紋絡疏朗,像有碧絲穿著珍珠一樣,雖然遇到下大雨、暴雨,也一點不能淋濕它。聽說是用睡香膏塗搽的緣故。絞布巾,就是手巾,像雪一樣的潔白,光亮柔軟沒有東西能和它相比。而且用它擦拭手臉,沾水不濕,用一年也沾不上灰塵污垢。這兩件東西,據說是在鬼谷國得到的。火蠶綿產自火洲,用它絮一件棉衣,止用一兩就夠了,稍稍用得多了些,穿在身上烘烤得你就受不了。九玉釵上雕刻有九隻鸞鳳,呈九種顏色,它上面鐫刻著"玉兒"兩個字。製作得精緻、巧妙、奇特,是人工完全製作不出來的。有人在金陵得到這只九玉釵,將它進獻給同昌公主,公主賞賜給他特別豐厚的酬謝。一天,白日裡同昌公主躺在床上小憩,夢見一位身穿紫絳色衣服的使女傳話給她,說南齊的潘淑妃來取這只九玉釵。夢醒後,公主將夢中的情形告訴給她身邊的人。同昌公主死後,這只九鸞釵也不知道上哪裡去了。同昌公主的母親韋氏對這件事感到奇異,就將情況如實告訴了諸位門客。有的門客說:"玉兒即潘妃的小名。得到奇珍異寶,不可以將它們都佩戴在身上。"自漢、唐以來,皇家公主出嫁,從未有過象同昌公主這樣盛大奢華的。同昌公主乘坐七寶步輦。輦的四角綴有五色錦香囊,囊裡裝的是辟邪香、瑞麟香、金鳳香,都是外域國家進獻的貢品。其間摻糅著龍腦香料金屑粉等。輦上用水晶、瑪瑙、避塵犀等寶物鏤成龍鳳花木的各種形狀,上面都絡潔著珍珠、玳瑁等。輦上的流蘇是用金絲製作的,並且用輕玉雕刻成各種飾物。同昌公主乘坐這具步輦,每次出遊都滿街溢香,瑩光耀日。耀得圍觀的人眼睛都睜不開。當時有宮中的太監到廣化裡酒樓來買酒,忽然互相詢問:"咱們坐在這裡,哪來的香氣?怎麼這樣特殊的香啊?"同桌的一個太監說:"這不是龍腦香嗎?"另一個回答說:"不是龍腦香。我小時候為嬪妃宮中辦事,經常聞到這種異香。但不知道今天是什麼緣由在這裡聞到了。"於是,他問當爐賣酒的人。賣酒人說:"同昌公主的駕輦僕夫,在我這裡用一件錦衣換酒喝。"太監們讓賣酒人將這件錦衣拿出來給他們看看,果然這種異香是從這件錦衣上發出來的。太監們更加驚異,連連感歎不息。同昌公主身體患病後,懿宗皇上每天都派人賜送宮中的御膳和湯藥。從皇宮到同昌公主住的廣化裡,沿途送食品菜餚和湯藥的使臣接連不斷。皇上賜送的御菜有消靈炙、紅虯脯。賜送的御酒有凝露漿、桂花醅。賜送的御茶有綠花、紫英等。消靈炙,是一隻羊的肉,只取四兩,經過暑天毒熱,也不腐爛變臭。紅虯脯,不是真虯。但是將它盛在盤子裡,健縷象紅絲,高一尺,用筷子將它壓按,沒有三四分厚;不壓了,有恢復原狀。其它的食品饌餚,別人都不認識,叫不上名稱。而同昌公主的僕人每頓飯都吃的是這些宮中御膳,就像市井百姓人家吃糖咽菜一樣平常。一天,所有韋氏家族的人都聚合在廣化裡同昌公主府上。桌上擺滿了各種名貴的菜餚,酷熱的暑氣讓人難以忍受。同昌公主命人拿出來澄水帛蘸上水後,掛在南窗上面,滿座的人頓覺涼氣透骨,都想披上棉衣遮寒。澄水棉,有八九尺長,像布比布細,薄得透明可以照見人。據說其中有龍涎,因此夏天裡能消暑解熱啊。韋氏家族裡的人喜愛玩紙牌。到了晚上,同昌公主用紅琉璃盤子,盛裝上夜光珠,讓僧祁用手端著站立在堂屋中間,夜光珠照耀屋中象白天一樣。同昌公主剛剛患病時,召來術士米賓為公主祭神怯病,送給他香蠟燭作酬謝。米賓拿回家中點燃後,米賓的鄰人聞到一股異常的香氣。有的鄰人來到他家問是怎麼回事?未賓將實際情況告訴他,並拿出香蠟燭給鄰人看。這種香蠟燭二寸見方,一尺多長,上面飾有五彩紋飾。點燃它,一個夜晚也燃不盡,散發出來的濃郁強烈的香氣,百步開外都能聞到。燃出的蠟煙,在蠟上空形成樓閣殿台的形狀。有人說蠟燭裡面含有蜃脂的緣故啊!同昌公主的病越來越重了,御醫很難再給她開藥。御醫上奏懿宗皇上,說:"需要用紅蜜白猿膏,吃了即可病癒。"懿宗皇帝命令宮人盤檢宮中內庫,找到紅蜜幾石,是兜離國進獻來的貢品。白猿膏幾甕,是南海進獻來的貢品。雖然每天都用紅蜜、白猿膏為藥餌,始終沒有收到效驗。同昌公主病死,懿宗皇帝極其哀痛。皇上親自為公主寫輓歌的歌詞,並讓滿朝大臣都跟他一塊兒寫。待到公主的遺體運回韋氏家中,祭日那天,朝廷中的文武百官,都用黃金、玉石等為飾物作車輿服玩等祭品,在韋氏庭院中焚燒。韋家人爭搶著摟取焚燒後的灰燼,在裡面尋揀黃金、珠寶。待到同昌公主下葬東郊那天,懿宗皇帝與同昌公主母親韋淑妃,都親臨延興門。從宮中內庫拿出金駱駝、金鳳凰、金麒麟,每隻都高幾尺,作為儀從。至於陪葬的衣服、玩具,跟活人使用的一樣。每一種陪葬物品都有一百二十車。還用木雕刻宮殿好幾座。雕刻的龍、鳳、花、木、人、畜,無計其數。用絳羅綺繡作帳幕,上面穿絡黃金、珍珠、碧色寶石,這樣的車輿有一千多隊。喪葬隊伍所持的旗帳儀仗,佈滿街市,遮蔽天日。皇帝、皇后的飾有白色玉石佩飾的旌旗儀仗,都比往日增加了許多。懿宗皇帝御敕身著紫服的尼姑和女道姑,在送葬隊伍前面為引導。焚燒的是升宵、百靈等香料,敲打的是歸天、紫金寶磬。豪華盛大的送葬隊伍長達二十多里。懿宗皇帝又賜予御酒一百斛,糕餅三十駱駝。每隻糕餅直徑二尺那麼大。用來賞賜給出殯送葬的雜役僕夫。整個長安京城,在同昌公主下葬這天市民商販都停止營業,擠在路兩邊圍觀。每個人都擠得汗流滿面,唯恐落在後面觀看不見。待到同昌公主的靈車經過延興門,懿宗皇帝和韋淑妃失聲慟哭。裡外聽到哭聲的人,沒有一個不為之悲傷哀痛的。在這同一天,懿宗皇帝下葬他的奶娘。皇上親自寫了一篇《祭乳母》文,言詞質樸而情真意切。人們爭相傳誦。從這以後,懿宗皇帝不論是白天還是夜晚,總思念這件事情。有個叫李可及的人寫了一首《歎百年曲》,進獻給懿宗皇帝。曲子與歌詞都哀怨感人,聽的人沒有不落淚的。懿宗皇帝詔令幾十個人組成演唱《歎百年曲》的歌舞隊。從宮中內庫裡取出珍寶雕成首飾,取出絲絹八百匹,上面畫上魚、龍、波浪紋,用來作地圍子。每次演唱舞完後,都落得滿地的珠翠。李可及因為進獻《歎百年曲》有功,連續升任到大將軍,懿宗皇帝賞賜給他的物品價值過萬。但是李可及行為舉止一點也不檢點。左軍容使西門季玄為人非常耿直,對李可及說:"你用取巧諂媚迷惑皇上,用不多久就會遭至殺頭之罪的啊!"李可及仗恃懿宗皇上對他的恩寵,一點也沒有收斂改正。李可及擅長唱歌。他在懿宗皇帝面前,又飛眼又搖頭晃腦,接連不斷地編詞唱曲。轉瞬間,就能變化一百多種神態,而且不斷在變化神態。當時京城中的不才少年爭相效仿,稱這種演唱方法叫"拍彈"。一天,李可及請假為他的兒子娶媳婦。懿宗皇帝說:"我馬上命人給你送去酒、面和米,用來作為祝賀你兒子結婚的賀禮。"李可及回到家中,不一會兒,一個太監擔著兩隻銀盒來到府上,每隻盒約有二尺多高,向李可及宣佈這是皇上賞賜的賀禮。起初,李可及真以為盒裡盛的是酒、米之類。待到打開盒蓋一看,裡面盛的儘是黃金、珠寶。懿宗皇帝還賞賜給李可及一隻銀麒麟,身高好幾尺。李可及用官庫的車將銀麒麟運回家裡。西門季玄看到說:"今天受到皇上的賞賜用官車運回家裡,他日被抄家,也得用官車再將銀麒麟運回宮中內庫。這不是受賞,是白白地勞累牛腳啊!"後來,李可及果然獲罪被流放到嶺外。過去懿宗皇帝賞賜給他的珍寶古玩,又都抄沒運回宮中內庫。有見識的人說:"西門季玄有先見之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