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73.【張式】文言文全篇翻譯

張式幼孤,奉遺命,葬於洛京。時周士龍識地形,稱郭璞青烏之流也。式與同之外野,歷覽三日而無獲,夜宿村舍。時冬寒,室內唯一榻,式則籍地,士龍據榻以憩。士龍夜久不寐,式兼衣擁爐而寢。欻然驚魘曰:「親家。」士龍遽呼之,式固不自知,久而復寐。又驚魘曰:「親家。」士龍又呼之,式亦自不知所謂。及曉,又與士龍同行。出村之南,南有土山,士龍駐馬遙望曰:「氣勢殊佳。」則與式步履久之。南有村夫伐木,遠見士龍相地,則荷斧遽至曰:「官等得非擇葬地乎?此地乃某之親家所有。如何?則某請導致焉。」士龍謂式曰:「疇昔夜夢再驚,皆曰親家。豈非神明前定之證與!」遂卜葬焉,而式累世清貴。(出《集異記》)
【譯文】
張式幼年時候就死了父母,奉遺命欲將父母葬在洛京。周士龍懂得地理,會看風水,稱得上是郭璞、青烏一類的名家。張式同他到野外勘察三天沒有什麼收穫,夜晚宿在村民家中。當時還值寒冬,室內只有一張床。張式打地鋪,周士龍睡在床上。周士龍夜裡很久沒睡著,張式和衣抱爐而睡。忽然,張式在夢中喊到:「親家」。周士龍急忙叫醒他,張式不知道自己喊的是什麼。過了一會,又睡下,張式又在夢中驚叫:「親家」。周士龍又叫醒他,張式還是不知自己喊的什麼。天亮以後,倆人又一起出發到村南。南面有個土山,周士龍勒住馬遠遠看著說:「這山的氣勢太好了。」就同張式步行觀察測量了很長時間。南山有個村夫在砍柴,遠遠看到周士龍在看風水。就帶著斧子快步走過來說:「兩位官人莫非要選擇墳地麼?這個地方是我的親家的,如果想要見他,我可以帶你們到他家去。」周士龍對張式說:「昨天晚上你從夢中一再驚醒,喊的都是『親家』,這難道不是神明所定的證明嗎!」於是選中了這塊墓地,後來張式家歷代都清正富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