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40.【隰州佐史】原文全文翻譯

隰州佐史死,數日後活。云:初閻羅王追為典史,自陳素不解案。王令舉其所知,某薦同曹一人,使出帖追。王問佐史,汝算既未盡,今放汝還。因問左右,此人在生有罪否。左右云:「此人曾殺一犬一蛇。」王曰:「犬聽合死,蛇復何故?枉殺蛇者。法合殊死。」令某回頭,以熱鐵汁一杓,灼其背。受罪畢,遣使送還。吏就某索錢一百千文。某云:「我素家貧,何因得辦?」吏又覓五十千,亦答雲無。吏云:「汝家有胡錢無數,何得訴貧?」某答:「胡錢初不由己。」吏言取之即得,何故不由。領某至家取錢。胡在床上臥,胡兒在錢堆上坐,未得取錢。且暫入庭中。狗且吠之,某以腳蹴,狗叫而去。又見其婦營一七齋,取面做飯。極力呼之,婦殊不聞。某怒,以手牽領巾,婦躓於地。久之,外人催之。及出,胡兒猶在錢上。某勁以拳拳其肋,胡兒悶絕,乃取五十千付使者。因得放,遂活。活時,胡兒病尚未癒。後經紀竟折五十千也。(出《廣異記》)
【譯文】
隰州佐史死後數日又復活了。他說,初到冥府時閻羅王封他為典史,他說他從來沒辦過案子,閻王又叫他舉薦他所知道的人,他便舉薦了一個和他同事的人,閻王便派人拿帖去追召。閻王向佐史說,你的壽數還沒到,現在放你回去。又問他左右的官吏,這人在生時有沒有罪?左右說:「這人曾殺死過一犬一蛇。」閻王說:「犬是應該死的,殺蛇是為什麼?無故殺蛇的,應受到特殊的懲罰。」令佐史回頭,用一勺熱鐵汁燙他的背。受罪後,派人送他回來。送他的小吏向佐史索要一百千文錢。佐史說:「我家一向很貧困,我怎麼能辦到?」小吏又要五十千,佐史也說沒有。小吏說:「「你家有無數胡錢,怎麼能說貧窮?」佐史說:「胡錢不由我用。」小吏說拿來就是了,怎麼說不由你用。小吏領佐史到家取錢,胡在床上躺著,胡兒在錢堆上坐著,沒法取錢,只好暫時回到院中。狗在咬,佐史用腳踢狗,狗叫著跑了。又看見他的婦人為了給他燒頭七,拿面作飯。他用力大叫,婦人好像沒聽到。佐史大怒,用手扯她的領巾,婦人倒在地上。很久,外面的小吏又催他,他才出來。胡兒仍在錢堆上,佐史使勁用拳打胡兒的兩肋,胡兒昏過去,他拿了五十千給了那小吏,這才把他放了,他才活了。活了後,胡兒的病還沒好。後來做買賣正好賠五十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