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73.【史世光】文言文翻譯解釋

晉史世光,襄陽人。鹹和八年,死於武昌,七日,沙門支法山轉小品,疲而微臥,聞靈座上如有人聲。史家有婢字張信,見世光在靈座,著衣具如平日,語信云:「我本應墮獄中,支和尚為我轉經,曇護、曇堅迎我上第七梵天快樂處矣。」護、堅並是山之沙彌已亡者也。後支法山復往,為轉大品,又來在座。世光生時,以二幡供養,時在寺中,乃呼張信持幡送我。信曰:「諾。」便絕死。將信持幡,俱西北飛上一青山,如琉璃色。到山頂,望見天門,世光乃自持幡,遣信令還。與一青香,如巴豆,曰:「以上支和尚。」信未還,便遙見世光直入天門。信復道而還,倏忽乃活,亦不復見手中香也,幡亦在故寺中。世光與信去時,其家有六歲兒見之,指語祖母曰:「阿爺飛上天,婆為見否?」世光後復與天人十餘,俱還其家,徘徊而去。每來必見簪帢,去必露髻,信問之,答曰:「天上有冠,不著此也。」後乃著(「此也後乃著」五字據《法苑珠林》五補。)天冠與群天人鼓琴行歌,逕上母堂,信問何用屢來,曰:「我來,欲使汝輩知罪福也,亦兼娛樂阿母。」琴音清妙,不類凡聲,家人悉聞之,然其聲如隔壁障,不得親察也,唯信聞之獨分明焉。有頃去,信自送,見世光入一黑門,尋即出來,謂信曰:「舅在此日見搒撻,楚痛難勝,省視還也,舅坐犯殺罪,故受此報。可告舅母,會僧轉經,當稍免脫。」舅即輕(「輕」字據明抄本補。)車將軍。(出《冥祥記》)
【譯文】
晉朝的史世光是襄陽人。鹹和八年,在武昌死去,七天後,沙門支法山轉讀小品般若經,疲勞而剛躺下,就聽見靈座上有人的聲音。史家的婢女張信,看見世光在靈座上,穿的衣服都和平時的一樣,對張信說:「我本應當下地獄,支和尚為我轉讀佛經,曇護、曇堅接我到第七梵天快樂處了。」護、堅都是山上的已死沙彌。以後支法山又去,為世光詠誦大品般若經,世光又來在靈座上。世光活著的時候,用兩幡供奉,當時在寺中,就呼喚張信拿幡送我。張信說:「是。」說完就死了。張信拿著幡,一齊向西北飛上一座青山,像琉璃色。到了山頂,看見天門,世光於是自己拿著幡,讓張信回去,給他一青香,像巴豆一樣,說:「把這個給支和尚。」張信還沒回去,就遠遠看見世光一直進入天門。張信又從原道返回。一會兒就復活了,再也看不見手中的香了,幡還在原來的寺中。世光與張信去的時候,他家有個六歲的兒童看見了他們,指著告訴祖母說:「阿爺飛上天去了,婆婆看見了沒有?」世光又和天上的十幾個人,一齊回到他家,徘徊而去,每次來一定看見插簪戴帽,去時一定露出髮髻。張信問他,答道:「天上有帽子,不戴這個。」然後就戴著天冠和一群天上人彈琴作歌,一直登上他母親住的屋子。張信問他為什麼多次回來。世光說:「我來,是想使你們知道罪福,也使我母親快樂。」琴音清妙,不像凡間的聲音,家人都能聽到,然而那個琴聲像在隔壁似的,不能親眼看到,只有張信聽到的十分分明。過了一會離去了,張信自送,看見世光進入一個黑門,不一會就出來了,對張信說:「舅舅在這裡每天被拷打,痛苦難忍,我才省視回來,舅舅犯的殺人的罪,所以受到這種報應。可告訴舅母,請和尚為他誦經,能稍加免脫。」其舅就是輕車將軍。